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心理疏导助涉诉孩子走出阴影

        “这孩子得救!”服刑前最后一道关不能一判了之。为了帮助、挽救走上法庭的未成年人,北京法院一直坚持对涉诉未成年人开展心理疏导工作。这项心理援助机制不仅针对刑事案件中的未成年被告人、被害人,还将民事案件中涉诉的未成年人涵盖其中。

        目前,昌平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已经邀请专业机构参与两起案件的心理援助工作,而在此之前,未审庭的法官们也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心理专业知识,对当事人开展心理援助。

        故事1

        母亲出轨情夫上门 少年怒报复

        今年16岁的凌霄,是一个朴实农家的独子。读小学时,凌霄(化名)的学习成绩还很突出。但上初中后,凌霄的母亲与男子贺某私奔离家,这让凌霄再也无心学业,成绩一落千丈,不久便辍了学,与来京务工的父亲一起在昌平区生活。

        “这个孩子很内向,但很坦率。”昌平法院未审庭庭长李娜法官这样评价凌霄,“本质上是个好孩子。”

        但就是这样一个别人眼中的“老实孩子”,却因一时冲动把自己送上了法庭。

        今年春节前夕,凌霄离家多年的母亲回到了凌霄父子身边,三人在租住的房屋内团聚。没想到,贺某一直追到了家门口,要求凌霄的母亲跟他回家,并用言语威胁凌霄父子。

        为了了结这件让自己痛苦了多年的事情,凌霄抄起一根木棍,打向了贺某。看到儿子冲了上去,凌爸爸也拿起了棍子,两人将贺某的头部、左手、左前臂等处打伤,并将贺某的车辆砸损。

        冲动过后,凌爸爸主动报了警。经鉴定,贺某构成轻伤二级,随后两人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诉至昌平法院。昌平检察院认为,凌霄的行为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犯罪时不满18周岁,应当从轻处罚。

        由于犯罪时还未成年,昌平检察院未检处联合社会调查机构,依照程序制作了《涉案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同案卷一起移送法院。

        提供专业心理咨询 解少年心结

        在报告中,李娜法官发现,凌霄的案发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而并非是因凌霄的自身恶性所导致。

        报告结论显示,凌霄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着比较清楚的认识,对于自己的冲动行为连累了父亲,他更是感到格外后悔。在凌霄眼中,父亲是最伟大的人。有一次凌爸爸意外摔伤,他却将自己买营养品的钱都留给了凌霄。

        “恨不能把我爸的罪都加到我身上,让我爸早点出去。”凌霄说。

        但凌霄对母亲的情感却相当复杂,母亲当年的离开,确实严重影响了凌霄的学习和生活,积压多年的愤怒在贺某追到家中时彻底爆发,这才导致了情绪的失控。但作为一个孩子,他依然渴望母亲的关爱。

        “其实这是一个偶发的特定激情犯罪,因为他的心理长期压抑,才导致事件的发生。”李娜法官担心,在凌霄服刑完毕后,仍然要面对家庭的种种问题。大人间纠缠不清的关系,如果不进行干预,很可能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于是,在依法对凌霄以故意伤害罪从轻判处刑罚后,李娜法官不仅通过自己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对凌霄进行开导,更是请到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的专业心理咨询师,为凌霄进行了一对一的心理咨询,这是昌平法院首次对未成年人开展专业心理援助。

        在与咨询师的对话中,凌霄终于将自己多年来的压抑发泄出来,他红红的眼圈和鼻头,李娜法官看在眼里,也有些心疼。

        “我们都理解他的心情,给他这些帮助,也是为了让他感受到支持。”李娜法官说,谈话结束时,凌霄也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应,“他说您放心吧,我不会再冲动了。”

        故事2

        服刑前最后一道关 不能一判了之

        “其实这项工作我们一直都在做,我们讲‘教育、感化、挽救’,特别是对于未成年人,更不能一判了之。”为了更好地帮助这些孩子们,李娜法官专门考取了三级心理咨询师专业资质。

        在引入专业机构前,李娜法官通常会在庭审结束后,对认罪服法的未成年被告人进行法庭教育。一般来说,法院对被告人作出的有罪判决生效后,被告人就要开始服刑。但对未成年犯,李娜法官有着额外的担忧。

