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拿到手的饭菜热乎乎的!”

        17日是“高铁叫外卖”服务实行的第一天,全国27个高铁客运站迎来高铁外卖开张首日。这是中国铁路历史上首次将餐饮服务向社会开放,使旅客在乘车的过程中就能吃到各地的特色美食。这天上海铁路局接单超506单,其中南京南站共接到260单;此外,济南西站接到了101单,长沙南站接到了83单。记者前往高铁站,亲身体验了一把送到高铁上的外卖。

        长沙站

        毛家饭店小炒肉送上车

        “G1113,毛家饭店两单!”

        “收到!”

        17日10点,位于高铁长沙南站候车厅西南侧的12306网络订餐配送中心,工作人员忙个不停。此时,一位身着毛家饭店马甲的配送员提着一个红色的保温箱进入配送中心。工作人员将保温箱打开,核对信息,然后将餐食转放至标有“12306”字样的保温箱,再置于搁架上。一个个整齐排列的红色保温箱,等待着被送至高铁列车上。“旅客在网上订单后,所有餐饮在这里集中,再由我们的配送员送至列车。”广州动车组餐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汤文向记者介绍长沙南站的配送流程。

        3家餐厅分别接到订单后,开始准备食材;在列车发车前1小时开始制作餐食。餐食制作完成后,必须在半小时内送到配送中心。“这是为了确保最后送到旅客手中的餐食是新鲜热乎的。”汤文解释,从餐食制作到送到乘客手里,全过程不超过2小时。11点58分,G1113次列车抵达长沙南站。配送员此时早已提前赶至站台等候,他将保温箱内的餐食交给列车上的乘务员。12点01分,列车徐徐发车,乘务员开始逐一将餐食送至乘客的座位,在发车后半小时内,订餐的乘客将接到餐食。

        “列车从长沙发车后10分钟左右就拿到餐食了,拿到手的饭菜热乎着呢。”浙江旅客江女士搭乘G1112次高铁前往武汉,她当天预订了一份经典湘菜——毛家饭店的农家小炒肉套餐。

        “这是我第一次乘高铁点餐,味道和服务都很好,今后还会尝试。”乘坐G74高铁的程兰芬旅客对网络订餐频频点赞。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订餐服务还引入了评价机制。订餐旅客可对消费商家进行自由点评。记者查询发现,长沙南站3家餐饮店的页面下,均有旅客的点赞留言。

        17日上午,长沙市卫生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对餐食制作、配送过程进行了实时监督。据了解,卫生执法部门将对长沙南站的高铁网络订餐配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监督。形成有效机制后,今后将展开不定期抽查。“进入网上订餐平台的社会品牌,均需通过严格考查,铁路部门也对其资质、准入条件、餐食卫生等进行监督,后期会逐步引进更多优秀商家,为旅客提供安全放心的食品。”长沙南站党委副书记李镁铭介绍。

        郑州站

        “坐等”3分钟 炸鸡送到手

        17日7点50分,在郑州东站三楼东南角的旅游集团12306互联网订餐配送中心,42名配送作业人员集结完毕。按照工作要求,2名分拣员站在接餐区和分餐区分拣餐食,其余配送人员在出餐区待命。

        8点01分,配送中心配送人员通过实时查询订单信息,接到G1833(济南西至兰州西)次列车订餐订单,这是当天的第一个订单,旅客订购的是萧记三鲜烩面。在配送人员忙碌的时候,点了外卖的乘客只需“坐等”即可。“我早上8点30分在12306官网订了10点47分去新乡东的G534次列车,又订了40元的德克士餐食,发车3分钟后,一位女乘务员把我订的外卖送来了,炸鸡还是热的,品质也不错。”乘客杨女士称。

        需要提醒的是,乘客需提前在火车抵达供餐火车站至少两个小时下单才行。比如,有乘客从济南西站到北京南站,如果想上车就有饭吃需要在济南西站开车前两小时下单,如果错过,就需要预定天津站的供餐,还是需要提前两个小时。

        根据规定,从食品出锅到送到旅客手中,中间不能超过2小时。如何确保不耽误时间?记者在武汉火车站看到,商家会提前15分钟,将餐食送达火车站内的12306订餐配送中心。中心会有监督人员抽查食品安全,然后火车站送餐人员(两人一组)提前5分钟带餐到达站台,等候列车进站,与乘务员迅速交接,最后由乘务员将餐食送到旅客座位上。

