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号码标注:防骚扰 也得防侵权

        “360手机卫士”、“腾讯手机管家”等安全软件提供的电话号码标注功能对当前电话营销泛滥和恶意骚扰、诈骗电话猖獗的治理成效显著。但号码标注也催生了被标注者不满,愤而起诉的新型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近日联合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等单位举办研讨会,学者、法官、律师与互联网安全领域的专家一起,探讨互联网号码标注涉及的法律问题,建议手机安全软件行业规范标注行为,帮人预防骚扰的同时,也得防止侵权。

        “朋友以为我是骗子” 被标注者提起诉讼

        50多岁的王先生是个生意人,一次他和新认识的朋友会谈后,给对方拨电话互留号码。电话接通后,对方的手机上却显示出了“维特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的字样。

        王先生之前开了这家公司,做化肥生意,但企业已经注销多时,王先生也转行有了新买卖。

        和朋友大谈特谈新公司业务之后,手机号码却被打上了另一家公司的“标签”,王先生有些百口莫辩,“当时就被怀疑是骗子”。

        王先生向手机号码运营商中国移动客服咨询,答复是号码标记是360安全软件所为,中国移动无法取消。

        用着苹果手机的王先生当时还不知道,包括他新认识的朋友在内的很多安卓系统手机用户,已经用上了360手机卫士软件,这款软件可以显示来电号码信息标注,让用户自主选择是否接听。

        接着,王先生又找到360软件所属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客服要求王先生拉出话费清单、机主证明才能予以受理。

        “擅自泄露我个人隐私,侵犯我的权利,还要我自己证明?”王先生非常气愤,认为奇虎公司在不征求当事方同意的前提下,擅自发布个人信息,侵犯了他的权利。一纸诉状将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诉至西城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奇虎公司清除他手机号码捆绑的一切信息,在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等。

        公开渠道获得信息 标注无误360无责

        王先生之前用手机联系业务,号码曾在多个企业黄页上被登记为维特合肥分公司的电话。而在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中,浙江维特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登记的法定代表人是王先生,联系电话同样是他的手机号。360安全软件就是通过大数据匹配、自动抓取的方式,将这个号码与维特公司捆绑在一起,进行信息标注。

        奇虎公司表示,这些企业信息都是从公开渠道获得的,任何公民都可以了解到的。由于网络中大量涉及该号码的网页,均显示浙江维特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的对外联系方式,即便是王先生本人也在使用该手机号,也应当视为公司的对外使用行为。手机软件不存在侵权行为,也没有任何过错。退一步讲,如果标记错误,王先生也可以通过申诉方式获得消除。

        在诉讼中,360手机卫士已经将王先生的号码标记取消。

        法院审理后认为,由于已证实360手机卫士获取手机号码对应的标记信息均来源于公开渠道,因此不能认定奇虎公司标记号码的行为侵犯了王先生的隐私权。客观上王先生也没能举证其朋友或者客户在使用该功能后,反馈出某些负面影响。最终,法院判决驳回了王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

        每天110万个电话被标注 用户自主标注有隐忧

        王先生输了官司,却引起了法律界对手机安全软件号码标注法律问题的关注。

        王先生的手机号只是被标注了公司信息,而广大手机用户平时更容易看到的一种标注情况是:当某个陌生号码来电时,手机屏幕上会弹出一个窗口,告知该号码被N人次标注为骚扰电话,甚至疑似欺诈。

        长久以来,骚扰电话甚至是诈骗电话作为手机时代的衍生品,一直让大家深恶痛绝。看到陌生号码,不接不礼貌,怕误了事,接了没准又会惹一肚子气,甚至上当受骗。

        “在没有手机安全软件之前,机主只能每次被骚扰之后以逐个拉黑电话的方式被动应对。而手机安全软件通过技术手段,让大家的‘黑名单’得以共享互通,可以将来电进行区分标注,帮助手机机主区分正常电话、骚扰电话、广告推销电话。”众成清泰律师事务所主任董一鸣说。

        被标记的电话信息有的是企事业单位等法人单位自行上传,比如一些银行、电信运营商等;有的是类似王先生这样,被大数据匹配的;更多的则是用户主动标记上传的。

        公开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用户通过360手机卫士标记各类骚扰电话号码数量(包括360手机卫士自动检出的响一声电话)约9942万个,同比上升了65.8%,平均每天被用户标记的各类骚扰电话号码约110万个。

        可以标记的类型包括疑似欺诈、骚扰电话、广告推销、招聘猎头、保险理财、房产中介、快递和出租车等。

        也就是说,手机用户可以根据自己对某个号码的认识和判断,将其标记属性,以供其他手机用户甄别。

        招聘、保险、快递、中介……这些还是基于职业分类,属于中性客观描述,然而骚扰电话和疑似欺诈就似乎带有明显的负面评价了。

        在肯定号码标注限制了主叫方权利滥用,保障了用户自主选择权的同时,西城法院民八庭负责人赵长新法官也指出了号码标注的法律隐忧:“对于‘骚扰、诈骗’的价值判断因人而异,而且有的人可能正在选房,急需房源信息。安全软件基于一定受众的价值判断作出的标记是否触碰了公民人格权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帮人防骚扰 也要防侵权

        早在审理王先生诉奇虎公司一案时,西城法院民八庭法官林涛就在判决书中,对360手机卫士软件中主动标记企业信息的功能提出改进建议:“小微企业业主为工作方便、节约资源,将私人电话作为办公电话使用是普遍情况,这并不意味着手机号码被登记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后,就专用于商务。如非号码所有人主动申请标记,建议针对被标记号码采取短信确认的方式,对所有人有所提示,有助于其获得相应知情权。”

        这与今年6月1日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第22条中:“网络产品、服务具有收集用户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应当向用户明示并取得同意”的规定不谋而合。

        “如果是现在,手机安全软件公司未经告知及同意主动抓取标注号码就违反法律规定了。”林涛法官说。

        新法对号码标注行为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目前还未可知。不过,林涛法官认为,在没有实质造成隐私权侵权后果的情况下,认定号码标注功能违法并禁用该模块,从信息时代现实需求角度讲并不妥当,但企业的标注行为应该规范完善。

        一份安全软件企业的内部报告中提到,在缺少合理客观依据的情况下,将“骚扰”标记这一类消极的价值判断信息传递给第三人,有可能侵害被标注者的名誉权。解决思路首先是屏蔽用户进行含有“骚扰”字样的标记,允许做客观描述,比如标记为“贷款”、“营销”等。第二,陌生来电通话时间,被标注次数到达一定的数量才显示标注的信息;第三,被标注的号码长时间没有新增标注将取消其既有标注信息。

        参加研讨的法律人士表示,安全软件企业应当完善安全软件号码标注行为的基本规则,标注信息应当尽量做到客观、真实、准确,要保障被误标、恶意标注、误拦截用户及时、便捷、低成本的救济途径。相关企业可以建立信息共享机制,提高号码标注服务质量。同时,他们也呼吁有关主管部门出台安全软件号码标注的法规,保障这一新兴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本报记者 孙莹 J001 插图 王金辉 H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