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不转椅子的“好声音”怎么玩?

        今夏“好声音”,“战车”将取代“转椅”。《2016中国好声音》昨晚在浙江嘉兴正式启动录制,四位导师那英、周杰伦、汪峰、庾澄庆同台亮相,并在媒体的见证下首次坐上“导师战车”,体验全新的选人模式。

        初尝“战车冲刺”四位导师兴奋不已

        随着今年年初灿星制作与荷兰Talpa公司在“好声音”版权上的激烈争执,第五年的《中国好声音》能否如期举办一直是一个谜团。虽然灿星版的“好声音”坚持将“中国好声音”的中文名握在手中,并沿用了原班导师阵容,但失去版权授权迫使其在节目形式上寻求新的模式,其中最为观众熟悉、已成为“好声音”标志的导师“转椅”也在替换之列。上个月,灿星制作就曾以四位导师联名的方式在官方微博发布“原创召集令”,向全球华人征集原创创意,宣布将摒弃原先的海外引进模式,将《中国好声音》打造成“自主创新”的综艺节目。

        昨晚是本届“好声音”导师座椅的首次亮相,记者在录制现场看到,四位导师的座椅位于4.5米高的轨道顶端,面前被一块屏幕遮盖。一旦导师遇到心仪的学员拍下按钮,屏幕将升起,导师座椅将带着导师从轨道上滑下,冲刺到学员面前。

        这种“导师战车”的全新设计让喜欢刺激的庾澄庆十分兴奋,笑言椅子的新设计让自己更有“拍键”冲动:“可能两三天盲选就结束了,一直按一直按。”还宣言自己会“冲向学员,把音乐‘冲’出来”。另一位导师汪峰则惨被多年好友那英爆料“恐高”。那英笑称,汪峰以前还以为导师椅滑下来一次就得30秒。这让庾澄庆忍不住吐槽:“那要两天录一集了”。二度担任“好声音”导师的周杰伦也惊讶道:“(导师)下来之后其实就这么近哎,学员就在附近,比之前更近!”

        当晚试录环节中,初次尝试“冲刺”选人的导师们兴奋不已。四位导师不约而同地希望将导师战车行驶的速度加快,就连恐高的汪峰导师也不例外,居然和其他导师比起了行驶速度:“为什么你们的都比我快?我的可以再快一点儿!”而在战车上“手舞足蹈”的那姐竟然要求改装刹车:“应该直接冲到学员面前然后突然停住,不要慢慢刹车,显示我们求贤若渴!”一旁的汪峰哭笑不得:“那姐你这样会直接飞出去的。”而庾澄庆则直接要求“手动加速”:“应该有个加速键,遇到特别喜欢的学员可以用特别快的速度一下子冲过去,表达我们的诚意!”

        除椅子外还有哪些改变

        记者现场发现,今年的“好声音”首先节目名称不叫《中国好声音》第五季,正式名称是《2016中国好声音》。英文名称由原来的《The Voice of China》改为《Sing!China》。另外,节目LOGO替换掉原来的手持话筒手伸两指的造型,录制现场虽然出现了手握拳头持话筒的造型,但主持人解释这仅是舞美设计,并非最终的节目LOGO。另外,延续四年的“加多宝”冠名赞助商由“法兰琳卡”接棒。

        记者还注意到,四位导师座位安排较上一届也有细微的改变,那英与汪峰坐在中间两席保持不变,而庾澄庆与周杰伦的座位则左右互调,这意味着去年结成“姐弟联盟”的那英和周杰伦在位置上被“拆散了”,周杰伦的“邻居”仅有汪峰。汪峰提醒大家“仔细看这个排位”,开玩笑称“新的关系已经产生了”。

        据《2016中国好声音》总导演金磊透露,为了把全新模式呈现在大家面前,节目的幕后团队花费了整整半年时间进行设想和创意,提出的各式方案不下一百种,甚至包括让导师骑着马、游着泳、蹦着极、坐着滑翔进行节目录制,天马行空地想象了种种可能的形式,最终确定了现在的“导师战车”模式。

