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拼命三郎在阿里

        天宝

        袁学军是个军旅摄影家,在摄影圈里有“拼命三郎”之称。这个早年做过文工团舞蹈演员的摄影家,看上去有几分文弱,或许正因为这份“文弱”,才显出“拼命”吧。袁学军有着常人所不及的洞察力和忍耐力,过去他曾常年身背器材,行走在空气稀薄的边防部队,用镜头诠释着外部世界的美感和生命深处的活力。袁学军最喜欢将自己的镜头聚焦在阿里。在视野开阔、氧气不足的阿里,袁学军总是为那些年轻的战友兄弟而感动。

        在阿里,有一次袁学军走到一个连队,看到正在搞吃馒头比赛。一问,原来是因为高原反应,战士们吃不下东西,连领导想到了这招,想让战士们多吃点东西。他参加过许多国际国内的赛事采访,还没见过这样的比赛,他流着泪按下了快门,记录了这一特殊的比赛。

        还是在阿里,袁学军听说有一个连队驻在无人区,几乎就没有去那里的路。他对军分区司令员说想进去看看,司令员说不能进去,哪地方进去就出不来。袁学军多次进入“生命禁区”拍摄,像墨脱、可可西里这样的地方,都留下过他镜头闪动的痕迹。他喜欢挑战极限,突破自我。司令员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去了。去那个连队,别的不说,单是一条河就得过九十九道弯。他的到来,给连队战友带来了极大的喜悦,返回时,连长执意要送他到阿里,只这一路,他便和连长结下了深深的友谊。但等袁学军回到北京后不久,就接到阿里来的电话,那位连长去世了,也没有生什么病就倒下了。在阿里或者更远的地方,生命的消逝是不需要理由的。

        同样是在阿里,袁学军拍下了他带来多种奖项的《英雄探妻》。这张照片的拍摄源起袁学军听到的一个故事:曾经二百八十趟上阿里高原,被兰州军区命名为“高原汽车兵”的英雄张良善,妻子何桂丽因难产病故时,自己却不在她的身旁。当张良善又一次战胜了阿里,从山上闯下来后,他在妻子的墓碑上亲自刻下了碑文。他背着墓碑把它立在妻子的坟前,也立在了他的心里。几年过去了,他不知道多少次戴上军功章,来到妻子的坟前“探望”。他觉得自己无论多么坚强,都需要来这里汲取一种只有妻子才能给予的力量。这个故事震撼了袁学军,他找到机会随张良善来到墓地,拍下了胸前挂满奖章的张良善为妻子扫墓的情景。他抓住了张良善站在墓前沉思的这一瞬间表情,刻画了人物难以名状的复杂心绪:内心的波澜和外表的平静,英雄流血不流泪的隐忍和刚强以及难以传达的悲痛。袁学军用长焦镜头,使军人、军功章和身后的墓碑形成强烈对比,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边防英雄的形象。这张照片一经发表,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先后获得中国新闻奖、全国摄影艺术金牌奖等多项大奖。

        在采访途中,曾经有一次袁学军突发心肌梗死,心脏停止跳动几个秒钟后又神奇地活过来了。这个“死过一次的”摄影家,常常显出一种缅于内心的沉默,袁学军喜欢语速缓慢地和朋友们讲他在阿里的摄影经历以及对生活的感受和对生命的领悟。他是在用生命按动快门,用影像感动世界。

  • 玩手机不算爱好

        姜浅冰

        公司有新领导上任。

        新领导是一个有情怀的领导,他说:“我们要工作,也要有爱好,玩手机不算爱好,运动才是最有益的爱好。”他下令收拾出一间仓库做活动室,摆上三个乒乓球台子,原来新领导年轻时候也是乒乓球爱好者呢。活动室开放那天,新领导发表了重要讲话,获得了广大员工的认可。

        一下子,活动室就人满为患了。会玩的不会玩的、玩过的没玩过的全来了,好像只要打了乒乓球,自己就变成了热爱工作的员工一样。乒乓球的确比工作更有吸引力,许多人都因此爱上了乒乓球,活动室开得真叫一个值,整天都有人在勤奋练球。新领导一看,这可不行,马上限定了球室开放的时间,专门安排心腹每天开门锁门。这招一出,乒乓球爱好者们感觉到时间紧迫了,台子有限,时间有限,所以一到点儿,爱好者们就撒丫子奔向乒乓球室。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爱好者们约定俗成,谁先到案子前谁先玩,后来的排队。玩者比赛形式,五局三胜,输者下场。赢者可以继续再玩五局,但不管输赢,都要让给后来者了,就跟美国总统卸任一样。有时候会有点麻烦,比如两个人几乎同时进门,该谁先玩呢?时间久了,高风亮节者越来越少,有时候就会闹得不愉快,还有人怪领导没放一个排号机。

