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母爱的反义词是作业

        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不写作业时母慈子孝,一写作业就鸡飞狗跳,乌嗷喊叫、连骂带教,让邻居不能睡觉。闺蜜赵文雯经常说,要能赶上一个爱学习的孩子,简直就是修来的福。天生爱学习,这人得多怪啊?因为我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家里鸡飞狗跳的时候并不多,赵文雯家可不这样。

        孩子放学到家,人刚跳进沙发里,这位妈妈就把切好的水果端到孩子面前了,另一边温水倒上,含情脉脉嘘寒问暖。问十句,孩子最多搭理两句,其中还是用“嗯”回答的。就跟自言自语似的赵文雯看孩子不吃水果,就得上手喂,人家嘴里嚼着,她还得表扬着,怎么看自己孩子怎么耐人,中国父母是近十年才学着去鼓励教育的,悟性高一学就会。赵文雯能举着自己孩子的脚在湿漉漉的袜子上亲:“看我们这脚丫子,多爱运动”。我心话儿,这就是双汗脚,不运动也出汗啊。可在赵文雯眼里,这都得点赞。

        你别看孩子们在写“关爱”的作文时抠哧半天写不出件整事儿,总是东编西抄地凑字,这要是让父母写,都能上“感动中国”节目。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只要孩子高兴怎么都行,为了孩子,什么脸面甚至生命都可抛却。

        有个孩子问我,你知道母爱的反义词是什么吗?我脑子转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她得意地说:“母爱的反义词是作业!”

        作业简直能让剧情大逆转。就拿赵文雯家来说,没写作业的时候,嘴里“宝儿”啊那么叫着,左脸亲完亲右脸,好吃好喝伺候着,只要作业一拿出来。气氛立刻变了。闻湿袜子的妈妈立刻变巫婆:“怎么那么磨蹭!”“这么简单都不会,别人上课你干吗去了?”我听见赵文雯劈着嗓子在屋里喊:“快坐直了!别磨蹭。再玩给我滚出去!”我这心开始狂跳,她摔门而出。我赶紧上去,把她儿子没喝完的水送到她手里:“你能别精神分裂吗?上一秒跟下一秒情绪反差太大,你演戏呢?”赵文雯一把将脑门上的头发都揪到头顶,耸着鼻子压低声音:“每天到写作业的时候我都得深呼吸努力克制,告诉自己得耐心,孩子还小。可是架不住他激你的火,问他懂了吗,说懂了,可为什么错呢?他说什么都不懂。到底懂还是不懂,上学干吗去了?”

        只要一到“写作业”时间,赵文雯家立刻进入战斗模式,两口子轮流进屋陪孩子。妈妈这边除了拍桌子,她把计算器、铅笔盒、手机等等能砸的砸了一轮,但因为财迷,只敢往床上扔,孩子愣了一下之后根本没被吓住,反倒看那些东西在床上蹦乐得哈哈大笑;爸爸进去就严肃地掏心掏肺,从自己童年时光聊起,顺便谈谈人生理想,让他明白好好学习是为自己不是为祖国,绕一大圈告诉孩子“写作业别磨磨蹭蹭”。而孩子在一边,要么趴着写,要么跪着写,要么抠着橡皮写,要么转着笔。赵文雯说,陪孩子写作业的日子时刻得防着自己别一口脓血吐在作业本上,简直分分钟都想撕书、怒砸、摔娃,简直上一秒是亲妈,后一秒是后妈。“写作业”让他们一家人不欢而散。

        估计很多人家里每天晚上就在上演着这出“不欢而散”的戏,好在,不写作业的时候还是能够吉祥如意的。

  • 假应聘

        小胖开了家影楼,每次路过她家影楼都见门上贴着:高薪诚聘化妆师、摄影师。问小胖:“你天天说生意惨淡,咋还招聘员工呢?”

        小胖眯起了她的小眼睛:“你不懂,这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即便不缺员工,也要在店门上大张旗鼓招聘员工,一是制造一种店里生意红火忙不过来的假象,二是给现任员工施压,三还能偷学技艺,应聘者来应聘先要实操一下,行内人看门道,我们的化妆师摄影师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门道呢。”

        店员小莉和我商量:“假招聘这法儿咱发廊也可以一试。”

        自从店门上贴了“招聘造型师”这几个大字后,立马有人来应聘了。第一位是位女孩,她进门就问我工资咋算,我心虚,成串儿准备好的应对之词都挤在牙缝里出不来,关键时刻还得小莉救场,她笑嘻嘻地让女孩坐下,先让她谈谈资历,女孩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店,她都在那里待过,从小工做到助理再升至发型师。小莉满意地点点头,又说要看看她手艺如何,再谈工资。

        我的头发少,不能难为巧妇,只能让小莉当模特。小莉长发及腰,一个劲儿提醒女孩少去一点儿。女孩答应着,一剪刀一剪刀修剪,左边去一点右边去一点,最后剪完小莉都要哭了,足足给剪去了一半儿。

        女孩走后,小莉对我噘嘴:“姐呀,今天咱俩智力都不够,我看那女孩就是刚学会拿剪子,什么在名店待过,都是骗人的,以后再来应聘的,咱先让他吹个造型咱看看。”

