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妻少夫的热闹话题过后,理性是时候出场了”

        马克龙成了法国总统,年轻、颜值高等等特质在媒体上成了一个新的励志典范。但奇怪的是,极具明星相的马总统却没成为网络话题,对比特朗普就显得落寞得多。无论当选前后,特朗普衍生出来的表情包和搞笑图片层出不穷,老特在中国互联网的网红特质被挖掘得淋漓尽致。

        吊诡的是,马克龙所没能拥有的,他妻子做到了,这可能是“旺夫”命吧。马克龙今年40岁,而妻子布丽吉特64岁,24岁的年龄差距极具话题性,而他们的爱情故事更是传奇性十足。根据媒体报道,15岁的马克龙是亚眠一所私立耶稣会学校的一名学生,布丽吉特是他的法语兼戏剧老师。这位年轻的法文老师着迷于马克龙的写作才华,甚至经常当着所有人的面朗读他的作品。马克龙也深深地爱上了风姿绰约的布丽吉特。父母发现马克龙的师生恋以后,用转学来作为杀手锏,希望儿子能有“正常人的婚恋”。马克龙临别时却留下了那句至今让媒体盛传为佳话的豪言:你无法摆脱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要回来娶你。2006年,布丽吉特与丈夫离婚,并搬到马克龙所在的巴黎,2007年他们举行了婚礼。婚后,马克龙的从政经历开始平步青云,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当选总统。《马克龙:一位完美的青年》一书作者达富尔说:“马克龙想告诉大家,如果他在一个小城镇能追到大自己24岁、育有3个孩子的女人……尽管受到抨击和嘲笑,他也能征服法国。”

        马克龙当选后,也开始逐步引爆互联网的舆论场,除了马克龙本人,老妻少夫的婚恋从小众话题一下子在互联网上炸裂开来。先是评论故事本身,然后故事里面的每个元素都成为新的故事,正向话题延伸、反向娱乐调侃横跨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图片、短视频、表情包、PS恶搞齐飞,蔚为壮观。将祁同伟、高育良、马克龙并列,证明娶了老师则官运亨通,背叛了老师则身败名裂;标题党曰待你发枯如草,做第一夫人可好;P图党们则晒出一张图说是布丽吉特在看着幼年马克龙骑车;更有段子手则用图文一本正经敬告一些上课的老师们不要想入非非,避免男学生受到伤害;当然特朗普也被拖出来对比了一把,老夫少妻相差24岁与同样差24岁的老妻少夫,被做成了算术题……

        除了这种调侃之外,最让人可发一笑的就是网上四散流传的谣言。某知名网络评论员将马克龙的婚姻看作是一次标准的权钱交易,说布丽吉特家族有着庞大的马卡龙食品产业,她的父母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国的代理人,就是凭借着这种关系,马克龙才吃着软饭当上法国总统。励志典范、爱情佳话,原来都是资本主义社会肮脏的交易。

        中国互联网的特性与现实社会的某些特质是相通的,热闹过后,不见人烟。唯一见到的一篇腾讯大家的分析,《马克龙的忘年婚恋也算是性少数派》,通读全篇,除了绕来绕去地说他俩是气质相吸,看不到什么理论支撑,可能作者看到热点就想着拿出来凑字数赚稿费了吧。而潜意识里习惯了老夫少妻搭配的中国人,对于老妻少夫的组合就存着很大的偏见和排斥。

        而所谓谣言,自是漏洞百出。罗斯柴尔德家族早已没有早年间的辉煌,现在也不过一个有贵族传承的大家族,只是祖上太过辉煌,养成了招黑体质,尤其是《货币战争》以后,这个家族的神秘又被渲染了一重,不读书的网络评论员只能拿这个家族来说事儿了。而至于所谓的权钱交易,早已有法国媒体出来辟谣,布丽吉特家的产业不过是一家注册资本19万欧元的小公司,在法国只能是一家泯然众人的小企业。

        没有什么是能阻挡中国网民的调侃热情的。但热闹之外,却鲜见理性的思考。尤其在一个天价彩礼成灾、男女比例失衡、单身青年成林的社会里,对于婚恋价值的思考对于两性关系的思考,却少之又少。所谓谣言、调侃,底子上都是缺乏对人本身的关注,不承认在一个正常社会靠个人奋斗可以取得的成就,更加不承认爱情的真实地位。而这两者,是理解马克龙的婚恋的关键所在。

        多年前,看一本法国新浪潮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的传记作品,里面大量的插画表现了特吕弗用街头拥吻等等各种镜头让主人公安托万直面母亲生前的情人,而有人分析称这就是特吕弗在刻画自己的生活云云。当时好奇的是,法国人怎么这么开放。这在平时拉手都被视为出格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及至后来,才明白了法国浪漫之乡之名副其实,各种电影的展现、文学作品的渲染、口口相传的讲述。

        再梳理历史,法国对于近代中国的婚恋观念更是有着启蒙性的意义。早年留学法国的民国学者张竞生,对法国人的浪漫有着最为直观的感受,曾经在文章里回忆“坐在电车里,感觉有一股热烈的气氛,如水蒸气一样在围绕我。我看到那些人们在街中旁若无人地尽情亲吻与拥抱;我看到那些娇滴滴的妇人们,与黑人或别种外国人那样携手同行的调情;我又看到那样特别的步伐——法国式的女子步伐,那样窈窕温柔,又矫捷又婀娜的脚步,与她们素朴和谐的服装,所谓‘满脸堆着俏,一团尽是娇’。这是美的女儿国的气氛。”