        开门就能先玩的人最幸运了,先打上五局,或者十局,然后一边喝着水休息一边气定神闲地观看比赛,不管还能不能轮上,今天是赚到了。于是渐渐的,有人开始提前在门口等着开门,常常是还没有到时间,乒乓球室门口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新领导见了几次,开会说:“如果再发现门口有排队的,乒乓球室就关闭一天。”下面有人嘀咕:“不就是个玩嘛,还不让排队。”虽然不满,还是不敢以身试法,怕连累他人遭埋怨。

        这下,乒乓球室旁边的几个办公室成了大家的“候球室”。新领导怒了,下了“禁止串办公室,否则关闭乒乓球室”的命令。又有人抱怨:“不就一个玩嘛,还不让等。”这下好,大家都只好在自己办公室等,只要时间一到,就快速冲向乒乓球室,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一次,一个同事跑的时候把窗台的花盆撞到地上摔碎了,事后偷偷花钱买了花盆。一次,一个同事跑的时候,乒乓球拍儿差点轮到孕妇同事的肚子上,吓人一跳,后来买了很多水果零食赔罪。还有一次,总公司来检查工作,正好在乒乓球室开放时间路过乒乓球室,只见一帮人呼啦啦往一个方向跑,还以为发生了火灾,其中一个上级主管也跟着跑了……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新领导怒了,乒乓球室彻底关了。爱好者们委屈了:“不就一个玩嘛,还不让跑……”

        新领导的情怀还是没有被磨掉,他把乒乓球室改成了阅览室,乒乓球台子当了桌子。这没有WIFI,即使全天开放,来的人也寥寥无几。有人寂寞地说:“不就一个玩嘛,不让玩就不玩呗!”说着摆弄起手机。

  • 我欠她的

        马海霞

        我有位堂姐,平时少有来往。但我开美发店后,她开始跟我热络起来,频频光顾我的小店了。

        “我看你给小王烫的头发挺好看,也给我烫个她那样的吧。”堂姐满脸堆笑地说。承蒙她看得起,我自然十二分热情,烫完收钱时,我内心开始纠结:是拿她半价呢,还是只收本钱?还没等我开口,堂姐便问:“多少钱呀,我今天没带钱,改天路过这里再给你送来。”看她那架势,是不想付钱的节奏呀,我脑子瞬间就乱了:“只给本钱就行……”她忙连声答应,等她走远了,助理小莉才说:“姐呀,你只收她本钱,那我的提成你得自己掏腰包给呀。”“小莉,我知足了,你没看她连钱都没带,就等我免费呢,幸亏我反应快,没接她话茬儿。”

        接下来的日子,堂姐成了我这里的常客,已有上一次的“收费”标准,她烫染头发更频繁了,但每次做完头发都说没带钱,改天路过再给我送来,连本钱都不提了。

        她女儿结婚的时候,我不但要随礼,还免费给堂姐盘了个头。三天后,堂姐一屁股坐在我店里的沙发上:“我本想盘个头维持一周的,但头皮太痒,受不了了,你赶紧给我拆了,再给我好好洗洗。”这次我没让小莉动手,因为从她进门我就看出她不会付钱,我不能再给她赔上支付小莉的提成钱。我亲自给她洗了,又给她吹干,她这次面子话也没说,给钱的事更是连提都没提,好像她头皮痒是我给她盘发引起的副作用,我就得给她跟踪治疗好。

        堂姐女儿结婚后,感觉不仅她家人口多了,而且多到我店里了。发廊旺季我正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堂姐领着她快要生产的女儿出现在我店门口,要我给她女儿剪一下头发,这次我反应够快,忙迎到门口:“姐,店里都是烫发的,药水味儿大,孕妇在这里多停留不好。”堂姐马上意会,拉着女儿边走边说:“明儿我一早再来。”

        第二天我还没开店门,堂姐领着女儿女婿早早到了。“年底,到处都忙,还是让你小姨给剪一下吧。”堂姐让女儿走到洗头床上躺下等着洗头,我给他们一家三口忙完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期间来了四位顾客,都等得不耐烦,走了。堂姐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过几天我来烫发时,再一起和你算哈。”得了,这活儿又白干了。小莉说:“姐,不是白干,是赔了,走了四位顾客,你少挣了多少,自己算。”

        直到除夕,堂姐也没来,因为她女儿生孩子了。春节后,堂姐来了,又是烫又是染,年前剪发的事儿她忘了,我也没提。昨天堂姐又来了,领着女儿,抱着外孙,我心里乐开了花,因为停电了。堂姐等了半天也没来电,热得她坐不住了,我以为她要走,万万没想到,她走到我面前,把后头朝向我:“天太热,你看看我盘个啥发型好看,给我盘起来。”她盘完了后,她女儿盘,我脸上的笑容逐渐僵化,她貌似看出了我不咋热情,忙说:“这次就不给你钱了。我也不知咋了,去其他地方染发就过敏,就来你这里染不过敏,我改天再来找你染发哈。”

        “你来时一定提前打个电话,万一再停电或是我有事外出……”

        “没事,我明天就来。”

        她走后,我打电话问老妈,是不是我家以前欠堂姐人情呀,要不她咋那样不见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