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婴儿被转卖从一两万到十万

        6月15日至17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连续三天公开审理一起特大跨省拐卖儿童案。一个涉及云南、浙江、福建等地的特大贩卖婴儿“产业链”呈现在公众面前。26名被告人中,既有来自边远山区的农民,也有曾在医院工作的妇产科医生。被拐卖婴儿大部分经跨省买卖,多次转手,层层加价。

        老屋婴啼牵出跨省贩婴产业链

        2015年3月29日,苍南县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苍南县灵溪镇双益小区旁的一老房子内经常传出不同婴儿的哭声,而房主年龄偏大,不像婴儿父母,怀疑其中有蹊跷。

        接警后,苍南警方立即着手侦查,发现房内人员有拐卖儿童的嫌疑。去年4月4日下午,警方在房内抓获正在进行拐卖儿童交易的章某辉、朱某等9人,并解救出1名男婴。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跨省贩卖婴儿的“产业链”逐渐显露。

        2013年7月左右,该团伙犯罪嫌疑人章某辉通过他人介绍,在青田火车站附近花6万元买了1名男婴,同年11月20日以8.6万元卖给下家。随着“业务”越做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贩卖团伙中。

        据调查,该贩卖婴儿团伙各涉案人员之间不少“沾亲带故”,其中有“情侣档”、“父子档”、“夫妻档”,甚至还有一家五口“齐上阵”。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分别扮演着“介绍人”、“抚养人”、“运送人”、“收买人”等角色,形成了环节齐全的“产业链”。

        其中“介绍人”负责介绍婴儿“货源”,从贩婴团伙获取介绍费用。人贩子则负责联系买家,并将婴儿送到指定的地点,团伙中还有人专门负责临时抚养被拐卖来的婴儿,婴儿的运输环节也有专人负责。“抚养”、“运送”等环节的人员均可获得相应的“报酬”。

        此案中涉及的26名婴儿大部分经跨省多次转手买卖,层层加价,婴儿被贩卖的价格,从一两万元到近十万元不等。其中,贩卖价格最高的为98000元。主要涉及云南、浙江、福建、河北等地。例如2014年6月,和某在云南怒江州兰坪县花1万元买了1名男婴,后以3.8万元卖给下家梨某妞,而梨某妞以6.6万元卖给肖某,肖某加价至7.5万元又转卖给章某辉和朱某,最后朱某以8.3万元卖给他人。

        犯罪嫌疑人称“不知道这是犯法”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是此案多数被告人的共性之一。26名被告人中,无业的共有24人,多为小学文化或文盲。

        人贩子贩卖的婴儿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庭审中发现遭贩卖婴儿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贫困边远山区的家庭;二是城里不愿承担抚养义务的父母。

        梨某妞是人贩子章某辉和朱某的一个重要“货源”,她所贩卖的孩子都来自云南省怒江州。梨某妞被控贩卖的7名儿童中,有6名儿童经章某辉和朱某之手卖掉。

        梨某妞在法庭上辩称,章某辉和朱某告诉她购买儿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亲戚没有孩子。自己贩卖的这些孩子都来自当地超生的贫困家庭,卖到沿海可以住在“三四层的楼房、有大床的富裕家庭里”。

        作为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51岁的章某辉同样认为自己在做“好事”。他说:“我没有文化,不认识字,别人生出来不要,有人想要孩子,就把这个孩子送给他,我不知道这是犯法。”

        在诸多被告人中,曾经在温州某三甲医院工作多年,退休后被其他民营医疗机构返聘的妇产科医生李某格外引人注目,她被控贩卖多名儿童,收取十余万元。

        李某对被指控的拐卖儿童事实辩解道,经她手的婴儿都是因为孩子有病或生孩子的家庭有困难等原因不要的,对方要求她帮忙介绍收养人,她并未从中谋取利益。 

        据新华社   

  • 公交司乘人员参与诱骗游客

        三亚“海上游天涯”黑景点 

        网友近日爆料三亚市16路公交车司乘人员诱导游客到天涯海角附近黑景点“海上游天涯”消费一事引发关注。6月16日下午,微博网友“@热腾腾的化肥”发微博吐槽称:“我想问下三亚相关部门,这辆16路公交车上的收费员不断地将游客骗到天涯海角第二站,然后再用电瓶车将其骗到村里消费的事情,有没有人投诉过?”这条微博被转发后,不少网友也随之纷纷吐槽在三亚乘坐16路公交车时被司乘人员忽悠的类似遭遇。

