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尹世霖 60年专注创作儿童诗

        “从我发表第一首儿童诗到现在,整整60年了!”儿童文学作家尹世霖近日在家中接受《北京晚报》记者采访时感慨。今年79岁的尹世霖,19岁时发表了第一首儿童诗《夜空飞游记》,此后创作的儿童诗有几千首。最近,他将精选的百余首儿童诗与知名作曲家王霁晴合作谱成儿歌《金色童谣》,尹世霖认为儿童诗不该就此止步,应作为儿歌传播开去,“儿歌的传播会更广,哪怕只有几首能让大家耳熟能详,我就心满意足了”。

        尹世霖虽然头发花白,念起诗来抑扬顿挫、诙谐幽默,他家中除了与夫人赵贵玉、儿孙三代的合照,还摆着许多奖杯,其中他很喜爱的一个上面写着“教师作家”,教师和作家是他最重要的两个身份。如今他是两个孩子的爷爷,孙辈的出生也给了他创作上的转变,去年“六一”儿童节,尹世霖的孙子还参加了儿童诗的朗诵活动。在尹世霖看来,孩子需要古诗,更需要现代诗。

        写儿童诗要以小见大

        尹世霖不仅写儿童诗,还写历史小说、游记散文、艺术评论等,他的诗歌和评论曾多次在《北京晚报》上刊登。他的儿童诗最大特点就是以小见大,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写到诗歌里。他比较知名的儿童诗是《母鸡》、《小鱼》、《西瓜》、《小猫咪》。尹世霖认为,童谣的力量是很大的,当孩子们咿咿呀呀、懵懵懂懂念诗的时候,诗歌就已经渗入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接受最初的美和爱的熏陶,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的认知。

        60年来,尹世霖写儿童诗最大的变化就是“越写越小”。从给中学生到给小学生、再到为学龄前的孩子们创作,这与他个人的经历有关,也与他的兴趣转变有关。尹世霖告诉记者,他在北京二中读高中时开始创作,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团员,就担任起了少先中队辅导员。退休后这十几年他有了孙子和外孙,陆续经历了他们的成长,又开始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写诗歌。

        他给记者念了一首《爷爷坐飞机》:“爷爷坐飞机,乐得胡子翘。飞到天上看家乡,心儿怦怦跳……爷爷坐飞机,乐得泪珠掉,爷爷为啥掉泪珠,小朋友们可知道?”这首儿童诗是尹世霖看到一篇讲述一个河南农民第一次坐飞机的故事。“为什么爷爷会‘胡子翘’又‘泪珠掉’呢?”尹世霖说,这首诗就是让孩子们思考并理解“老爷爷”的心情。写儿童诗上,尹世霖最在意的是趣味和韵味,“我坚决不搞说教,也不写假大空的东西,家长和老师的说教已经够多了,我希望孩子们能快乐一点,在快乐当中接受润物细无声的感染。”

        儿童诗谱成儿歌传播广

        尹世霖发现,幼儿需要有属于自己的作品,而不是总看成年人的内容,“现在孩子们一唱就是《最炫民族风》这样的歌曲,我非常反感,孩子们没有儿歌是不好的。”自己给孩子写了60年的儿童文学作品,孩子们还要去复制成人的节目,他不由感到有些失落。尹世霖的儿童诗有的被盗版,有的被谱上曲子出版,很多朋友劝他维权,“儿歌被盗版的数量最多,因为短嘛,而且儿童诗稿费太低了。其实打官司都能赢,但我从来不打,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

        尹世霖希望儿童诗能通过儿歌的方式传播得更广,通过举办活动、媒体宣传等方式让儿童诗流传开来,他将自己的代表作谱曲就是为了更方便传播。儿歌本身就属于童诗,童诗的节奏更为自由,更强调意境、更有诗意,“我在儿歌的创作中,注意打破一些传统儿歌的格式,使儿歌与节奏自由的儿童诗更贴近。”尹世霖还汲取了传统儿歌的营养,让儿歌朗朗上口又风趣。他边说边唱起了一首《小妹美不美》:“有位小妹妹,长得实在美,哎呀小妹妹,哭声像打雷。”

        尹世霖的儿童诗创作中,“韵律”、“诗意”、“趣味”、“贴近生活”这几个特点必不可少,曾编写过语文教材的他提出中小学的语文课本应该以韵文为主。韵文好记,念起来也容易,可惜的是中小学课本上这样的作品越来越少,就连现代诗,特别是儿童诗也是凤毛麟角,贴近当代儿童少年情感的诗简直少得可怜。

        读“经”不如读“精”

        不管是创作还是阅读,尹世霖都坚持“轻松”二字,“给孩子越简单的东西越好,不要弄得太复杂,比如唐诗,最精华的一百首能让他们背熟、理解诗里面讲了什么内容就可以了,不一定要背多么大量的诗歌,也没有必要把作家生平都背下来。”在大兴唐诗宋词的近些年,尹世霖身体力行编辑出版了一套上下分集的书《轻轻松松背古诗》,每页除了诗歌本身,只有百余字的通俗讲述,让孩子们懂得诗意就行。

        作为学历史出身的作家,他也写作过不少历史科普作品,他的《简明五千年演义》用了三十多个故事把从《炎黄携手》到《虎狼东来》的中国古代史串联起来。近期他主编的《中华五千年历史故事》也在强调“轻松读历史”,“没有枯燥的数字和资料堆积,完全以讲故事的方式告诉你过去发生了什么,带给你轻松、幽默,让你感到充实”。

        除了“轻松”,尹世霖还强调“精”:“这个‘精’是‘精华’的‘精’,不是‘四书五经’的‘经’”。尹世霖发现,如今许多学校开始组织孩子们大读大背《四书》、《五经》、《弟子规》等,对此他持反对态度,“多年来,孩子的负担和老师的无奈令我印象深刻,他们哪里来的精力和时间,去大段大段地念,甚至还要背诵自己根本不懂得、不熟悉、不感兴趣的经书呢?”尹世霖认为,轻松的反面是负担,让孩子们爱学、爱读、爱背,觉得有意思,是至关重要的,万万不能板着面孔“讲经布道”。 

        本报记者 陈梦溪 J226   

        简介

        尹世霖既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又是一代名师,被誉为“教师作家”。著有诗集《红旗一角的故事》、《校园朗诵诗集》、《小朋友朗诵诗》、《尹世霖儿童朗诵诗选》等。历史文学《三国兴亡》、《岳云小将真传》等。音带《金翅膀——尹世霖儿歌·童诗专辑》等。童诗电视艺术片撰稿《金色的童年》等。散文集《冷眼热游大洋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