        据悉,《2016中国好声音》将于7月15日登陆浙江卫视与观众见面。 

        本报记者成长 嘉兴报道 J227   

  • 喜剧综艺
    门槛很高

        刚刚落幕的上海电视节上,《欢乐喜剧人》的导演施嘉宁没有看到一窝蜂的喜剧跟风节目,这令他既骄傲又带点小惆怅。第二季播出时,《欢乐喜剧人》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现象级节目,可在此之前,完全不借鉴或引进海外模式的纯原创现象级节目凤毛麟角,招商时,广告客户提出,喜剧节目的品质感不好,显得不“高级”,收视也平平。施嘉宁在没有拿到任何广告冠名的情况下顶着压力做了第一季,业内俗称“裸奔”。没想到,第一季练成黑马,第二季结束后,业内评价《欢乐喜剧人》是后现象级的节目:收视率非常高,总决赛那一期达到了3.6%,网络点击量超过了40亿,扭转了喜剧在人们印象里老旧且模式化的状态。刚刚出台的新政严格限制引进模式节目数量,明确提出黄金档大力扶植原创节目,如何制作出非山寨品质的原创节目?《欢乐喜剧人》的导演施嘉宁无疑最有发言权。

        “做好一档喜剧节目其实很艰难,各地文化的差异,南北方观众的口味,至今为止喜剧节目在电视节目招商方面也是一个比较难的门类。”施嘉宁认为,电视节上没有大量跟风节目出现,说明喜剧的门槛依旧很高。但更让他感到骄傲的是,《欢乐喜剧人》是摸石头过河开发出的纯原创节目模式,引领了观众对喜剧节目的审美。此前,观众对喜剧节目的审美大多停留在晚会小品的层面上,虽然对晚会式的小品早已不能满足,却没有升级产品出现。

        要升级,就要想办法,绕开时下最火热的真人秀不现实,施嘉宁想出混搭利用。“我做喜剧打的是‘喜剧+’的概念,就是喜剧混搭某一个其他元素产生一种新的化学反应,《笑傲江湖》是喜剧加上达人秀的模式,《欢乐喜剧人》是喜剧加上类似《我是歌手》一样的明星晋级真人秀的模式。”他解释,并没有把《欢乐喜剧人》当成喜剧节目做,“我们最终的落点是人以及人的故事。这个节目的口号是‘搞笑,我们是认真的’,我们用镜头表现这些喜剧人为了自己的事业和梦想进行努力的过程,最后他们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欢乐喜剧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录制了两季,创作了一百多个段子,这相当于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20年的创作总量。而单就某个喜剧演员而言,过去的生存状态是一年中有一两个作品已经足够四处走穴演出了。逼演员在短时间内高强度创作,这个坑是节目组挖好的,舞台竞技的形式是激发他们发挥个人最大潜力的压力场,施嘉宁认为,纯粹的喜剧节目生命力有限,《欢乐喜剧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是让观众看到了每个喜剧人身上活生生的故事和情感,这是一种混搭而不是单纯靠段子就能取胜的。比如,冠军岳云鹏在赛后采访时曾表示,来到《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让他学到了喜剧精神,怎么去做好的喜剧。当记者问他什么是“喜剧精神”?他回答说:“我觉得就是坚持、拼搏、奋斗,把喜剧传递下去,不是能得到什么,而是这个人给观众带来了什么。”这番话让人如坠云雾里,可施嘉宁心里非常明白,他是有感而发的。

        施嘉宁记得第一次跟岳云鹏见面时,他特别痛苦,并不想来这个节目,觉得相声与小品斗一定会吃亏。施嘉宁动员岳云鹏:“甭管走到第几期,你必须坚持说相声。”还告诉他,“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中国梦,从一个12年前还在北京打工的农民,一步步成长为青年相声界的领军人物,所有人都说你没天分,在我看来,坚持就是你的力量。”就是这番话,激发了岳云鹏身上的阿甘精神,拼到了最后。

        《爸爸去哪儿》、《中国好声音》大获成功后,几乎半数以上的中国电视节目都有个“韩国爸爸”,电视制作人们紧盯着韩国层出不穷的新模式,哪怕有些在韩国本土并不成功;更热衷谈论的是如何“本土化”改造,还有一批制作人,没有盲目跟风,没停止向难度挑战,始终思考着如何用旧瓶酿出新酒,创造全新的独一无二。当版权购买受到政策调控后,这样的制作人和他们的节目笑到了最后。本报记者 金力维 J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