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老赖携妻儿出游 法官追上高铁

        本报讯(记者林靖)公司拖欠工人工资、房租、物业费和技术合作款项,在法院有8起未了执行案件,法定代表人蔡翔却“消失”了4年之久。前天,蔡翔欲乘坐北京南站G19次高铁带着妻儿出游时,被海淀法院的执行法官“逮”到。今天上午记者从海淀法院了解到,这名“老赖”已经被拘留。

        记者了解到,北京碧芮科技有限公司在2013年前后拖欠工人工资、房租、物业费和技术合作款项约180万元,之后这一事实得到仲裁机构和海淀法院的确认,但是该公司一直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海淀法院强制执行后,发现该公司并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原来的经营地址也已经人去楼空。法院打电话传唤蔡翔,却无法联系上。无奈,法院通过各种方式查找到蔡翔的住址,但并没有找到人,于是又张贴传票传唤。但是蔡翔仍未来法院解决问题,对执行案件置之不理。

        执行4年来,需要对案件负责的蔡翔却一直处于消失状态,在公安机关的协助执行机制下,法院发现了蔡翔的线索,得知7月15日蔡翔要坐高铁出行,遂立即组织人员,布置执行方案。考虑到蔡翔是乘坐高铁出行,法院人员又没有见过本人,在候车室寻找难度很大,于是决定身着便装、潜伏在高铁列车上,等待蔡翔出现。两名法官被安排坐在蔡翔的座位上,静等蔡翔出现。

        蔡翔上火车后,发现自己的座位被占,“你坐错位置了,这是我的位置。”“是吗?让我看看你的票。”一身便衣的执行法官说,并核对了蔡翔出示的火车票,确认此人正是蔡翔。于是执行法官亮出身份,请蔡翔到法院协助调查。

        被带回法院以后,蔡翔先是表示对某些案件并不知情,对一些知情的案件表示不服,认为法院判决有问题,事实上并没有发生。但是法官发现,这些案件在审判时,该公司都有代理人出席,进行了答辩,只不过法院并没有支持其主张。经过法官的耐心劝说,蔡翔明白了案件的情况,却表示没有能力偿还。法官向领导汇报后,决定对蔡翔采取拘留措施。就在蔡翔被送到拘留所不久,其家人向法官打来电话,表示积极筹措款项,尽快履行判决。 J151   

  • 路口整顿有新招 50米外设劝导岗

        上午9点,公主坟交通大队警长杜玉林站上军博西侧路口,胸前的执法记录仪对准正前方的人行横道,开始对“人行横道不礼让行人”的机动车拍摄处罚。在他左侧50米外,临近居民小区出口的劝导岗上,协管员正在劝阻骑车逆行的居民,劝导他们或顺向绕行或推行。自市交管局开始路口交通秩序整顿起,这个路口劝阻违法行为无数,劝阻不听而被处罚的也有200人次有余。杜玉林说,有时也会听着老百姓的抱怨,“我们这次就是想用更合理、更严格的方式,真正地让文明行车走路深入到老百姓心中。”

        杜玉林和他的岗组所在军博西路口,正对着西站和世纪坛,车流人流密集,附近有多个老龄化严重的居民小区,出行的老年人或因腿脚不便,或是交通规则意识匮乏,常给路口交通秩序带来意想不到的困难。

        市交管局启动“一口两线”秩序整顿之后,杜玉林拿着自己的小摄像机,又一次仔细拍摄记录了这个路口不同时段的人车形势,最后确定在路口50米之外,临近居民小区出口和便道入口的位置,设置两个劝导岗。记者在路口南侧路西的劝导岗发现,别处都设置在路口的可推拉矮护栏,在这儿也装了一个,还是专门对付逆行电动车和自行车的。“禁止逆行,您要么从前边绕一圈,要么到便道上推着。”协管员对每一个骑车逆行而来的市民频繁重复着这句话。

        杜玉林说:“路口如果乱,最好要找到混乱交通流的源头,从远处把容易导致混乱的交通流截住,引导好,路口压力就小多了。”遇到劝阻不听的,杜玉林罚起来也不手软。可全北京交警都知道,处罚骑车人和行人,最怕的就是对方一句话“我没钱”。

        “比如骑电动车走长安街延长线的,拦住了,口口声声说没钱,这也好办。”杜玉林递给记者一张电动车限行规定,“不给钱也没事,先好好学学这个,学完了我检查,看看是不是真的读进去了。这期间要是再有人被截下来,前一位正学习的,就得麻烦帮我当一次老师,跟新来的讲解一下。”

