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针锋相对

        周梅森

        会议渐渐显露出意见分歧,且针锋相对的意味越来越浓。

        高育良并不责怪学生冲撞李书记,眼角还闪过一丝赞赏的余光。是嘛,两边有分歧,老师才能笑口常开,弥勒佛似的和稀泥。陈海心里有数,其实看到李达康受挫,高老师内心可能还是蛮享受的。当年两人在吕州市搭班子,身为书记的老师可没少受市长李达康的气。李达康太强势,当市长市长老大,当书记书记老大。他强了,别人就得弱,就不得不受委屈,谁心里不记恨?不单单是高育良,恨李达康的人多了去了!当然,作为政治上的竞争对手,磕磕绊绊寻常事,稍稍有点幸灾乐祸也是人之常情。高老师抑或高书记很老练,表面上不露声色,相反,有时他还要偏袒保护李达康呢,以显示自己的政治姿态。

        陈海侧面观察李达康,只见他眉头紧锁,双眉之间刻下一个深深的川字。其实陈海心里还是挺佩服李达康的,这人不仅能干,而且极有个性。就拿抽烟来说,随着社会文明进步,绝大多数干部自觉戒烟限烟,李达康却我行我素,保持着当秘书时养成的烟枪习惯。当然,开会或和人谈话他不抽烟,无人时就钻到角落里吞云吐雾。现在丁义珍事件让李达康成了主角,事情出在他的地盘上,丁义珍又是他的左臂右膀,他能摆脱干系吗?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啊,李达康一次次摘下眼镜擦拭。人一摘去眼镜就露出了本相,满脸掩饰不住的愁容和愤懑。

        高育良书记清清嗓子说话了。所有人竖起耳朵,听这位在场的分管领导定夺。昌明、陈海同志,你们检察院既要执行北京最高检的指示,也要考虑我省的工作实际啊!让北京突然把丁义珍抓走,会不会造成京州投资商的大面积出逃啊?京州那个光明湖项目怎么办啊?

        祁同伟谨慎地看看李达康,马上附和:是啊是啊,丁义珍可是京州光明湖项目的总指挥啊,手上掌握着一个四百八十亿的大项目呢……

        李达康再次强调:育良书记,这可不是小事,一定要慎重啊!

        高育良点了点头,又说:省委书记沙瑞金同志刚刚到任,正在下面各市县考察调研呢,我们总不能冷不丁送上这么一份见面大礼吧?

        陈海没想到这一次老师竟如此剑走偏锋,给李达康送偌大一份人情。高育良老师不是不讲原则的人啊,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季昌明的性格外柔内刚,表面上谨慎,关键时刻还是敢于表达意见的。他看了看众人,语气坚定地说:高书记、李书记,现在是讨论问题,那我这检察长也实话实说,不论丁义珍一案会给我省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们都不宜和最高检争夺办案权,以免造成将来的被动!

        这话意味深长,比较明确地言明了利害,陈海觉得,应该能给老师某种警示。老师却不像得到警示的样子,两眼茫然四顾,也不知在想些啥。陈海便用行动支持自己的领导,及时地看起手腕上的表。他看手表时的动作幅度非常大,似乎就是要让领导们知道他很着急。

        李达康却一点不急,继续打如意算盘,他不同意季昌明的看法,坚持由省纪委先把丁义珍规起来。理由是,双规可以在查处节奏的掌握上主动一些。祁同伟随声附和,称赞李书记这个考虑比较周到……

        陈海实在听不下去了,在祁同伟论证李书记的考虑如何周到时,“呼”地站了起来。行,行,那就规起来吧,反正得先把人控制住……

        不料,高育良瞪了他一眼:陈海!急啥?这么大的事,就是要充分讨论嘛。高书记不到火候不揭锅,批了学生几句,顺势拐弯,端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既然产生了意见分歧,就要慎重,就得请示省委书记沙瑞金同志了!说罢,高育良拿起办公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

        原来是这样!老师这是要把矛盾上交啊!那么老师前边说的话也只是送了李达康一份空头人情,批他这学生也不过做做样子。陈海感叹,老师就是高明,要不怎么能成为H大学和H省官场的不倒翁呢?

        与会者都是官场中人,见高书记拿起红色保密电话,马上知趣地自动避开。李达康是难以改造的老烟枪,心情又特别压抑,现在正好到对面接待室过把瘾。祁同伟上卫生间。季昌明在办公室与卫生间之间的走廊溜达。陈海挂记着现场情况,趁机走出2号楼打电话……

        转眼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高育良一个人。               (8)

  • 素养决定格局

        美国是教育事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有许多著名大学为我们所熟知,也是当下出国留学的热门目的地之一。现在很多家长盲目地认为,只有把孩子送出国念书,他的未来才有出路。如果不能去国外读书,孩子就没有美好未来吗?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素养决定了他的高度。素养包括品格、人文底蕴、科学探索精神、责任担当意识、学习能力、创造力、健全的身心等各个方面。素养是未来人才需求的全球化评价标准,决定着孩子未来的格局。所以,孩子成长的关键就是培养他的优秀素养,而孩子的未来也是由他的素养所决定。因而如果家长想把孩子培养成为国际化的人才,首先要做的,便是让他具有全球化的优秀素养。

        《素养决定孩子的格局》作者唐兰兰作为斯坦福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的双硕士,经历了中美差异化的双重教育,后留在美国生活、工作。她一直致力于中美教育研究,《素养决定孩子的格局》结合十多年来她在美国长期的生活经历和育儿体验,着重探讨了美式教育中值得借鉴的地方——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和探索精神,重视礼仪教育,尊重个体差异,放手让孩子独立,呵护孩子的梦想,以及培养孩子的创造力、社交能力、演讲能力、领导力、自我管理能力、思维能力、逆商、情绪管理等全球化优秀素养,以期给读者以启示。

