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表妹家的小饭桌

        表妹家的龙凤胎大双和小双吃饭一直令人头疼,跟竞赛似的比谁更挑食,结果都长成绿豆芽样,有人建议弄个外来的孩子“抢食”吃,或许有效果。家里两个孩子开销大,表妹一直想创个业什么的,好增加点家庭收入。这两件事情结合起来考虑,于是,表妹家的小饭桌就列入议事日程了。

        告示一贴出去,很快就招来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谈妥了每孩每月三百元钱,并预收了第一个月的费用,就算正式开业了。表妹还特意买了两张高低床和新被子,方便孩子午休。投资那么多,这是准备做长远啊。巧的是,其中的女孩子佳佳刚好跟大双是同班同学。表妹心想,既然是同学,那更要照顾好人家孩子了,做饭使出浑身解数,第一顿饭就弄了四菜一汤,三荤一素。然后又客气地说:“你们要是吃不惯饭菜的话,有什么爱吃的,我给你们去买。”

        佳佳睁大眼睛问:“阿姨,真的吗?”

        表妹心说这孩子怎么当真呢,听不出是客气话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事到如此她只好硬着头皮说:“当然了。”

        佳佳说:“我想吃学校门口克里斯汀蛋糕房的芒果蛋糕。”

        那个叫小铭的男孩说:“帮我买一个哈根达斯的冰淇淋就行了,学校门口就有。”

        小双说:“我能享受一样待遇吗?”

        表妹气得手一挥,对小双说:“滚!”

        买回来芒果蛋糕和冰淇淋,扳扳手指,怎么比午饭的菜金花费还多?这是挣钱补贴家用的好办法吗?分明是败家啊。孩子们被蛋糕和冰淇淋给吸引过去了,四菜一汤压根没怎么动,表妹自己也就喝了半碗汤,气都气饱了。

        第二天,表妹不敢客气了,预先备案《小饭桌守则》第一条规定:有什么吃什么,不许挑食。准备吃饭了,小铭磨磨唧唧地说:“阿姨,我能请你帮我做一碗炒米饭吗?白米饭我吃不下。”表妹想了想,对孩子得宽容点,这不算违反规定,于是去炒饭了,还特意加了个鸡蛋。蛋炒饭端出来之后,小铭说:“阿姨,我不吃鸡蛋。”

        表妹当时就要崩溃了。大双却哈哈大笑说:“你跟我一样啊,我也不喜欢吃鸡蛋。”说着就把西红柿蛋汤里的一大块鸡蛋给挑到桌上了。

        表妹有气无力地说:“我重新炒吧。”心里想着,原来挑食的孩子遍地都是啊。

        本着对外来孩子负责的态度,表妹特意联系了两家父母,问清楚孩子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食物。这样做当然也是为了降低成本避免浪费。两家大人蛮感激的,分别按照要求罗列了喜欢和不喜欢吃的菜。

        只是表妹拿到菜单傻眼了,喜欢吃的菜里面有:油焖大虾、糖醋排骨、可乐鸡翅、香酥鸭、干锅牛蛙;不爱吃的有:炒芹菜、炒菠菜、炒茄子、炒包菜、炒菜花。人家还算客气,没写澳龙北极贝啥的,不过这是小饭桌的菜单吗?那么点伙食费也不够几个菜吃的啊。

        第二个月,表妹说什么也不干了,宣布小饭桌解散。倒是大双小双有点恋恋不舍,中午多一个室友聊聊天是多好的事啊。

  • 樱桃的滋味

        林蔓兮

        日子过到了夏天,最念想的便只有樱桃了。不是多在意樱桃的味道,贪恋的只是樱桃的娇艳如美人和自己藏在樱桃底下的那点心思。初夏,路边水果摊渐渐多了成堆的樱桃,有的在三轮车上,果贩一蹬蹬就让它们成了流动的风光,煞是醉人。

        南洋不长樱桃,我小时候还不知道。从前吃蛋糕、雪糕都喜欢抢上头的樱桃,樱桃有红有绿,那是遗世独立的美人,孤寂又清高。其实大多时候那些樱桃都是苦涩的,嚼起来就像是在嚼蜡,即便甜,也是人造糖的甜,只有孩子才会一股脑地喜欢。现在想起来,才知道那些都是罐头樱桃,是加了色素和添加剂的。

