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5·20,你怎样表白?

        人们为什么会一见钟情?两个原本迥然相异的人为什么会相互吸引?轰轰烈烈的爱情为什么会崩溃?相恋的人为什么会分手?夫妻应如何对爱情保鲜?如何让感情日久弥深?《我爱你:关于爱情的理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试图从心理学角度解答关于爱情的系列问题。本书是意大利著名社会心理学家阿尔贝罗尼关于爱情理论研究的力作,书中探讨了性别、情欲、嫉妒、物质等对爱情的影响,平等、自由、真实等真爱的特征,各种形式的爱情及其推动因素,家庭、距离、文化等外在因素对情侣、夫妻关系的影响,等等。在作者看来,爱情是一门科学,自有入门之径。本书为那些渴望爱情的人、因爱情受伤的人、怀念逝去的爱情的人……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爱情的指引,帮助我们在爱情中找到幸福。

        阿尔贝罗尼认为,由于性别差异,男女对于爱情有着不同的感觉差异。 当一个人真的爱得很深时,如果纯粹从可能性的角度来看,他有可能对另一人产生性欲而背叛自己所爱的人,对男人而言尤其如此,女人的可能性则比较小。女性比较喜欢被追求、被渴望,然后再由她来选择要或不要。如果她正处于热恋中,就表示她已经做了选择,并拒绝了其他人的追求。“男性则四处寻觅、追求。当他热恋时,整个世界都显得无比美好,他从每个女人身上都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的影子。倘若他依从自己当下的感觉,放任自己的话,他随时可以左拥右抱。如果另一个女人对他略施小计,不时安抚他、邀请他的话,他也能够展开另一场艳遇。他不会主动出击,但他有可能禁不住诱惑。一旦他想起自己这么做有可能伤害所爱的人时,他就不会接纳这种艳遇,于是他所有的情欲也会跟着消失。”

        阿尔贝罗尼关于“爱情是一门科学”的观点,关于男女对待爱情的不同态度,一些读者未必完全同意。但我相信,《吾心可鉴:澎湃的福流》(彭凯平,清华大学出版社)将让许多读者的一些心态得到令人信服的解释。本书作者彭凯平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及东亚研究终身教授,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创系主任,何谓福流?作者如是解释: 1975年,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米哈伊·希斯赞特米哈伊发表了他历经15年的研究成果。从1960年开始,他追踪观察了一些特别成功的人士,包括科学家、企业家、政治家、艺术家、运动员、钢琴师、国际象棋大师,等等。结果发现,这些人经常谈到他们一个共同的体验:在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时,他们全神贯注的忘我状态,时常让他们遗忘了当前时间的流逝和周遭环境的变化。原来这些成功人士在做事情的时候,完全出自于他们内在的兴趣,乐趣来自于活动本身,而不是任何外在的诱因(如报酬、奖励、欣赏等)。这种经由全神贯注所产生的极乐的心理体验,米哈伊称之为flow,并认为这是一种最佳的体验。

        在人类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已经有很多思想家、哲学家、宗教人士谈到过这种奇妙的、极致的幸福体验。尤其是东方的传统文化,如儒教、道教、佛教,经常提及这种由心理活动所产生的神奇的快乐体验,禅宗也经常谈到这样一种全神贯注、时光流逝、心旷神怡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在心理学领域有很多学者,把这样的体验翻译成“爽”、“心流”、“极致”、“涅槃”,等等。彭凯平个人认为,把这种体验翻译成“福流”体验可能更贴切,因为它是一种幸福的终极状态,音近、意近、神更近。不消说,这本书希望帮助读者都能体验到自己的福流。这种状态,似乎和傅佩荣《哲学与人生》(东方出版社)所提到的高峰体验异曲同工。

        甜美的爱情将带给恋爱中的人澎湃的福流,如果由此进入婚姻的殿堂,则为一生的幸福奠定了基础。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家吉尔伯特在《哈佛幸福课》(中信出版社)中摒弃了有关幸福的传统观念,在他看来: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类可以预见未来,因此,人类也就有了区别于其他所有动物的幸福感;但是,人类对于未来自己的情感预期,往往和实际有着很大的“预测偏差”。那么,如何才能撞上幸福呢?吉尔伯特认为,现代社会的人们拥有自主的选择权,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的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人们应当“智慧地购买”幸福,提升自己的“幸福基础值”。由于身处不同的现实情境,我不完全赞成吉尔伯特的观点,例如,户籍、房子、教育、养老等问题都让我有些焦虑,但是如他所说,我总有一些选择,让这些焦虑得到缓解。

  • 以生命为借口制造死亡

        从1895年到1945年,中日之间爆发了两场战争,给两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对于后人而言,理应对这段历史进行深刻反思,本书则聚焦在这一问题上:为何少数右翼分子能绑架众意?其运作机理是什么?