        如果火车晚点超过30分钟,车站配送中心会通过系统撤单,通知订餐人并退还餐费。如果晚点不超30分钟,配送中心首先会告知商家,由商家和旅客确认是否继续完成订餐。

        综合 《湖南日报》 《郑州晚报》等  

  • 漓江遭采挖 37人被问责

        桂林山水甲天下,然而秀美漓江一度存在采石挖沙等行为,一些采石场甚至无证非法开采,使漓江流域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去年以来,当地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下,着力整治违规违法开山采石问题,20多家采石场被依法取缔,37人被问责。但被破坏的山体修复难度大、周期长,漓江流域“山常绿、水常清”依旧面临挑战。近日记者再赴桂林市和有关县区,进行回访。

        绿植稀稀拉拉山体修复难度极大

        在灵川县大圩镇廖家村,记者看到,3家露天采石场采石设备和厂房已全部被拆除,山间的平地上种上了狗芽草等草类,陡峭的山体上种植了一排排植物,铺设了水管,施工时悬挂在山体上的缆绳还在。抬眼远望,原始的山体绿树葱葱,而被采石破坏的山体经过修复,能看到稀稀拉拉的绿色植物。

        “山体修复施工的难度极大,山体整体坡度达到80度,机械上不去,只有靠人工。”灵川县甘棠江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罗荣亮说。工人需要先在陡峭的山体上钻孔,插入钢钎,绑上铁丝网,铺上无纺布,建成一条条V形槽,再往V形槽里倒入泥土,种植植物。在阳朔县葡萄镇东风采石场,3名工人正在红土上种植植物,之前堆放石料的平地上虽然遍布碎石,但斑马草等植物生长良好,山体上一排排V形槽里也种上了草。

        据桂林市环保局介绍,漓江风景名胜区范围内18家采石场和灵川县3家采石场均已完成了关停、证照注销等工作,厂房、设备已全部拆除,并按照“一场一策”方案完成生态复绿工作,完成生态修复面积136万平方米。“仅21家采石场复绿恢复生态目前已投入资金约2.58亿元。”

        自治区环境保护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因在漓江风景名胜区规划范围内违规建设采石场问题,桂林市相关部门共37人被问责,包括处级干部15人。

        “靠山吃山”的村民生活出现困难

        马家村村民马乾生几年前发现石料运输“有赚头”,于是购置一辆中型卡车,主要为采石场运输石料到各建筑工地,一年至少有5万元利润。采石场关停后,他只能把卡车低价处理掉,现在到各处打零工。不仅是马乾生,马家村40多辆运输车多半已经卖掉。马家村田地很少,采石场曾是村民重要收入来源,涉及3个村民小组约230户村民,每年可为村集体带来70万元的租金收入,还可安排大量就业。采石场关闭后,村集体收入基本为零,村民只好赋闲在家或外出打工。不过,对于关停采石场,大部分村民表示支持。“炸山震得一些房屋开裂受损,没几天桌上就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虽然少了一笔收入,但环境变好了。”大圩镇敢兴村委会副主任熊芳运说。但与此同时,一些“靠山吃山”的村民生产生活也出现困难。

        “目前村里已经和企业签订合同,村民用土地入股,由企业开发以前的采石场,种植花草、发展观光农业,门票收入的30%分给村民,但旅游业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真正见效还需要时间。”廖家村党支部书记马连满说。

        尽快建立漓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

        专家认为,作为享誉世界的中国山水旅游“名片”,漓江流域的生态综合整治与管理“拖不起、等不得”,建议统筹考虑,尽快建立漓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

        首先,当务之急是尽快立法,让漓江保护有法可依、执法有据。郭纯青认为,既要注重漓江核心景区,也不能忽略与之紧密相连的周边地区。应按照“大漓江”的保护理念,尽快制定漓江上下游生态保护和生态补偿的法律法规,形成切实有效的大环保工作格局。其次,漓江流域的综合治理应由更高层面统筹开展。20多家采石场复绿工作目前已投入2亿多元,后续仍需加大复绿养护力度。同时,漓江及其支流的截污工程也需要大量资金。 第三,通过对口帮扶等方式建立生态补偿机制,设立漓江生态保护基金。可通过发达地区对口帮扶等方式,对漓江上游和沿岸地区进行生态补偿。按照“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向受益者收取补偿费。受益单位和个人,要缴纳生态税。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