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野蛮空闹”为何闹个没完?

        昨天凌晨1点多,原定6月18日晚间飞抵西安的海南航空HU7737次航班仍滞留在首都机场。一女旅客心生不满,在等待起飞时辱骂空姐并致多名旅客卷入“打斗”,首都机场公安及时将参与打斗的5人带离飞机。最终,该航班在晚点4小时45分钟后降落西安咸阳机场。

        北京晚报记者了解到,每年的6至9月都是雷雨高发季节,航班大面积延误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也是一年中“野蛮空闹”的频发期。有些读者给北京晚报打来热线电话说,这些年的“野蛮空闹”为什么时有发生?相关管理部门难道真的就束手无策吗?

        ■事件回放

        野蛮女乘客大闹机舱

        目击者程女士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前天21点50分,该航班应该从北京首都机场T1航站楼起飞,但直到23点40分,地勤人员才通知旅客登机。“可能因为飞机晚点,一位身穿横条纹上衣、白色短裤的女乘客在机场就开始骂地勤。”

        到了昨天0点30分,近二百名旅客在机舱就坐,但飞机没有及时起飞。那女子又开始“喋喋不休”,质问空姐“飞机为什么不开”,后来转为“骂空姐”。有部分乘客口头制止这名女子:“空姐也不能决定飞机能不能飞啊,你别骂了。”但女子非但不听,还和劝架乘客吵了起来。凌晨1点20分左右,女子指着一位平头的劝架男旅客说,“你站起来跟我说话,你过来咬我啊。”这些挑衅言语导致事态升级。

        旅客周先生提供的视频显示,女子随后拎起手包,从座椅上跳起来,跑到过道内追打劝架男旅客。“开始男旅客一直不还手,可那女子不依不饶,最后彻底把对方激怒了,周围几个旅客也不知怎么就卷了进来”,尽管现场有空警调停,但由于机舱狭小,混乱仍持续近20分钟时间。

        “那女的从客舱58排打到了48排,很多旅客虽然没受伤,但都被磕碰了。双方被人拉开后,女子还打电话让亲戚来‘撑场’,并扬言报复男乘客。”回忆起事发经过时,程女士仍然很气愤。

        昨天,记者从首都机场公安分局了解到,民警随后将五名当事人带离飞机进行处置。据悉双方因飞机延误时间长产生口角、打斗,最终在达成调解协议后离开。海航方面称,已按相关程序处置该事件,航班在局部清舱后完成了飞行任务。程女士表示,航班落地前,机组人员通过广播向大家致歉。据航空软件“飞常准”数据,该航班实际于昨天凌晨2点54分起飞,4点40分到达西安咸阳机场,比预定时间晚点4小时45分钟。

        ■专家说法

        提高“空闹”的付出成本

        北京航空法学会秘书长张起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很多航班出现延误时,就延误原因、处置办法、索赔等信息和旅客沟通不畅,导致旅客“过度维权”。同时,对于我国机场延误率高这一顽疾,民航公司及其主管单位要进一步改善服务。

        张起淮建议,旅客在遇到延误情况时,首先不要“闹”,而是等到航空公司有了处理结果或飞机落地后再维权、申诉较为得当。一旦闹起来,有关部门就应当采取严厉的惩罚措施,让乘客们意识到“空闹”的高昂代价。

        ■新闻背景

        今年重点打击“空闹”

        记者梳理发现,尽管中国民航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空闹”行为都有约束,但“空闹”仍以其“犯罪成本低”,对其他旅客及航空公司造成的损失重、扰乱航空运输秩序的潜在隐患大被各界广泛诟病,且屡见诸报端。在此背景下,今年民航公安部门重点打击“空闹”,对旅客“罚完就没事”的错觉进行警示震慑。

        今年2月,我国发布民航旅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试行办法(简称“黑名单”),对已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但未受到行政处罚的旅客不文明行为,将记入“黑名单”,记录期限为一年;受到行政处罚的旅客不文明行为,记录期限为两年。进入“黑名单”后,航空公司可限制为其服务。旅客因扰序行为纳入国家旅游局相关记录的,还将限制进入景区。