        我还曾因为贪嗜樱桃而对阿爸撒谎,最后悻悻然被训了一顿。那时我们一家还住在八丁燕带的时候,村里有座拿督公庙,每年拿督公诞辰,村人都会合资请人在庙旁的戏台唱戏。唱戏前有一场颁奖仪式,是给学习优秀的小学生发奖学金。我年年上台领奖,一下台就直奔家里,把奖金交到阿爸或阿妈手里。阿爸每次都说帮我攒钱,等攒够钱了便给我买一只电子表。几年过去,我却始终没有见到那只表。

        最后一年领奖,我人也长大了。村子开了家蛋糕房,兼卖简便西餐,他们家的水果沙拉、雪糕、蛋糕上都有樱桃。那一年领奖后的那个晚上,我没有直奔家里,却一个人到蛋糕房吃了一大碗雪糕,把樱桃留到了最后。

        回到家,阿爸问领了多少钱,我故意少说了十块钱。后来阿爸不知如何知道真相了,训诫我做人不可以撒谎,亦不可贪嘴,损了志气。

        在北京生活,日子随着四季更迭而有新意,每一个季节或节气都自有其美好。当看到路旁一堆堆樱桃时,不由得会惊呼:“啊,是夏天来了”,那一刻看什么都是好的。

        从来只吃樱桃,却不见樱桃树,这个夏天终于见到了。炎炎六月,夏木难得早起,陪着我一块去摘樱桃。樱桃园在南安河村,是阿斌他们家的果园。阿斌长年在安哥拉,每年樱桃树开花时便回到村里,帮着父母打理樱桃园,等着樱桃树结果。一路上,我们昏沉沉打盹,快到时我突然惊醒,见远处悠然有山,绿树渐多,空气湿闷,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了南方。

        九亩大的樱桃园,像南方一层层的梯田,樱桃树错落有致,爬到上头,还能见到一棵棵的杏树。南安河村的土宜种樱桃,春夏之交,樱桃园主纷纷在路边立起牌子招揽生意,那里自有他们自己的繁华和热闹。

        阿斌见人来了,咣咣拎起塑料桶递去,也不多言语。屋檐下阿斌母亲也在默默地打包樱桃,父亲的身影时而穿梭于樱桃园,真真是一片好风景。

        我们摘了快满满一桶的鲜红樱桃。这时,采摘工路过,告诉我们那些都是尚未熟透的樱桃,应该摘深红如葡萄酒的樱桃才好。而远处那棵长着黄色果子的樱桃树,却是园中之宝,结的黄樱桃颜色和味道都温和,不似红樱桃那般亮烈和略带英气。

        原来古人说的“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大抵便是这样的。在我这里,黄樱桃因为不及红樱桃亮眼、露锋芒,最终得以保全自己。但想想其实还是摘樱桃的人愚笨,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黄樱桃。

        这样摘樱桃是快乐的,不为生计,所以有童趣。整座樱桃园回荡着过去的流行歌曲,连蜜蜂和蝴蝶都是快乐的。听说樱桃树尚未长樱桃时,阿斌父母便在园里放儿歌,一直放到满山遍野都开满白色的樱桃花为止。

        胡兰成写桑树,说桑树叫人想起清苦的生活。所以桑果略带酸味,好比人生,总不会永远尽善尽美。樱桃清脆、色泽鲜艳,几乎美得不像是真的果子,总觉得唯有梦幻的芭比世界才能有它们。但其实它们也略带酸味,虽然赏心悦目,却也和桑葚一样,是真实人生的写照。

        阿巴斯拍《樱桃的滋味》,却拍出了桑果和樱桃的甘甜。电影中那个在博物馆工作的男人原来也和主人公巴迪先生一样,曾有自杀的念头,后来却因为尝到了桑树上甘甜的桑果而觉得生命何其美好,最终放弃了断生命的念头。

        “你要放弃这一切么?你想放弃樱桃的滋味么?”男人问巴迪先生。

        樱桃的滋味竟可以如此神妙,使人觉着这人世间尚是美好的。

        我们回到城里已是午后。电梯里遇见邻居老大爷,说起摘樱桃的事,大爷只笑笑说了句“樱桃好吃树难栽,幸福得来不容易”,我听了很高兴,那是阿巴斯电影的同工异曲,讲的也是人生的甘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