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她让萤火虫的光亮下去

        如果不是一封公开信,数以万计的萤火虫可能会在海口迅速飞向死亡。 它们“墓碑”上的卒日将是2017年的“母亲节”。这天,一场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原本要在一家高尔夫酒店举办。活动的消息受到人们的关注,也引发了一场紧急救援。长期从事自然教育工作的高宏松发表公开信,海口市5家环保组织、海口市林业局和海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当地媒体、上万名海口市民在互联网上展开萤火虫营救行动。4小时之内,从异乡运萤火虫到海口的“偷渡计划”宣告终止。

        她连夜发表公开信 拯救上万只萤火虫

        2017年5月9日晚,长期从事自然教育工作的高宏松看到了一条朋友圈——《世界奇观:海口首届萤火虫主题园开启倒计时,数万只萤火虫点亮海口,美如仙境》。高宏松理解,大城市的人们看到萤火虫,会想起童年的美景,更希望这场美丽的“自然课”能弥补自己孩子的遗憾。

        与此同时,她也很清楚,为了商业展示的效果,这些大约1厘米长的小飞虫,会被人从生态环境良好的湿地、森林、湖泊和稻田中,运往灯火通明的城市。这是一段死亡之旅,即使成功到达目的地,它们会在短暂的几天中遭受光、噪音和各种城市污染的伤害。萤火虫的幼虫也会发光,但是人们喜爱的荧光飞舞的美景,只有在萤火虫成虫后进入生命最后的交配期才会出现。“偷渡”萤火虫不仅会加速它们死亡,更可能造成新一代无法诞生。高宏松无法接受它们在人类的围观下毫无意义地死去。

        在中国内地首个研究萤火虫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看来,一场展览就是一场浩劫,3天内萤火虫的死亡率是60%。根据付新华的介绍,这些展览使用的萤火虫从数万只到数十万只不等。一家环保机构估计,江西一场为期44天的萤火虫商业展,每天至少损失3000多只萤火虫。44天下来,将会产生超过13万只萤火虫尸体。去年一年,萤火虫展在全国20多个省市举办了100多场。

        这种对萤火虫生命的消耗,看展览的人多数并不知道。高宏松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这天晚上,宣传放飞萤火虫活动的文章阅读量已有5000多次,活动倒计时两天。急性子的她立即决定,营救这批萤火虫,面向社会发表一封公开信。直到午夜,她还在四处寻求意见。最终,她在电脑上敲下几个字:放飞就是放死。“这事儿说明白,才有可能救萤火虫的命。”

        萤火虫“飞”进电商平台 连接扭曲利益链

        5月10日早上8点,高宏松比往常提前1小时到达办公室。还有40小时,也许还不到,萤火虫就将从未知的栖息地被运入海口。

        萤火虫“飞”进了购物网站电商平台,在这里,它的名字叫做“萤火虫活体”。有38只88元的,也有万只单价1.2元的。如果一口气买10万只,还能获得1元1只的优惠价。针对这种现象,高宏松在公开信里写道:“市面上的萤火虫全部来自野外捕捉。很多时候,萤火虫供应商常对外介绍自己是人工养殖的,那仅仅是一个谎言。”在付新华的调查中,一只野外捉来的萤火虫平日里一般售价3角钱。

        高宏松撰写的公开信,实际上对抗的是一条“抓捕野生萤火虫—网络买卖萤火虫的平台及渠道—商业放飞(萤火虫主题公园)”的扭曲利益链。10点半,她的公开信正式上线了。

        只有3个人的办公室里,开始刮起一场拯救上万只萤火虫的风暴。

        高宏松回想起自己在办公室里刷微信的情景,激动地说。1小时之内,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经有2000多次。高宏松迫不及待地想让人知道,萤火虫是吃蜗牛和鼻涕虫的益虫,在生态链中有重要的作用。

        付新华喜欢把萤火虫比作生态的“毛细血管网”,它们是非常灵敏的环境指示生物,只喜欢居住在那些生态环境好,没有遭受水污染、光污染的河流、湖泊、湿地、稻田、森林。它畏惧灯光、农药、工地的粉尘,一旦遭受污染,它们会很快死亡。

        栖息地的破坏给萤火虫的生存造成了重大打击。付新华的研究追不上贩卖者捉虫的速度。近几年,他野外寻萤越来越难了。他估计中国有200多种萤火虫,可是在全部找出之前,也许一些物种早已在这样大规模的捕捉下灭绝。付新华至今记得,2007年年底,一场关于萤火虫的学术会议召开,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萤火虫已走到危险的灭绝“悬崖”。在回答网友“萤火虫有什么用”的问题时,付新华敲下一句:“警示我们,萤火虫消失了,我们也离消失不远了。”

        萤火虫节前33小时 商业活动被骤然切断

        打一上午电话,主办方和营销方谁也没有给出一个积极的回答,直到5月10日12点半,高宏松看到了真正的希望。朋友告诉她,海南省林业厅的领导转发了这封公开信。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迅速赶到了萤火虫节举办地。

        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法律大队长韩远军向记者介绍,举办方拿不出萤火虫的合法来源和市政府审批举办活动的相关材料等,他们劝说其不要举办,对方最终“支持政府的工作”。

