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个别房源报价降至3月初水平

        “周末,大家都在晒出行、晒美食、晒蓝天,没有人着急看房。”进入6月,北京的二手房市场成交再次下跌。随着成交量的低迷,已有个别房源的报价回落到3月初的水平,但观望的买房人仍在继续观望。

        “看的房降回3月价格”

        “不好意思,就算便宜了,我最近都不考虑买房了,您不用再打来了。”坚定地表达了“观望”的态度后,市民乔女士挂断了电话。每天,她都需要回绝一两次。

        作为曾经一度想要出手的人,乔女士是被数月前的楼市高温所“误伤”的买房人。春节后的2月底,她通过中介公司看中了双井百环家园的一套小三居,本已在电话中和业主谈好了520万元成交,却在见面签约前夕,遇到市场紧急升温,业主改口称“无550万元不卖”。犹豫再三,她最终从那场买家争夺中退了下来,“一开口30万元,抵得上我们夫妻俩一年的全部收入。”

        那次谈崩之后,乔女士就蛰伏在一旁观望。随着二手房市场从顶点到回落,百环家园同户型小三居的报价,也从520万元一路小跑到570万元后,停止在570万元,并渐渐出现松动。

        几天前,经纪人又打来电话,告诉她最便宜的这套户型,满五唯一,业主报价已经降到了533万元,而且是诚心出售,至少可谈到530万元。“这个价格,就只比您当初看的那套贵出10万元,已经算是成交价报盘了。”

        经纪人的说法,乔女士基本同意。然而,对于这个价格,她依然不太满意。“至少再降10万元吧。”她告诉记者,至少得回到她当初意向成交时的价格水平,她才有可能考虑从观望变回入市。

        新报房源难约看房人

        买家不好找,并不是某一位经纪人遇到的个案。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尽管已有个别着急出手的房源报价出现松动,回落到3月初市场高温初期的水平,但在“买涨不买跌”的心理惯性下,依然找不到愿意出手的买家。

        “周末两天,走进门店的几乎都是需要租房的客户,想来买房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上周六下午,在潘家园路的一家中介门店,经纪人田小姐正在店门口闲坐。5点30分,正是暑气消散的时候,街边比白天多了许多来往的行人,却没有一个人是走向中介门店的。

        “月初,刚上的一套一居室,业主报价200万元,单价接近38500元/平方米,比最高点的41000元/平方米要低出2500元,却至今没约到看房人。”田小姐的语气有点沉闷 。

        接连两天,记者在门店观察到,从晚上9点开始,就有经纪人陆续下班,而在几个月前,9点还是经纪人们干劲正足的时候。

        购买需求已提前透支

        当然,市场的普遍行情依然是“量跌价未跌”。

        记者根据北京市住建委的官方数据统计,从6月1日到15日的上半月,北京全市二手住宅共网签4082套,不仅环比5月同期大幅下降了55.5%,而且也是2016年以来各月的同期最低,甚至低于春节所在的2月上旬。而从工作日的单日成交量来看,进入6月以后,二手住宅单日网签量基本位于500套以下,而此前基本都位于1000套以上。

        “目前的这场降温,打个比喻,就像是被提前透支的信用额度,是不可避免的。”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告诉记者,从2015年年底到2016年3月,二手房市场一直维持高温状态,整个市场的潜在需求已被大量释放和提前透支,就造成了市场后续需求的不足。再加上近期政策的趋严从紧,成交量自然在3月的顶点后扭转向下。

        “当然,目前的这场降温,更多地表现在成交量上,价格上并不明显。”胡景晖预测,随着央行在三季度对楼市放贷的从紧,部分区域也将从止涨态势缓慢走向回落。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  

        相关新闻

        5月房价涨势放缓

        本报讯(记者左颖)国家统计局昨天发布了5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对此,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刘建伟进行了解读,即5月份房价涨势有所放缓。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个数减少,涨幅有所收窄。其中,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价格环比上涨的城市分别有60个和49个,分别比上月减少5个和2个;涨幅比上月收窄的城市分别有36个和25个,分别比上月增加15个和5个;涨幅在1%以上的城市分别有15个和13个,分别比上月减少7个和2个;最高涨幅分别为5.5%和6.3%,分别比上月收窄0.3和0.5个百分点。房价总体涨势放缓,一、二、三线城市环比涨幅均比上月有所收窄。另外,同比上涨城市个数继续增加,但一线城市涨幅首现双收窄,二、三线城市涨幅则继续扩大。J170   

