第19版:人文印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京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03月03日 星期六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
80后的拯救满语计划
王金跃

  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德克锦这两天悬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她负责的培训中心一直由一家公益组织免费提供场地,年前,这家组织不再提供场地,她得尽快找到一个新的教学场地,“现在人大一个社团给我们提供了免费场地,本周日就能正常上课。”她兴奋地说。

  目前,除了中央民族大学不定期地举办满文培训班外,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是继北京满文书院2000年停办后北京市第二家民间培训满文的组织。

  培训中心由一位叫哈苏泰的人在2006年创办,自称是“80后”的德克锦汉语名字叫佟薇,她2007年去培训中心开始学习满文,到了2010年,哈苏泰因为有别的事情要忙,德克锦就接受了培训中心的日常工作,成为了负责人。

  说是培训中心,其实更像是一个学习满文的沙龙,学员们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到培训中心后,就可以在每周日来培训中心学习,培训班两个月一期,共有4名老师,有北京的,也有外地的,还有以前在北京满文书院学习过的学员前来帮忙。“一期下来,能够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学会基本的满文语法结构。”德克锦说。

  来学习的学员也五花八门,最小的是初三学生,利用暑假来学习;最大的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有大学生、白领,“甚至有父女、姐妹相约一起来的”。

  外国人也有,美国的、德国的、日本的。到目前为止,来培训班学习的人数将近1000人。

  跟北京满文书院一样,整个教学过程都是免费的,所不同的是,除了前面提到的一家公益组织提供场地外,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受过任何外界经济上的援助。

  德克锦说:“目前最大的难处是没有正规的教材,有时候为了复印教学材料,还得自己往外面掏钱。”

  “地安门附近有很多好吃的小吃,这算不算一个学满文的理由?”不愿透露年龄和汉语名字的扎湖岱反问记者。

  扎湖岱刚从首都师范大学毕业两年,她清楚地记得2007年9月15日进入满语文培训中心学习满文的日子,同去的还有一位同寝室的女孩,除了两人,班里没有人知道她们学满语的事。

  除了能去地安门附近找小吃,真正刺激这位满族姑娘学习满文的动机是一次跟一位彝族女孩的聊天,当她问对方会说彝语吗?对方很自然地回答:当然会啊,谁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啊?

  “这一刻,我真的被刺激到了,因为我是满族人,我就不会说满语。”扎湖岱于是下定了去学满文和满语的决心。

  在培训中心的学员中,学习满语文的理由千奇百怪,“我还遇到过一些女孩喜欢看清宫戏,就为了研究清朝文化,特意来学满文的。”扎湖岱说。

  今年29岁的金波是在去年2月份报的名,2011年春节期间,他在网上搜索时,不经意查到“索伦珠网”,“索伦珠”在满文中的意思是“激流勇进”,出生在北京牛街的他有自觉学习满文的意识,“就是觉得自己是满族人,不会自己的语言,感到有点丢人。”

  他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能够学好满文和满语,“将来可以教给自己的孩子。”

  培训中心的教学内容也很独特,“教学过程中可以随时打断老师的讲课,课堂的内容是以贴近生活为主,满族的文化习俗、服饰、书法、奏折、家谱等内容都是教授的范围。”

  提起家谱,这也是很大一部分人来培训中心学习满文的原因,很多满族人家里都收藏有家谱,这些家谱都是用满文写的,“能够看懂自己的家谱,也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认同。”金波说。

  在查字典的前提下,扎湖岱基本能够看懂满文书籍,目前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各种流行文化中挑错,比如她觉得,现在的很多清宫戏有很多胡编乱造的细节,其中宫女们甩手绢的细节就不是满族的礼仪。她还对很多中文清宫戏中的满族人不说满语颇有微词,“除了《雍正王朝》等几部电视剧中有几句满语外,基本说的都是汉语,倒是韩国的几部影视剧《天军》、《最终兵器:弓》等里面出现的满族人说的都是满语。”

  “尽管说得不好,但毕竟说得是满语啊,对不对?”扎湖岱说。

  新浪有一个叫“斯库里”的微博,会每天挑两集清宫电视剧中的“硬伤”发布,这成了扎湖岱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天天当一乐。”

  尽管有很多人学过满语文,但扎湖岱发现,自己身边很难找到这样的同类,“我们不像蒙古族、壮族这样的少数民族,只要一说话,就能知道对方是同一个民族的,我们满族人扎在人堆中,跟汉族没有两样。”

  “没有说话的机会,两个满族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金波深有同感。

  他们也不愿意在同学同事面前说起自己学满文的经历,“很多人一提到满族,就会戏谑地叫你格格之类的,好像凡是满族人,都应该叫格格一样,真让人受不了。”

  培训中心以一年5期左右的节奏在不温不火地开办着,作为负责人的德克锦也在心中有了一个清晰的梦想,“希望能够把培训中心办成一个正规的满文学校,作为满族人,我们希望满族的文化能得到传承,只有懂得满文,才能够影响身边的人。”             J166   18、19版摄影 安旭东 J130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京报网”简介 | 新闻发展总公司 | 新闻人才中心 | 北京日报广告 | 北京晚报广告 | 京报网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