        创造了文学、科学成就的近现代学人们,除了辉煌的成就之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在花边、风月、爱情等各个话题间交织不休的日常生活了。这里面,全然因为欧风美雨的沐浴,崇尚浪漫的法国爱情观,是居功至伟的。后来因为众所周知的因素,这种话题退出了公共生活,在禁欲时代,也成了私人生活的禁忌。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公共领域与私领域各种话题重新回归,这是时代的进步。满足了各种猎奇心理之后,网民们也应该思考了,什么是婚姻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生活?改造我们的拙劣现实还需要什么?马克龙的婚姻哪怕有满满的槽点,当时幸福就好。当网络热度开始退却的时候,理性思考是时候出场了。

  • 欢乐注水让人怎么“颂”?

        去年春夏之交《欢乐颂》登上荧屏,收视口碑双赢,还引发大量分析和讨论。

        上周,《欢乐颂2》在大肆造势的情况下,盛大回归,再次引起观看潮。然而这一次,口碑不再是一边倒了。

        上映首日,就以7.4亿网播量超越《择天记》、《白鹿原》,上映至今网播量已累计超24亿,的确成为了当前热门的剧集。但同时,《欢乐颂2》在豆瓣网站的评分仅有5.2分,不仅低于第一季的7.3分,也远远赶不上同期《白鹿原》的9.2高分。

        许多观众都反映新的一季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剧情明显拖沓,歌舞强行抢戏,植入广告闪瞎眼,角色的新鲜感消失后,新的剧情还在慢热中铺垫,追看的欲望在减小。反观《白鹿原》,从第一集的信天游就展现出极具陕西风情的关中平原特色,画面也没有想象的粗糙灰暗,而是从色彩到构图都专业大气,角色的互动很快就把观众代入了剧情。

        如果对比两剧的原著,这个得分的原因很明显。《白鹿原》是陈忠实先生的代表作,厚重、磅礴,文字功力深厚。塑像的白鹿原社会人物群像栩栩如生又具有民族代表性,寻根主题揭示出传统封建文化对人们生存的悲剧性作用。而《欢乐颂》是反映当代都市白领女性的生活困惑,有轻松幽默也有泪水悲情。但比起前者,无疑要“轻”得多。

        既然两者重量级差距明显,从演员上也勉强算得上对等,那么就应在改编上多注意细节。

        比如第一季《欢乐颂》就以“处女座”细节控的态度——推敲情节,角色之间的网络互动都提前还原在现实中,让观众产生身临其境的感受。可惜这个优点只停留在微博上,没有延展开来。第二季的内容浮夸松散,细节也变了味,还出现不少穿帮镜头。比如安迪在沙滩躺着装睡时手就在两个镜头间“上移下移”,她手机上的日历也在同一天里变了几次,邱莹莹电脑桌上的手机忽隐忽现,最明显的是曲筱绡崴脚时是左脚、到医院拍片时却变成了右脚……本应该是“良心剧组”,却犯了许多不应该的错误。为了广告金主,某些剧情甚至强行扭曲到跳戏都不顾了。比如关关上季的苹果手机突然变成某国产手机;樊胜美上季被猎头去了XX财富,可这季却变成了YY投资?

        相反,《白鹿原》主创才是真用心,在尽量尊重原著的前提下,也注重还原乡情风俗。头两集里仙草做的油泼扯面、鹿家大寿摆的酒席细节,就极具西北风味,被调侃为恍惚穿越到了“舌尖上的陕西”,成了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另外,《白鹿原》全书50万字,浓缩在一部剧里;而《欢乐颂》不到40万字,还要“分成几季开发”,第一季内容还不到全书的1/5。在这样的当量对比下,两部剧的容量大小尤其明显,后者不注水都没法填充完这一季。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总之,《欢乐颂》借助美剧概念、一开始就走多季剧套路,出发点是好的。想用一季带一季的形式,不断累积话题热度、增加收视和关注度,也是合理可行。第一季确实开了个好头,但能不能越来越热,还是得看后面的剧本质量。原著被摊薄到这种程度,还要保证吸引力,光靠明星是不够的,扎实的剧本是关键。可是第二季疯狂、生硬的广告植入,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消耗之前积累起来的人气了。第一季不同阶层的价值观对撞很精彩。现在的关注点却都集中在首集秒变5分钟一首插曲的旅游MV、前两集安迪换了11套衣服上面。以前难以想象的剧情也公然出现,安迪和小包莫名其妙的感情戏,小包随时随地秀身材、油腻热舞,真是看得一脸尴尬。

        号称“国剧门脸”的出品方正午阳光需要警惕了。一个差IP可以包装好,一个好IP也可能越包越烂尾。如何在艺术和商业间寻得平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在新的剧情冲突开始建立起来了,作为剧中焦点的樊胜美家庭戏又开启新线(被准婆婆虐),土豪又霸道的曲筱绡突然破产,五美的感情故事仍然会撩动许多观众。让我们拭目以待后续的展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