        作为孩子的引路人和起跑线,父母的作用至关重要。父母和孩子是相互映照的两面镜子,父母的言传身教就是孩子成长的第一楷模。彬彬有礼的父母,肯定不会有口出粗言的孩子;仪态大方的父母,肯定不会有斜躺横卧的孩子;腹有诗书的父母,肯定不会有弃书如敝屣的孩子。家庭教育流淌在孩子成长的骨血里,筑构成他们的价值观、世界观和人生观。唐兰兰认为,未来的孩子要面临全球化竞争,不要把孩子局限在一个地方,局限在一种文化或价值观下。她积极主张父母要打开自己的眼界,让孩子拥有优秀的素养,只有这样孩子才能走得更远,即使不出国,也能成为一个大格局的人。

        俞敏洪在本书序言中写道:“在全球化时代,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到底应该往什么方向走,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唐兰兰在书里表达的一个观点——不要把孩子局限在一个地方,局限在一种文化或价值观下,未来的孩子是要面临全球化竞争的——这对于国内的家长是有启发性的。我一直认为,父母在教育孩子时要先打开自己的眼界,多了解国外的教育,让孩子成为一个大格局的人。这本书客观地呈现了美式教育中值得借鉴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 《胡大一浅谈心脏健康》

        胡大一 主编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研究所所长、心脏中心主任胡大一,曾是爆红网络的“高铁救人医生”,他曾在极短时间内救助一位心梗患者。由胡大一教授主编的《胡大一浅谈心脏健康》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并荣获“2016中国好书”,此书浅用贴心易懂的语言,道出人与心脏和谐相处的“大智慧”。

        本书以怎样保护心脏、如何防治心血管疾患入手,向读者介绍维护心脏健康的重要意义、普及心血管病防治知识。旨在培养全民保养心脏的意识,构筑心血管疾病的全面防线,从而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书中提及的“心血管疾病五大危险因素”、“心脏病的五级预防”、“七大常见心血管疾病防治攻略”等内容均为胡大一教授数十年从医经验之集成,并辅以数十例真实案例供读者参考;胡教授还特别提出了“双心医学”观念,即将精神心理卫生作为心脏整体防治系统的组成部分,具有突破性意义;书中还强调医生及患者要重视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对慢性病的影响,对临床实践和全民防病具有指导意义。    

  • 身体的感觉

        (以色列)尤瓦尔·赫拉利

        幸福快乐的玻璃天花板有两大支柱,分别属于心理与生理层面。在心理层面,快乐与否取决于你的预期,而非客观条件。仅有和平繁荣的生活,并不能让我们满意;现实必须符合预期,才能让我们满足。但坏消息是,随着客观条件改善,预期也会不断膨胀。于是,虽然人类近几十年来的客观生活条件大幅改善,但带来的并不是更大的满足,而是更大的预期。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未来不论达到什么成就,可能我们还是会像当初一样,永远不会真正满足。

        从生理层面来说,不管是预期还是幸福感,其实都是由我们的生化机制控制的,而不是由经济、社会和政治局势决定的。根据伊壁鸠鲁的说法,我们之所以感到幸福,是因为我们感受到愉悦,而且没有不快的感觉。边沁也有类似说法,他认为大自然让人类由两个主人控制:快乐和痛苦;我们的所为、所言、所思,都由这两个主人决定。继承边沁思想的约翰·斯图尔特·穆勒则解释称,幸福快乐就是只有愉悦、没有痛苦,而在愉悦与痛苦之外,并没有善恶之别。如果有人想根据愉悦和痛苦之外的理由推导出善恶,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想骗你,而且也可能骗了他自己。

        在伊壁鸠鲁的时代,这种言论是亵渎神灵。在边沁和穆勒的时代,这种言论是反动颠覆。但在21世纪初,这就成了科学正统。根据生命科学的说法,快乐和痛苦只不过是身体各种感觉的总和。愉悦或痛苦从来就不是对外在世界事件的反应,而是对自己体内感觉的反应。失业、离婚或国家之间开战,这些事件本身并不会让人受苦。唯一让人痛苦的,是身体里不愉快的感觉。世界上可能有上千种事情会让我们愤怒,但愤怒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体内温度升高、肌肉紧绷的感觉,这才是愤怒的真相。

        相对地,科学也认为没有人是因为升职、彩票中奖甚至找到真爱而快乐。真正能让人幸福快乐的只有身体里的愉悦感觉。想象自己是马里奥·格策,担纲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赛德国队的攻击型中场,在决赛中对阵阿根廷队。这时已经开赛113分钟,两队都未能得分。再过短短7分钟,就要迎来恐怖的点球大战。里约的马拉卡纳体育场塞满了75000名无比兴奋的球迷,全球还有几百万观众焦急地紧盯着屏幕。你离阿根廷队的球门只有几米,这时安德烈·许尔勒忽然给你一记妙传!你胸部停球,看着球顺着你的腿落下,你起脚劲射,看着球飞过阿根廷队门将, 钻进球网。进了!体育场如火山爆发,几万人疯了一般大吼,你的队友冲上来拥抱亲吻你,柏林和慕尼黑的数百万观众也在电视屏幕前激动落泪。这时你欣喜若狂,但并不是因为射进阿根廷队球门里的那粒球,也不是因为挤爆巴伐利亚州露天酒吧的球迷的欢天喜地,而是因为在你的身体里各种感受正如风暴一般袭来,而欣喜若狂就是对这些感受的回应。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