        4月8日,中国航空协会发布首批民航旅客不文明行为记录。旅客乔某在飞机下降阶段违规使用平板电脑,且不听从机组人员多次劝阻,被公安机关行政罚款200元。旅客邓某拒不执行安检规定并将牛奶砸向工作人员和安检X光机,被行政拘留10日。旅客高某不满所乘航班延误,将航空公司处理旅客安置问题的工作人员推倒在地,造成现场秩序混乱,被公安机关行政罚款200元。依据相关办法,乔某和高某被列入记录一年,邓某被列入记录两年。

        6月12日,两经济舱乘客强占头等舱且拒补差价、造成4名空乘人员和1名安全员受伤,在打人者被警方带走后,航空公司称申请将两乘客记入“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

        昨晚,还有资深民航管理人士向记者呼吁,“黑名单”更应形成相应的法律法规,不要停留在民航部门和旅游部门制定的条例层面,这样才能让肇事者彻底体会到航旅扰序的“苦头”。

        ■记者手记

        “野蛮空闹”何时休?

        尽管中国民航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空闹”行为都有约束,但“空闹”仍屡见诸报端,以其“犯罪成本低”,对其他旅客及航空公司造成的损失重、扰乱航空运输秩序的潜在隐患大等原因被各界广泛诟病。更被人诟病的是,“空闹”一直未得到根治,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

        “空闹”的产生原因,与近三十年经济迅猛发展,民航服务从高端化走向平民化有关。有些旅客在心理上没有接受这一现实,存在“买了机票就等同于进了保险箱”这种心理。不少人在铁路、公路甚至水路客运延误时心平气和,到了“天上”就变身“怒目金刚”,认为不叫嚣不撒气,就拿不到补偿。面对“空闹”时,航空公司曾一度选择息事宁人的做法,更助长了类似违法行为的蔓延。

        今年初,民航公安部门重点打击“空闹”行为,我们看到了国家层面对旅客整体权益的保护,对航空业正常发展秩序的维护。但“空闹”是否能被根治,仍有待事实的检验。

        眼下已进入雷雨高发期,南方多地迎来“史上最强”的降水,这势必造成航班延误的情况增多。在我们集中力量“防汛”时,也要注意“防空闹”,毕竟“天上无小事”。

        ■新闻链接

        有以下不文明行为

        旅客将入“黑名单”

        堵塞、强占、冲击值机柜台、安检通道及登机口(通道)的;

        违反规定进入机坪、跑道和滑行道的;

        强行登(占)、拦截航空器的;

        对民航工作人员实施人身攻击或威胁实施此类攻击的;

        强行冲击驾驶舱、擅自打开应急舱门的;

        故意损坏机场、航空器内设施设备的;

        违反客舱安全规定,拒不执行机组人员指令的;

        在机场、航空器内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的;

        妨碍民航工作人员履行职责或者煽动旅客妨碍民航工作人员履行职责的;

        以及其他扰乱航空运输秩序、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或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民航规章应予以处罚的行为。

        吴青瑜 本报记者 张骁  J243 J195   

  • 天然气调压站“吱吱”漏气 有居民吓得晚上住旅店

        本报讯(记者张硕)昨天晚上10时许,在丰台区刘家窑桥东南侧的正邦嘉园小区内,有一处管道天然气调压站突然发出了“吱吱”的响声。住在旁边楼里的居民赶紧跑下楼,并远离事发现场。随后多辆消防车到场,将现场暂时封闭。

        记者在正邦嘉园小区的事发现场看到,在小区西门内路北侧,立体停车楼与围墙之间的死角里,有一个被铁栅栏围着的、约有两米高的调压柜,外面已被警戒线拦上,小区保安坐在一旁守着现场。

        “昨天晚上十点一刻,听见楼底下乱哄哄的。”站在调压站旁的一位先生说。他所住的楼与调压站直线距离仅20米左右。“楼底下很多人都在围观,但大家不敢往前站,因为调压站有响动,像是漏气的声音。”随后有居民报警,警察、消防等部门先后来到现场,将道路封闭。由于担心安全,“我带着我母亲到旁边旅馆住了一宿。”

        折腾到半夜,也有不少居民回家休息,随后警方和消防撤离。“调压站现在应该是关闭状态了,所以家里也没天然气可用。”

        更让居民们感到后怕的是,调压站与停车楼仅仅相距三四米远,“万一要是遇上个火星,就太危险了。”

        截至今天上午记者发稿时,居民们仍然在等待着维修人员前来修理。据保安说,预计很快就会开始修理,但具体多久才能修好还很难说。 文并摄 J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