        作者发现,帝国主义思想的普及与现代化的发展相伴而来,随着科学思想的普及,以及城市化加速、贫富差距持续拉大、传统观念的结构,深刻地改变了当时日本国民的心理:人们越来越相信,所谓“异态”即为“常态”,“有用”比“道德”更重要。

        基于日本国家利益最大化的考量,形成了奇特的“生命政治观”,即:发展必须依靠生命来创造剩余价值,可日本人太少,那么就不如去利用中国人。于是,通过持续战争,日本在中国东三省获得了“特殊利益”,这为日本提供了数千万廉价劳动力,给当时日本经济快速发展提供了可能。

        随着生产过剩,日本经济遇到了新的挑战,日本资本已不再满足于只剥削劳动,还想把劳动者格式化为消费者,使他们成为拉动日本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长期被残酷剥削的中国劳工能还有什么消费能力呢?于是,日本资本又出馊主意——组织大批日本妓女到中国及东南亚卖淫,她们为日本挣取了大量外汇,自己却难有收获,且饱受日本社会歧视。为推动卖淫事业,日本加大宣传力度,千方百计引诱中国劳工入彀,从而形成了“神经政治”,即全力刺激人的神经,以唤醒本能需求。当时日本因此相对平稳地渡过了全球经济危机。

        国家组织卖淫赚钱,则政府组织贩毒也不会遥远。为进一步引诱中国劳工消费,日本财阀与政客们开始大肆贩毒,伪满时期,年收入的50%来自毒品销售,导致当地人民20%染上了严重毒瘾。毒品带来的结果就是死亡——有毒瘾的人会贫病而死,没毒瘾的人,日方则通过军事行动,把他们变成炮灰,由此露出“死亡政治”的本色——政治的目的不再是为了造福人民,仅仅是为了杀掉更多的人。

        从“生命政治”到“死亡政治”,这是一个道德与理性逐渐堕落的过程,在每个过程中,似乎都有强大的、现实的理由在支撑。在屠杀者中,很多人并不是被强迫着去的,而是主动参与其中。无怪乎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拒绝反省,认为日本当年也是“不得不如此”。所以他们干脆否认曾发生过屠杀,或者努力将屠杀说成是一个误会。

        问题的关键,源于错误的社会结构、薄弱的道德基础和缺乏控制的资本势力等,表面看,它们并没直接参与屠杀,但事实上,正是它们的合力,才使屠杀变成一件“合情合理”的事。在这个机制的运作下,无数普通人瞬间成为十恶不赦的罪人。显然,不取缔这个基础,未来还有可能出现从“生命政治”到“死亡政治”的异变,对此,怎能不警钟长鸣?

        本书将福柯式文化批评楔入东亚史的解读中,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 《被仰望与被遗忘的》

        盖伊·特立斯是美国著名作家、记者、“新新闻主义”代表人物,曾任职《纽约时报》十年,长期为《纽约客》、《时尚先生》等杂志撰稿,于2011年获诺曼·梅勒卓越新闻贡献奖。他堪称世界特稿写作、非虚构写作的典范,不仅将文学技巧引入纪实书写,更对美国社会作了切片般的精准分析。

        《被仰望与被遗忘的》是一部“纽约交响曲”,特立斯之前,没有人如此打量城市、写作新闻。他以他犀利的眼光、精准的笔法,向我们展示了纽约风貌。全书由《纽约:一位猎奇者的足迹》、《大桥》和《走向深处》三部分组成。《纽约:一位猎奇者的足迹》描绘了纽约城中不太为人所知的人物和事件;《大桥》讲述的是建设纽约韦拉扎诺大桥给当地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及流动修桥工的生活;《走向深处》由11篇美国社会知名人物的小传构成,这些人物基本上涵盖了当时美国社会生活的各个主要方面。俱乐部门口的擦鞋匠、高级公寓的门卫、公交车司机、大厦清洁工、建筑工人,与弗兰克·辛纳屈、乔·迪马乔、彼得·奥图尔等明星一样受特立斯尊重,他以同样的好奇心对待他们。在他笔下,没有失败者、小人物、零余人,所有人都是主角般的待遇,一切都鲜活无比。

  • 《铁板烧神话》

        “极致的客户服务”是互联网时代谈得最多的词。但如何做到极致服务?铁板神社就是极致服务的一个经典案例。铁板神社于2003年从一家不足14平方米、仅有9张餐台的小串烧店起步。3年后成为每天轮转四次、月收入达350万日元的繁荣店铺。此后,每年都会以一家新店的规模扩大发展。总店在2014年仅凭24张餐台,月营业额就突破了18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9万),创下了单座营业额日本第一的经营奇迹。

        是怎么做到的呢?除了要保证提供的食材健康美味,还是有心理学。老板把工作视为一件幸福和快乐的事,比教育员工卖实物更重要的是推销自己,让自己要成为顾客心中还想见的人,接待顾客有两个决定性的时刻,一个是最初递毛巾的30秒,另外一个是顾客付完账朝门外走的30秒。递毛巾不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是要怀着给顾客留下第一印象的觉悟去做,顾客离开前也不能简单的说欢迎再次光临,要和顾客有更深地情感联系。认真接待每一个顾客就是创造奇迹的生意经。田中寿幸将做餐馆,上升到一种人生价值,将餐饮店的工作看作是打造幸福、传递幸福的了不起的工作,让顾客“就算对味道厌倦,也不会对人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