        下午两点半,高宏松接到了这个消息,心稳稳地落了地。此时距公开信发出刚过了4个小时。阅读量已经攀升到1.2万次。在萤火虫节举办前的33小时,一切商业计划都被骤然切断。

        高宏松又陷入新的担心中:这批萤火虫已经到海口了吗?如果已经到了,它们该怎么办?转运岂不又是一场浩劫?后来她得知,萤火虫还没有运到当地。韩远军说,由于萤火虫生命周期短,要在举办当天才会运来。她并不知道自己保护了哪里的萤火虫。那些小家伙在她焦急的时刻,可能正在一片田野中享受白天的休息时光。小小的胜利让人振奋。可是兴奋劲没过多久,好几个城市萤火虫展的信息又涌入高宏松的手机。她意识到,在海口拯救萤火虫生命的倒计时已经结束了,属于萤火虫种群的生命倒计时却还未停下。据《中国青年报》  

  • 心脏破裂开胸后停跳 医生按裸露心脏救命

        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重症监护室做心脏彩超时,患者的心脏突然破裂,医生立即打开胸切开腔心包引流,但心脏突然又停跳,心脏大血管外科医生赶紧直接按压裸露的心脏救命。

        前天上午8点多,医院后湖院区重症医学科收治了一名被重物压伤的患者。24岁的小林是一名搬运工,在搬运货物时不慎被重物压到背上,送到医院时神志清醒,不停喊胸口疼。

        经检查,重症医学科主任喻莉发现患者有心包积液,怀疑心包填塞。如果发生外伤后心包填塞,意味着这个患者很可能存在心包或心脏大血管的外伤破裂出血,这种情况的致死率极高。

        为小林做好相关监护后,喻莉主任紧急联系了心胸外科医生前来会诊。接到电话后,心胸外科主任尚玉强立刻赶到重症医学科。

        没过多久,小林的血压逐步下降,呈半昏迷状态,并出现叹息样的呼吸。喻莉主任积极维持生命体征和抗休克治疗,并联系手术室做好手术准备。

        正在观察小林心脏彩超情况的尚玉强主任突然发现,患者出现心包填塞。此时将小林送往手术室已经来不及,尚玉强主任果断决定在床旁进行紧急手术。他用刀片切开患者胸腔进行心包切开引流。

        可当切开胸腔时,心脏暴露的一瞬间,小林心脏突然停跳,尚玉强主任立即用手直接进行心脏按压,同时立即寻找心脏破裂出血点,进行缝合。

        喻莉主任在一旁迅速指挥医护人员抢救用药。经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紧急手术成功,小林的心跳恢复,血压逐步回升。随后,小林被迅速转运至手术室进行进一步手术治疗。目前,小林各项生命体征平稳,脱离了危险。

        据《武汉晚报》  

  • 切除68斤重肿瘤 腰围细了体重降了

        147厘米的身高、143厘米的腰围、170斤的体重、68斤的肿瘤……32岁的广东清远女子阿凤身上有一个令人吃惊的医疗奇观:个子矮小的她,腹中的肿瘤几乎等于她的体重,而这个据现有文献报道为世界最大的肿瘤,她一“抱”就是五年。

        昨天上午,记者在广医肿瘤医院腹外综合病区31号病床见到了术后的阿凤。她的身高还是147厘米,腰围则降至88厘米,体重只有92斤。

        为阿凤主刀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腹部外科主任医师崔书中教授回忆起几天前的那场手术,也用了一串数字来描述:75斤重的肿瘤割除后需由两名医生抬下手术台、肿瘤割除后切下的多余皮肤达500平方厘米……术后,经病理诊断,这个世界最大的肿瘤被诊断为子宫肌瘤。

        崔书中介绍,来自广东清远的阿凤,自幼就是一名孤儿,被人收养,儿时发烧致小儿麻痹症,留下轻微残疾。成年后结婚,丈夫又患有精神疾病。夫妻俩一直靠残疾补贴和低保生活。2012年,阿凤就觉身体不适,到当地医院检查,CT显示,她的腹部有一个约22厘米的包块。因为家徒四壁,阿凤一直拖着没去医治。这一拖就是五年,腹中的肿瘤越来越大,慢慢地她的双手已无法环抱肚子,身体也已撑不起这个“巨型肚子”。她走不动路,也看不到前方的路,无法平躺,晚上根本睡不了觉。更严重的是,她的内脏受到巨型肿瘤的挤压,心肺功能受损,下肢严重浮肿,呼吸也日渐困难。在慈善组织和当地村委的帮助下,阿凤被送到了广医肿瘤医院救治。

        5月11日,阿凤被推上了手术台。在来自10个专科的10位专家的协作下,崔书中主刀。8个小时,阿凤腹部的巨大肿瘤终于完整地切除下来,摘除时,两位医护人员将巨瘤抬下手术台。“称重显示,实体瘤为68斤,腹水7斤,加起来共有75斤之重, 肿瘤割除后切下的多余皮肤达500平方厘米。”崔书中介绍,术后经病理确认,阿凤腹中的肿瘤是子宫平滑肌瘤,也就是子宫肌瘤。“根据已有的相关文献,这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肿瘤。此前报道的最大肿瘤是66斤”。

        昨天,阿凤接受手术后各项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双下肢浮肿及腿部溃疡也已明显好转。腰围已缩减到88厘米,体重也已降至92斤。

        据《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