  • 万科重组预案 华润“呛声”

        由万科管理层发起的针对宝能的股权阻击战,却在快进入尾声时引来原第一大股东华润的反对。上周五晚间,万科发布公告称引入深圳地铁集团的重组预案获得了董事会通过,然而,人们却发现,其中的三名反对票均来自华润,华润方还同时质疑决议的合法性。

        深铁或成第一大股东

        6月18日凌晨,万科先后在联交所和深交所发布了重组预案公告。根据公告,万科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深圳地铁集团持有的前海国际100%股权,发行约28.72亿股A股股份,初步发行价格定为15.88元/股,作价456.13亿元。

        根据计算,若增发完成,深圳地铁将持有万科20.65%股权,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而在停牌前为第一大股东的宝能系,即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将由24.29%降为19.27%,成为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则是华润,持股比例由15.31%降为12.15%。而万科事业合伙人的持股比例也将稀释到3.29%。

        华润质疑发行价低

        由华润集团派出的三名董事,除了在“关于暂不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一项投了赞成票外,其余11项议案均投了反对票,反对之决心清晰可见。对于华润的态度,公告中称,华润董事认为,本次收购项目规模较大,开发周期及资金回收期较长,导致短期内难以实现收入,现有股东在 2016年至2018年的每股盈利将被摊薄。

        随后,华润通过官方微信号表示并不认同以增发股票收购资产的方式:“本次万科管理层提交的重组预案不是最理想的建议,方案不能均衡反映股东诉求和利益。因此,如果万科不重新审视重组预案存在的问题,在未来的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上提出相同的方案进行表决,华润将会继续投反对票,以维护全体股东和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姚振华的宝能系将成关键

        作为多年来的原第一大股东华润,一直被视为是万科管理层的支持者。在“万宝之争”的初期,据知情人士透露,万科也曾向华润求助增持,但华润没有同意。为何当股权阻击战进入到重组阶段,华润却投出了反对票?有不愿具名的人士指出,增发后屈居第三大股东,让长期居于万科第一大股东、拥有三个董事会席位的华润感受到了不平衡,华润想要重回第一大股东。

        按照程序,万科收购预案已提交深交所审核,一般而言,深交所需要1至2个月审核,期间可能需修改预案,并提交董事会二次审议;然后再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所以,股东大会将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经过姚振华的“搅局”,目前万科的股权结构已不再是松散式的,前三大股东宝能、华润、安邦持股总计已超过45%,其他前十大股东也大多是机构股东,股权集中度已经很高。

        有分析指出,现在,在华润与万科管理层的暗战中,持股24.29%的宝能成为关键。截至目前,曾被王石批判为“信用不够者”的姚振华,还没有对此事进行发声。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  

  • 山间栗树飘香 民俗旅游正旺

        渤海镇田仙峪村位于箭扣长城脚下、慕田峪长城西侧,距怀柔城区18公里,龙潭和珍珠泉两大天然泉水发源于此,常年奔流不息。村域面积9.7平方公里,现有果树面积3400亩,每到6月份,山间栗树飘香,山果挂满枝丫。

        田仙峪村共298户,常住人口近800人,以板栗种植、冷水鱼养殖、民俗旅游为主。最有名的是自2010年与邻近村庄整体打造的长城国际文化村。由于村子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民风淳朴,2014年被定为全市第一个开展盘活农村闲置房屋,发展乡村休闲养老社区的试点村。目前,怀柔区田仙峪国奥颐悦乡村休闲养老社区已经开始运营,不少城里人前来选购社区。为了让村子里的闲置房屋顺畅地流转起来,这些改造院落各具特色,有的是“老村长”主题,有的是“艺术家”、“音乐家”主题,每处都尽量保存乡村的古朴味道,融入乡愁元素,房子内部则改造成酒店标准,让社区在“乡趣儿”与“潮范儿”中有了平衡。

        田仙峪地处慕田峪景区周边,村北有箭扣长城、卧佛山景观,潺潺溪水从村中流过,民俗旅游业这几年发展迅速。先后发展虹鳟鱼养殖户19户,民俗旅游户30户,已经形成了集虹鳟鱼垂钓烧烤、民俗体验、农家食宿为一体的乡村特色游,实现年接待游客15万人次,年创旅游综合收入1049万元,每年4月至10月间游客络绎不绝。

        本报记者 孙文文 J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