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立体书为何
    蹦不出长城故宫

        翻开一本书,花朵可以瞬间盛开、舞台可以立体呈现、城堡可以平地而起……这就是暗藏精巧“机关”、给孩子们带来惊喜的立体书。

        立体书也称作可动书,指的是通过翻、拉、旋转等方式,用立体形式展现在平面纸页上的书。立体书已经有700多年历史了,如今,童书逐渐成为立体书出版主流。不过记者发现,广受家长、孩子们好评的立体书,绝大多数都是国外引进版本,因此书里的主角形象也多是“洋面孔”,中国本土鲜有原创,更别说在书里见到中国元素了。

        立体书对抗手机iPad

        刘女士4岁的女儿如今迷上了立体书。刘女士说,女儿两岁那年,她从美国出差回来的时候,买了一本精美的立体书做礼物。那是一个关于三只小猪的故事,三只小猪盖的房子是立体的,从烟囱里跑出来的大灰狼呼之欲出,虽然只有10页,女儿还是不厌其烦地看了又看。

        刘女士发现,立体书对孩子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立体书里遍布“机关”,互动性很强,孩子可以翻、拉、推、旋转,每次看书,都有不一样的体验,“有时候我下班回家,女儿就会跑过来跟我说,她又找到了一个机关,特别有成就感。”有时候,刘女士也会陪女儿一起阅读,最近女儿每晚睡前都在“玩”一本和虫子有关的立体书,一展开书本,每翻一页,就会有小虫子“弹”出来,女儿就会主动用英文念一遍配图的句子。在这种有趣的图文反复刺激下,女儿不知不觉掌握了很多英语词汇。

        而更让刘女士惊喜的是,有了立体书的陪伴,女儿反倒对手机、iPad这种电子设备不太感兴趣了。

        声音

        立体书开启趣味阅读之旅

        丰台区幼儿教育专家王文萍认为,立体书是一种非常符合儿童心理需求的图书,孩子的求知欲、好奇心、想象力、动手能力等都可以在立体书里得到满足。立体书有很多机关,会吸引幼儿主动去玩,在动手的过程中伴随着他的肌肉、神经、手、眼睛、大脑等各种感官的刺激,会更好地促进幼儿的发育;立体书还涉及美术、建筑、文学、历史等知识,这让孩子在翻阅的过程中获取新的知识,学会思考和探究。“这些都是手机、iPad和电子书、平面图画书不能比拟的。”王文萍说,经常阅读立体书有助于提高孩子的阅读兴趣,让孩子在玩乐中学习,在阅读中游戏。

        立体书鲜有国内原创

        “现在的立体书就是太贵了。”刘女士虽然对立体书赞赏有加,但每次也要反复衡量一下性价比才会决定购买。

        昨天,记者来到西单图书大厦,四层童书区只有几个货架销售立体书。对比了一下价格,平面儿童图书每本售价一般二三十元,有的甚至更便宜,但是立体书的价位普遍在每本六七十元左右,有的甚至上百元。楼层经理刘丽告诉记者,立体书很受欢迎,销量也不错,从1岁到6岁的孩子都喜欢,目前有几百个品种,但绝大多数都是国外引进版,所以价格相对较高。

        为何少有国内原创立体书?一位出版界人士告诉记者,国外的立体书发展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国内是从近些年才开始关注这一领域。虽然国内立体书出版市场年年有所进步,但增长速度远不及国外市场。一方面原因是制作成本高、周期长,制约了立体书的出版。“一本立体书大概要经历构思、制作模型、成本估价、插画定稿、打样、印刷等环节,有的甚至要经过两三年的时间才打磨出一本。”目前没有技术能实现一次性完成,印后加工还需要手工制作,所以导致立体书售价比普通图书高出至少2至5倍。

        另一方面,国内缺乏优秀的立体书创意,导致原创贫乏,因此目前国内市场上大部分畅销的立体书都是引自国外。

        声音

        让立体书也成为中国文化符号

        出版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成本高、周期长等因素制约立体书的发展,但我国立体书出版前景依然看好。因为当下的立体书不仅吸引儿童眼球,色彩鲜明、多样互动的经典作品也引起成年人关注,收藏爱好者和自己动手做书的爱好者越来越多,无形中拓展了立体书的发展空间。然而,由于目前国内引进的立体书大多以国外的元素为主,很少有中国传统文化与立体书相结合。因此,希望更多院校的专业人才投入立体书的设计制作,挖掘中国传统文化在立体书领域的拓展,让立体书也成为中国的一个文化符号。

  • “期待有一天能收藏
    西游记立体书”

        为了让孩子们能看到更多更棒的立体书,一位台湾籍女教师带着她十几年的藏品来到北京,落户大兴古老月季园,建起了北京第一座立体书博物馆。

        她叫陈晓颖,是台湾一所大学的教师,同时也是立体书收藏家。生长在台湾的陈晓颖从小就喜欢书,尤其是立体书。从1999年在英国购买了第一本有关黛安娜王妃的立体书开始,陈晓颖便踏上了她的收藏之旅。

        “这里的每一本,都是我亲自扛回来的。”站在新落成的立体书博物馆里,看着展台上的一本本立体书,她好像看着自己从世界各地领养来的孩子。这十几年来,只要出国出差或旅行,陈晓颖就要去拜访书店或者书商,想办法把喜欢的立体书买下来。她经常早上四五点钟还在网上和书商沟通,也曾经遭遇过睡了一宿觉后,一本心爱的立体书就被别人买走的挫败。

        说是扛,一点儿都不夸张,因为每本立体书都很重,两三斤很正常。截至目前,陈晓颖一共收藏了1000多本,来自世界各地。立体书的工艺复杂,邮寄可能会造成书本的破坏,因此她都是“人肉背回”。“为了这些书,我坐飞机专挑商务舱,因为可以带更多的行李。”每次她买书回国,都要背着十几公斤,手上再提十几公斤去赶飞机。

        过海关抽检行李的时候,这些立体书又成了海关人员的检查重点,因为怕立体书的机关里可能夹带违禁品。陈晓颖记得有一次她带回一本《纳尼亚传奇》,海关人员请她打开书例行检查,她随便翻开一页,一只大狮子一下子跳了出来,吓了海关人员一跳。

        “看着孩子们对立体书的渴望,我就在想,如果能为这些书找到一个固定的场所该多好。”机缘巧合,她的立体书博物馆今年5月落户古老月季园,目前正在布置暑假主题活动,7月8日将全新亮相。

        这座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博物馆里有可追溯到公元1236年最古老的英国《turn》立体书复制本,有长8米讲述捷克国家历史演进的原版立体书,有巴掌大的立体书,还有旋转木马般可以旋转的立体书……目前的展品在400本左右。在陈晓颖看来,立体书是惟一一种可以让孩子动手去玩的书,孩子们在这里不仅可以翻阅,还可以现场学习简单的立体书制作。“很遗憾的是博物馆里所有的立体书都是外国版本,我也期待着有一天中国能制作出西游记、水浒传立体书。”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文并摄 J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