        售票员向游客推荐天涯海角

        为调查其中详情,记者以游客身份前往图片中的地点——“天涯邮政”公交站附近,距公交站还有50米,距天涯海角景区有两个公交站的距离。

        在观察过程中,一名男游客从16路公交车上下来,被接到了饭店。在记者的询问下,该游客称他姓马,到三亚才两天。当日,他独自一人从南山寺游玩结束后乘坐16路公交车打算返回三亚。在途中,售票员向车内游客推荐天涯海角,称有两个景区门可供选择,其中一个门票价为90元,只能在岸上走走,能看到的景致只占景区的一小部分,要坐船的话还需要再加100多元。另一个门票只需要120元,就可以在海上游遍天涯海角等7大景点。    

        马先生说:“我觉得120元划算,就在售票员的指引下下了车。”随后,记者与马先生一同跟随男向导前往游玩点。穿过马路,走下路边廊梯后,可见一辆3排座椅的4轮电瓶车停在路边。上了车后,向导驾车在村中巷子里绕了5分钟左右,视野便豁然开朗,大海和沙滩呈现在眼前。

        在通往沙滩的巷子内,搭着几个简易棚,简易棚内坐着多名男子。见电瓶车载客而来,棚内男子热情招呼:“来这里买票”,称每人只需交120元,并拿出了票本。该票本上印着“天涯浪漫之旅——海上游天涯”字样,票价120元,游7大景点:1.天涯;2.海角;3.南天一柱;4.海判南天;5.日月爱情石; 6.南海神龟;7.四季平安石。票面背面则写着乘船须知,除此之外,票面上没有任何标准的公司名称、景点地址等信息。

        黑景点1小时赚2500元

        最终,马先生支付了120元,于13时52分坐上船,奔向海面。见记者未买票,售票男子反复游说,并将价格降低到每人80元,仍被记者拒绝。

        记者通过观察,发现在沙滩上停放着数百只同样规格的船只,这些船只较为简陋,船上没有安全带等设备,唯一能用以固定的就是船边上的几个扶手。游客上船时,只需在光秃秃的座椅上垫上一个软垫,穿上救生衣即可出发。    

        历时半小时左右,马先生于14时20分返回。马先生表示:“本以为会进入天涯海角游玩,没想到只是在海上逛了一圈。在途中,开船的男子还建议我再花150元到更远的岛去看看,我拒绝了,他也没有强求,绕了一圈就回来了。”    

        在记者观察的1个小时里,不断有游客陆续前来,有的是一家三口,有的是同行的五六个好友。记者初步统计,大概有20名游客购票乘船。如果按票价每人120元来计算,那么黑景点1个小时的收入便有2500元左右。

        记者通过与在一旁卖贝壳的女子交谈得知,附近村民做这份生意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也是村民唯一的营生,他们拉客的惯用方法就是让公交车售票员宣传。前年,由于成立了正规的公司组织海上游天涯之后,只有小部分村民成了“正规军”,剩下大约上百的村民,依然以这种方式做着生意。她说:“这里也是有老板组织的,村民们分批轮流当引导员赚钱。”

        正规票进入景区才能买到

        据了解,近年来,由于“海上游天涯”黑景点猖獗,三亚市政府部门为规范管理,于2014年6月30日,由三亚市天涯海角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和天涯区马岭社区居委会共同合作成立了“三亚天岭海上旅游服务有限公司”,将“海上游天涯”项目正规化运作。据旅游业内人士介绍,如今正规的“海上游天涯”只有进入天涯海角景区后才能购票游玩,景区之外购票的均是黑景点。海南商报  

  • 呼和浩特多车相撞 已致4人死亡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交管支队回民大队宣传股副股长朱利斌介绍,昨晚6时,呼和浩特路段大青山收费站处发生10多辆汽车连撞事故。截至22时,事故已造成4人死亡,多人受伤。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