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富力1:1国安

        昨天早上8时09分,广州市气象局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信号,这表示当天的气温一定会超过35摄氏度。下午3时30分,广州富力与北京国安的中超比赛在高温中开踢了。开场仅仅10分钟,球员们的球衣就拧得出水来;半场才过,国安已两人中暑;下半场最后关头,国安三人倒地。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非得选在下午3时30分这个全天最高温的时候来比赛?

  • 魔鬼主场谁制造?

        36℃的高温下,一场让人光看都觉得是煎熬的比赛到底是偶然还是刻意为之?起码从接下来的赛程看,不是偶然。因为在剩下9个主场中,富力还有7个主场将在下午进行。

        那么,为什么富力下午的主场这么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如今,并没有人出面来解释,但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原因也不外乎两个。

        想弄清原因,首先要搞清2016赛季的赛程是如何出炉的?2015赛季还没有结束之前,中国足协就开始筹备2016赛季赛程。12月亚冠等国际比赛日确定之后,足协会统筹全年的足球日历,考虑到国家队等比赛要求,制定中超、中甲等联赛的比赛日期。在比赛日期确定后,开始征求俱乐部不能打主场的球场信息,然后制定相应对阵规则,生成对阵图。结合电视转播等因素,确定每一场比赛的开赛时间,生成完整的赛程,再和电视转播方确认,获得足协领导批准之后,下发给俱乐部征求意见,在部分微调之后确定最终赛程。

        因此,归根结底,赛程是中国足协制定的,而细节是富力自己愿意的。具体说来,因为足协在赛程安排的时候要考虑到同城球队的比赛时间,因此广州富力和广州恒大的开球时间会尽可能错开。而广州恒大的比赛一般关注度会比较高,肯定是电视台愿意直播的比赛场次,所以放在晚上的几率自然会更大。同时,富力自己也确实会更适应下午炎热的天气,从而以天气为切入点打造属于自己的魔鬼主场。如此推算下来,富力主场下午场次多也就不稀奇了。

        只是,有人欢喜了,有人就要发愁了。在接下来从7月2日到9月25日之间,石家庄永昌、上海上港、山东鲁能、上海申花和河南建业都要在夏日的午后时分去越秀山“下火海”。有了国安的前车之鉴,这些俱乐部也得提前做好思想准备了。

        本报记者 李立 J148

  • 热得扛不住

        10分钟衣服拧出水

        刚进入中午,当地的气温就已升至36℃,相对湿度为62%,又闷又热是所有人的感受。

        下午3时30分,在稀薄的云层下,广州越秀山球场完全暴露在灼烈的阳光下。头顶就是猛烈的太阳,连朵云都没有,这样的天气别说国安不适应,就连富力球员和广州本地的市民也直呼受不了,昨天来到越秀山现场看球的观众人数不足10000人。的确,谁愿意在太阳最猛、气温最高的时候往外跑呢?

        只是,球迷可以在家吹空调看比赛,球员却必须在这样的高温和闷热中走进球场,然后奔跑90分钟。比赛开始之前,有这样一个细节,当双方运动员和裁判员从更衣室里走进球场时,他们很多人下意识地眯眼,然后用手来勉强遮一下阳光。显然,只是站到球场上,已经让他们的身体感到不舒服了。更糟糕的是,工作人员赛前在场地内两次浇水,因此,双方球员站在球场上时甚至有一种烫脚的感觉,

        果然比赛开始后,双方球员跑动速度都不是很快,反应速度也明显比平时慢了半拍。而开场还不到10分钟,球员们身上的球衣甚至就已经可以拧出水来了。

        半场两人中暑

        半场才过,赵和靖和张稀哲就已明显身体不适,出现中暑症状。

        赛后,赵和靖直言:“太折磨人了,太热了!”赵和靖说:“我一直晕着踢,而且有点中暑。踢了一会儿就不行了,真不应该下午踢,以后还应该是晚上踢。”

        踢完上半场以后,赵和靖感觉有些不舒服,教练组组长谢峰让其再坚持十分钟。谈及下半场的坚持,赵和靖说:“下半场坚持、咬牙,反正近几年来在富力就去年拿一分,之前一直输。比赛之前队里也做了动员要求必须拿分回去,大家就拼了。”

        张稀哲也在赛后大吐苦水:“赛前就想到比赛会很困难,我们这周训练基本上都在下午进行,但是,依然很不适应。我不明白为什么广州在这种天气之下,会将比赛安排在下午进行。虽然我们面对的困难是一样的,但主队比我们更有优势些。”

        如此天气,自然也严重影响了国安球员的发挥。以至于第26分钟,场面被动的国安由朴成先攻进一个球,但是进球后,国安的大部分球员没有找朴成庆祝,而是忙于去场边喝水降温。

        裁判满处找水喝

        当值主裁判石祯禄分别在第32分钟、54分钟和73分钟三次叫停比赛,安排双方运动员补水。即便如此,到了比赛的最后时刻,还是有更多的球员倒地了。

        比赛第88分钟,国安外援中卫克里梅茨大腿肌肉拉伤倒地,但此时国安已用完3个换人名额,在队医进场简单治疗后,克里梅茨只得坚持比赛。在治疗间隙,双方球员也抓紧时间补水休息,主裁判也扛不住酷暑,赶忙找富力球员肖智要水喝。

        进入伤停补时阶段,国安中场球员张晓彬出现抽筋状况,被担架抬下。此时,前场的于大宝也瘫坐在地,似乎也有抽筋迹象,但他还是拿水淋湿头发,咬牙挺到了比赛结束。主队广州富力球员最后时刻也体能透支,只能依靠替补出场的王晓龙、曾超发动进攻,禁区内也难见包抄队员了。

        “我个人来看,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没人愿意比赛。如果温度不那么高,我们可能会打得更好,对球迷来说会更加享受。”赛后,富力助理教练也抱怨炎热的天气。确实,为什么一定要在这样暴晒的下午去踢球,难道就不能将比赛改到晚上踢吗? 本报记者 李立 J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