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交警首次用无人机拍交通违法

        本报讯(记者安然)在华北地区的高速公路上如果出现违法,哪怕是在监控盲区,都很有可能被拍摄了。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从今天起到24日,交管部门将对华北地区的高速公路进行“联动整治”,警方将出动无人机,在固定探头和执法车辆未能覆盖的区域执行监控任务。记者获悉,这是华北地区首次动用无人机进行交通执法。

        此次整顿中,北京地区的重点路段包括机场、机场二、京平、G45大广高速,涉及的交通违法行为包括超速、超员、违法占用应急车道、违法停车、不按规定车道行驶、涉牌涉证、客运车凌晨2时至5时违规通行、已经强制注销和报废的车辆仍在路上行驶等重点违法等。

        市交管局高速路支队程伟支队长告诉记者,北京和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共6个省市的交管部门在涿州成立了联合打击现场指挥部,统一调动6个省区市的人员和设备。综合考虑高速路探头盲区以及路面警车的部署位置,在天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河北等地交管部门随时调动无人机对各条重点路段展开严查。

        “湖南的交管部门曾经用过无人机执法,效果相当显著,这次我们把它用在了华北地区。”程伟说,6个省市的各类交管信息已经联网,任一地区的车辆在其他省区市出现了违法行为,被探头拍摄下来,都会显示在本省的交管执法系统内,如不处理,将无法验车。

        程伟支队长说,此次整顿中,轿车、货车凡在高速公路上出现超速、违法占用应急车道、违法停车等违法行为,警方将通过各类抓拍设备进行取证并处罚。重点整顿的违法行为还包括超员、不按规定车道行驶、涉牌涉证、客运车凌晨2时至5时违规通行、已经强制注销和报废的车辆仍在路上行驶等。

        除了大量应用各类监控探头之外,警方还将集中警力,加大交通秩序乱点和易堵路段的管控,净化路面交通秩序,同时,在各交通安全服务站和其他临时执勤站点,发挥电子执法系统中自动比对、报警、拦截的功能,拦截已被取证的违法车辆,当场进行处罚。           J060   

  • 穿行大杂院的女片儿警

        辖区居民多住大杂院

        提起王依军,她可是整个交道口派出所里唯一的一名女片儿警,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在菊儿社区一扎就是十年。“忙着哪?”“是,我下片儿转转,您又出来溜达啦。”街头巷尾,常有老人主动跟她打招呼,她都笑着回应。北京城残存的平房杂院间,这种热乎乎的寒暄,还透着那么点儿令人怀念的老北京式的人情味儿。

        王依军“掌管”的菊儿社区包括三条胡同、三条大街的一部分,组成一个方形的网格,现有常住人口1800余户,基本上都是北京的原住民,另有不到1000户的流动人口。但由于平房条件差,住房面积小,常住人口中很多年轻人在成家后都搬离了这里,剩下那些一辈子扎根在这儿的老人,继续在大杂院里过着简单重复的生活。

        这些年,不少居民家里翻新了房子,可以在家洗澡了。但由于排污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居民们还是得出门上厕所。因此,一些紧邻商业街的老人因实在忍受不了游人的喧闹以及跟游客抢公厕的痛苦,家里有条件的也搬走了不少。

        工作从下片儿开始

        9点,王依军在隔着几条胡同的交道口派出所里完成点名后,就一路步行到了菊儿胡同的社区服务站。安排好琐碎工作后,王依军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就开始下片儿了。

        辖区里总有那么几户是王依军重点关照的对象。在一栋三层老楼的一层,独自住着一位80岁的老太太,因屋里屋外总是堆着外面捡来的破烂,消防隐患让王依军不得不担忧。

        老太太是外地人,几年前跟这家的老头结了婚,户口也跟着迁了进来。两人分别有子女,老太太的子女在外地老家。去年,老头去世了,剩下老太太一个人,因财产问题老头的子女跟老太太发生纠纷,如今老太太一个人住在老头的房子里。因在北京没有生活来源,老太太经常从外面捡破烂回来卖。

        王依军去的时候,户门外的小院里已经堆了半院子的东西,破棉被、破鞋子、塑料瓶什么都有,还有几根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扛回来的钢条,横搭在半空中。屋里堆的也都是破烂,还没进入盛夏,但空气里已经飘着一股臭味。春节前,居委会的人刚帮她清理完,现在眼见又快堆满了。