        此次整顿当中,机动车斑马线不礼让行人已是交警处罚的重头。杜玉林说,和其他交通违法相比,司机们脑子里似乎并无多少“礼让”的意识,跟行人强行的、按喇叭疯狂催的比比皆是。“要处罚必须得有依据,现在光凭警察‘看见’,是肯定不行的,那就得找到合适的角度,既能把违法行为拍下来,又能拦得住他。”对于不避让行人的右转车,杜玉林就站在车辆转弯的必经之路上,胸口对准前方的人行横道,遇有不减速、乱鸣笛、强行挤撞行人和自行车的,拍下来之后立即截停。

        “我现在正准备报请上级,在这个路口施划一些视觉减速标志,比如在临近路口的行车道上,两侧划上斜线,让司机有个‘车道收窄’的错觉,从而提前减速。”杜玉林说,想要改变司机不避让行人的陋习,让附近居民不再有“执法行动一阵风”的错误认识,还需要一线交警们不断动脑子,因地制宜想办法,持之以恒严执法。

        按照他的统计,在全北京交警同时期的1万多笔针对路口秩序的处罚当中,他所在的岗位已经处罚了200多笔。“希望被处罚的市民们也别白交钱,在周围看热闹的市民也别白看,用这个机会把交通法记在心里,秩序好了,每个人都受益。”

        本报记者 安然J060   

        甘南摄 J216   

  • 中央民族乐团一经理 贪污受贿获刑7年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因利用职务之便自行租赁单位综合楼并转租赚取差价490万元,且在购置音响器材时向中标单位索要62万元,日前,石某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罚金50万元。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称,被告人石某在担任中央民族乐团综合部经理(正处级)期间,于2002年4月至2012年底,利用其开发、出租以及管理中央民族乐团综合楼及其附属小二楼的职务便利,采取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等手段,以北京某经贸公司名义自行租赁综合楼后对外转租,骗取公款共计人民币490余万元。于2008至2009年间,利用其负责中央民族乐团音乐厅的工程改造及音响等器材购置工作的职务便利,为某公司中标相关项目提供帮助,为此,石某向刘某索要人民币62万元。

        庭审时,石某称单位当时也同意通过其他公司进行转租,还曾提出让石某个人承包,后来他联络了多家公司才最终与某经贸公司签订了合同。关于62万元的问题,石某称是自己为买房向刘某的借款,并非是受贿。

        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某证明,在转租综合楼时,石某是负责综合楼的维修及水电费、供暖费收取,其不能个人承包综合楼的转租运营,乐团也不可能将综合楼交给个人经营承包。在2007年上任时,席某就觉得每年100万元的租金过低,属于国有资产流失,但由于合同约定无法解除。合同到期后,乐团直接经营时,收取的租金是每年350万元。

        经审理,三中院认为,石某身为国有事业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公共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故一审以石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罚金3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7年,罚金50万元。J244   

  • 杀死女友逃亡十年 男子自首被判死缓

        本报讯(记者张宇)因为女友提出分手,周某将其杀害。逃亡十年后,周某回到北京自首。记者今天上午从北京一中院获悉,被告人周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据悉,周某今年54岁,本市人,曾有吸毒史。据被害人母亲的证言,自己的女儿曹某是四川人,在北京做幼儿园老师,遇害时27岁。

        2003年6月份,经人介绍,曹某认识了周某,后二人同居,但经过半年多相处,曹某发现自己与周某不合适,遂提出分手,遭到周某的拒绝,其间,曹某多次想去周某的住处,取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幼师证,都遭到了周某的威胁。

        周某供述称,2004年10月13日,他和曹某关系缓和后,曹某再次来到自己家中。当晚,二人在床上聊天时,发生争执,周某持陶瓷杯击打曹某的头部多下,并扼压曹某的颈部,致使曹某机械性窒息合并颅脑损伤死亡。

        事发后,周某称自己试图注射海洛因自杀,结果睡着。睡醒后,周某离开北京,在各地逃亡。“这些年日子过得太苦,而且自己50多岁了,看人家一家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自己的母亲和女儿,后来下定决心要投案自首。”

        2015年10月28日,周某从山东回京,投案自首。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所犯故意杀人罪性质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判处死刑,鉴于本案系情感纠纷引发,被告人周某有自首情节,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J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