        过了几天,店里来了一位小伙子,小莉让他给自己吹个造型,他拿起吹风机和滚梳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蛋卷头做完了,小莉美滋滋地让他给自己烫这个发型。

        两小时后发型做完,小莉一看就傻了,一头小碎卷,这哪是蛋卷头?小伙子解释说:“现在大店的师傅都在练吹功,发型全靠吹!”说完拿起吹风机呼呼地把小碎卷吹成了蛋卷头。

        看来他的吹功的确厉害,小莉假装让他留下了电话,说我们商量一下,再给他打电话。小伙子倒是实在人,没领悟这话儿的真意,第二天一早便急匆匆地跑来问我们,商量好没,我和小莉都慌了神,小莉说:“现在应聘的人很多,我们还需要考虑。”

        小伙子忙说:“没事的,我家就在附近住,出来买早饭顺道过来问问。哎呦,我出门忘带钱了,姐,先借我点钱,我买完早饭回家取钱就来还。”

        我忙取出钱包,问他借多少,小伙子说:“一百吧,借个整的好还。”

        我刚抽出一张百元钞,他又说:“要不,二百吧,我再顺路去手机店买个充电器,一会儿一块还您。”

        他边走边朝我喊:“我家就在附近,一会儿就来还您。”

        他这个“一会儿”我等到了今天也没见他人影儿。小莉说:“看来他是老司机呀,借钱是假,来要给我烫发的工钱是真。”

        小莉的头发洗了一次又恢复了小碎卷,她越看越烦,让我给她把卷剪掉了,得了,这次彻底短发了。

        我把“诚聘发型师”的大红纸从门上揭下,小莉说她的头发就是世界级的造型师来应聘,她也坚决不让剪了。

  • 替老板买单

        刚进单位的时候我还是个没头脑,见到领导和同事都是毕恭毕敬的,人家问啥我答啥,人家分啥我干啥,让立正,我不稍息,就像一头被牵的小毛驴牵哪去哪,特听话。

        有一天早晨刚上班,老板的秘书蒋凯就到办公室来找我,他把门开了一条缝儿,冲着我晃着大脑袋,嘻嘻地笑个没完。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为他冲别人笑呢,因为我才来几天,他有什么可对我笑的呢?再细看他眼光射向的角度,确实在冲着我。他见我不明故里,就开始向我招手,脸上的笑容始终没停止。我走出门外,也眯着笑脸,怯生生地问道:“蒋秘书,您找我有事呀?”蒋凯笑得更甜蜜了,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老板没有看错你,对你寄以厚望,将来是个很好的干部苗子!”听了蒋凯的话,我当时心里幸福得像开了花儿一样,连忙对蒋凯说:“蒋秘书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做好的!”蒋凯见楼道没人走动,神秘兮兮地说:“小李呀,既然老板很器重你,你就不要让老板失望,他昨晚在幸福大酒楼吃饭还没有结账,现在可是你表现的时候哟!”听蒋凯说让我去给老板买单,心情更加澎湃了,心里想:老板这是在考验我的为人,只有信任我才这样考验我,我怎能让老板失望呢,机会难得,我要好好表现。于是我对蒋凯信心满满地说:“蒋秘书,这事就不用您操心了,没问题,我会把这事办漂亮的。”说完,同蒋凯一声拜拜,骑车就奔向了幸福大酒楼。饭费八百多元,够我十来天的工资。

        大约一月有余,有天下晚班,我正在骑车往家走,就听到后边有人叫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蒋凯。我问道:“蒋秘书,有事呀?”蒋凯笑容满面地对我说:“这些日子老板在我面前没少好评你,说你工作能力强,任劳任怨,和同事的关系处得也融洽。”我听了窃喜,连忙恭维蒋凯:“这都是蒋秘书在老板面前美言的结果,我真的很感谢你呢。”蒋凯挑了挑眉毛说:“你怎样感谢我呀?”我说:“今晚你有空没,有空的话我请吃饭?”蒋凯鸡啄米一样晃着大脑袋说:“好呀好呀,我说你这个人嘛,就是比别的新人强,机灵、懂事、干练,以后大有前途!”我问蒋凯:“咱们去哪个饭店,你选。”蒋凯说:“咱们就去丰满楼酒店吧,那里还有老板的一笔饭费没有结账呢,你就一块给结了吧。”我爽快地说:“没问题,给老板买单是我的荣幸。”这次两下饭费一千两百多元,够我半个月的工资。

        我们新参加工作就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马天分。有一天晚上,马天分和我一起值班,聊天的时候,他悄悄地对我说:“李哥,咱俩是新人,有啥说啥,你说你给老板买过单没有啊?”我毫不隐瞒地说:“买过,有两次了。”马天分嘬着牙花子说:“我有三次了。每次蒋凯都利用老板点赞咱们托事,我总觉得蒋凯是在耍我们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马天分猜测的真没错,蒋凯利用老板秘书的身份经常对新人吃拿卡要来中饱私囊。马天分把事情曝光后,老板很生气,于是把蒋凯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