        王依军不厌其烦地叮嘱老太太,赶紧找收废品的处理掉,这样堆着不安全。老太太似懂非懂地点头答应着,反过来颤颤巍巍地叮嘱王依军,“你瘦了,多吃点肉”。临走,王依军又嘱咐她平时记得锁好门,别这么大敞大开着,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虽然王依军心里清楚,即便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见得有用,但经常过来看到老人安好,她心里就踏实不少。

        纠纷常与盖房有关

        女性特有的亲和力在王依军的身上特别凸显,但光有亲和力干不了片儿警。

        片儿警的活儿不但辛苦而且琐碎,因为牵扯着乱七八糟的邻里纠纷,甚至是家庭矛盾,很多事不是一句“公事公办”就能解决的。偶尔遇上一些浑不讲理的,该强硬的时候也得强硬。在这一点上,有过预审工作经历的她,倒是拿捏有度。

        跟楼房小区不同,住在平房大杂院里的居民由于平时见面多,挨着近,邻里纠纷不少。尤其在对老房子进行翻建改造时,谁妨碍谁了,谁挡着谁了,总是摩擦不断。

        王依军还清晰记得,有一年,一户居民将自家漏雨的老宅挑了顶子,拆了堵墙,准备重新翻盖时,因为一块砖的距离跟旁边邻居发生了纠纷。当天正下着小雨,王依军接到电话赶到现场时,两家人正隔着窗户对骂。王依军就坐在残垣断瓦上淋着雨给两家解决问题。

        听完两边各自的道理后,她现场找了个卷尺,开始在瓦砾里爬上爬下地测量。经她苦口婆心地调停,两边各自退让了一步,划定了墙的位置。王依军让双方现场写下书面协议并签字确认,这事才算了结。

        被电话占据的生活

        流动人口与出租房屋管理办公室的辅警老刘,提起王依军来满嘴佩服。前几天辖区一处出租房要进行房屋出租和流动人口登记,他们去了好几次对方都不理不睬,王依军跟着去了一回,当时就让那些租户把身份证都拿出来现场登记,有不配合的立马通知房东,“这么雷厉风行、有魄力的女同志真不多见。”

        辖区里很多地方都挂着“民警提示”的牌子,上面留有王依军的手机号。因此,不管上班下班,常有人给她打电话。邻里纠纷是最常见的,还有夫妻离婚的、孩子教育的、家里水管子爆了,甚至是游客问路的。这些事不管归不归片儿警管,人家既然问过来了,总不能生硬拒绝吧,王依军通常是能帮多少帮多少。

        这不,跟记者聊着工作,找她的电话又来了。

        本报记者 张蕾 文并摄J009

  • 房产断供案
    “房姐”应诉

        本报讯(记者张蕾)“房姐”龚爱爱位于朝阳区三里屯的两处房产因断供被诉,被贷款银行追索本息近800万元。记者上午从朝阳法院获悉,龚爱爱已委托律师应诉,并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异议,要求案件移送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法院审理。日前,朝阳法院一审裁定驳回了龚爱爱的管辖异议。

        5月12日,在答辩期内,法院收到了龚爱爱邮寄的其本人签名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书。次日,一男子持龚爱爱的授权委托书来法院领取了案件的起诉状副本、证据及传票等,并再次提交了管辖异议申请。申请书中,龚爱爱以其住所地为陕西省神木县神木镇,经常居住地为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为由,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1条申请将两起案件移送其经常居住地法院即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法院审理。

        5月20日,朝阳法院就管辖异议进行审理。但龚爱爱本人却未按照法院传票传唤的时间到庭,亦未委托代理人出庭。法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

        朝阳法院经审理查明,华夏银行奥运村支行与龚爱爱签订的《个人房屋抵押借款合同》明确约定,因履行该合同发生争议,协商不成的,应向乙方住所地法院起诉。而合同中的“乙方”,恰为贷款人华夏银行奥运村支行。因该银行住所地位于朝阳区慧忠北里,故朝阳法院对该两起案件享有管辖权。据此,朝阳法院一审裁定驳回了龚爱爱就两起案件提出的管辖异议。

        据悉,6月12日龚爱爱重新委托了代理律师,该律师前往法院领取了管辖异议裁定。目前,该裁定尚在上诉期内,截至发稿时,朝阳法院尚未收到龚爱爱一方就该裁定提出的上诉。J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