        “我们是服刑前的最后一道关了,如果他还是带着对父母的不理解,对他人的恨,不仅难以好好改造,回归社会后如果没人接纳,还容易成为社会的对立面。” 特别是对于免于刑事处罚的未成年被告人,李娜法官更希望在他们回归社会前化解他们的心结。

        陈斌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有着稳定的工作,但因为青春期的叛逆,正在读高中的他离家出走。

        身上带的钱很快就被花光,因为没有一技之长,陈斌动起了歪脑筋。他假称自己手机没电,向他人借用手机,手机到手后他便逃之夭夭,并变卖手机维生。

        陈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好,在陈斌离家出走期间,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派出所传来陈斌被抓的消息时,陈爸爸已经病逝。

        因为自己的冲动,让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陈斌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回家后,他不吃饭不睡觉,也拒绝和母亲沟通。

        “这孩子得救!”案件被起诉到昌平法院后,李娜法官当即决定要尽力帮助陈斌走出阴影。恰逢陈斌即将成年,李娜法官便在他18岁生日这天,把陈斌和陈妈妈一起请到昌平法院。

        “其实就是搭建一个母子沟通的桥梁。”李娜法官回忆,当天他们为陈斌准备了一束鲜花,让他献给母亲,“破冰了,就能沟通了”。

        由于积极赔偿被害人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并考虑到陈斌的犯罪情节较轻,最终法院对陈斌免于刑事处罚。经历了生活的变故,陈斌开始正视自己的人生,他报名学习了计算机编程,现在已经走上工作岗位。

        “现在据陈妈妈反馈,她与儿子的生活状态很好,这也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李娜法官说。

        故事3

        民事被害人也需关注 

        母子同受助

        除了在工作中穿插心理疏导环节之外,李娜法官表示,在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比如在节日、孩子和父母的生日时安排活动,效果会更好。

        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昌平法院就来了这样一位小客人,10岁的小男孩皓皓(化名)。去年,刚刚过完9岁生日的皓皓,却因为一场意外,导致了面部的严重创伤。

        事发当天早上六点多,刚刚起床的皓皓在家门外洗漱,准备出门上学。皓皓妈妈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洗漱的几分钟工夫,皓皓就出了事。一辆小客车在倒车的过程中,将皓皓撞倒在地并碾轧。交管部门认定,小客车司机对事故负全部责任。

        眼眶内壁骨折、鼻骨骨折、气胸……半个多月的治疗让皓皓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在出院时,皓皓的右侧眼睑因为神经受损依然无法上提。

        “医生说就算做手术也没法痊愈了,因为神经已经断了。”皓皓妈妈担心的还不仅仅是儿子的面部受损,事故发生后,皓皓的性格也变得暴躁易怒。

        李娜法官表示,这样小的孩子遇到如此重大的事件,一定会对孩子的性格产生难以弥补的影响,特别是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孩子,面部的伤害影响会很深远。

        不仅是皓皓,儿子遭遇意外后,皓皓的母亲也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家长与孩子一同接受帮助,能帮助皓皓更好地成长,因此咨询师不仅为皓皓进行了心理咨询,也对皓皓的母亲进行了指导。

        让法官们极为感动的是,皓皓并没有被不好的经历所蒙蔽,谈起他唱歌、创作的爱好,他的眼神都亮了。

        “虽然面部受损,但这个孩子兴奋地看着你的时候,真的很触动,想要呵护他的梦想。”李娜法官说。

        目前,昌平法院已经与社会心理援助机构合作开展两次心理援助。法官会考虑案件具体情况,决定是否需要邀请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参与帮教。心理援助不仅面向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被害人,民事案件中涉诉的未成年人也被涵盖其中。对于有需要的当事人,心理机构还将考虑长期跟踪,开展更有针对性的心理援助。

        本报记者 刘苏雅 J244   

        (昌平法院供图)  

        北京市律师协会

        公益法律服务热线

        800-810-0789

        地址:东城区安定门外西滨河路18号院首府大厦5座一层北门(用座机拨打,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