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下周起看足“战争片”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纪念建军90周年军事题材电影播映暨座谈会”7月17日至18日举行,包括王晓棠、明振江、陆柱国、韦廉、柳建伟、苏小卫、康丽雯等在内的电影艺术家们现场回顾了军事题材电影的创作故事。

        “纪念建军90周年军事题材电影播映”活动精选了90部描述我军成长和发展的优秀军事题材影片和30部军事题材纪录片,7月24日到8月8日将在电影频道播出。影片包括建军时期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红军时期的《血战湘江》《四渡赤水》《万水千山》等;抗日战争时期的《百团大战》《太行山上》等;解放战争时期反映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的《大决战》,反映鲁西南羊山集战役、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大转折》,反映我军解放大西北、席卷大西南、南线大追歼的《大进军》,反映华东战场的《渡江侦察记》《南征北战》《战上海》等;反映抗美援朝的《上甘岭》《英雄儿女》等。

        还有反映新中国成立后两弹一星研制的《横空出世》,反映我军一线救灾的《惊心动魄》《惊天动地》《惊涛骇浪》,反映我国航天事业的《飞天》,反映我军现代化建设的《歼十出击》等。同时入选的纪录片有《延安与八路军》《新四军的部队生活》等30部。

        聊起军事题材电影的创作过程, 八一电影制片厂原一级导演韦廉回忆,在接受《大决战·平津战役》的拍摄任务一年后,自己先后参与了四稿的剧本修订,查阅了回忆录、文献等资料上百万字,翻拍、拍摄有关的人物场景和遗址,以及美术、化装、道具等照片7000多张,采访战役亲历者,查看外景场地200多个,在全军全国范围选影视演员200多名。八一电影制片厂原文学部一级编辑鲍梦梅回忆,《海鹰》的编剧陆柱国先生当年为了了解“海军”就去了华东海军的舟山基地,在那里待了三个月,和官兵们一起接受日常训练,并克服了晕船等种种困难,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海军”。“有这样的创作态度,《海鹰》想不成功都很难。”

        八一电影制片厂原厂长王晓棠表示,这是军事纪录片第一次入选建军节献礼片目,“18岁的大学生和89岁的电影专家同时投票选出为建军节献礼的90部影片,这是一种传承。”J166

  • 《极限挑战》暖心回归

        本报讯(记者邱伟)今年荧屏综艺的新现象是各档节目纷纷加入普通人元素,东方卫视《极限挑战》第三季也提出了“无处不在,与你同行”的星素互动励志体验的节目主题。在昨天举行的第三季发布会上,主办方还特别邀请到了曾在前两季节目中与男人帮成员暖心互动的“神路人”,现场双方互换身份来了一段有趣的“情景再现”。

        《极限挑战》中,男人帮与“神路人”之间的互动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随机出现的“神路人”也成为节目的一大亮点。此次发布会上,节目组特意邀请了几位曾在节目中给人留下深刻记忆的“神路人”来到现场:地铁上给黄渤点歌解围的好心小哥,派孙红雷送奶的霸气老板娘,坐黄磊出租车的疯狂女乘客,与罗志祥人狗情深的导盲犬耳思与主人,帮王迅找人的公园广播员,教张艺兴切芡实糕的切糕师傅。

        六位普通人刚上台时还有些紧张,但在与男人帮六位成员简单招呼后,就迅速熟络起来。孙红雷、张艺兴各自询问起奶站老板娘与切糕师傅的生意;黄渤关心点歌小哥有没有“脱单”;黄磊夸赞女乘客变瘦变美了;罗志祥弯下腰来温柔抚摸导盲犬耳思;王迅则好奇淡定地问广播员是什么星座。

        发布会现场的有趣互动让大家再次回忆起了男人帮与“神路人”之间曾经的种种相遇,而在节目中男人帮成员也同样变换身份体验各行业普通劳动者的喜怒哀乐,第三季第一期节目里,男人帮成员亲身实践送奶工、清洁工的普通工作,邀请“唤醒城市的人”参加晚宴,致敬为城市付出的劳动者。东方卫视中心总监李勇表示,今年的《极限挑战》第三季是“亲民暖综”:“亲,亲和亲切;民,平民视角;暖,暖心呈现。”节目总导演严敏也表示会努力做最贴合人民群众生活的节目,反映前进中的中国与国民风貌。

        本周日22时《极限挑战》第三季将播出新一期节目,男人帮成员来到香港街头开启全新挑战,庆贺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J179   

  • 《悟空传》编导回应质疑

        本报讯(记者李俐)上半年国产电影一片惨淡,直到上周《悟空传》上映,才终于以首周4亿的票房成绩点燃了暑期档。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撕裂般的两极评价,争议的焦点就是影片对原著故事的全盘改编。“原著党”的愤怒再次把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摆到了舆论的焦点:经典改编,到底是忠于原著好,还是可以将其彻底颠覆?

        昨天,一场名为“经典IP在当下语境中改编的得与失”的论坛召开,会场的气氛颇有些火药味儿。面对几位影评人的现场质疑,《悟空传》导演郭子健一边耐心解释剧情改编的必要,一边坚定地维护自己的作品。“我可以面对所有影评、所有观众,如果你想让我向你们道歉的话,我不会,因为我对这个电影非常满意。你给我再多的钱、再多的资源,我都没办法再做一次,因为对我来说已经做到极致。”这番慷慨激昂的剖白倒是像极了《悟空传》的那只永不服输的猴子。

        之所以特别想拍《悟空传》,是因为小说中的精神支撑着郭子健在电影圈一路打拼到现在。“我是在香港长大的,2000年左右进入电影圈。虽然经历了很多失败,但我最后还是挺过来了。”作为小说的原作者和电影的编剧,今何在对如何改编更有发言权。他说,如果自己是导演,也不会按照原著一字一字地拍。“当年我写《悟空传》就没有忠于原著,现在我要求别人忠于原著,那样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死掉了。”

        其实不止《大话西游》,这几年“西游记”一直是影视改编的热点,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郑保瑞的西游系列,乃至动画片《大圣归来》,其实都是在不断地颠覆经典。为什么中国观众和创作者们都特别喜欢这个题材呢?影评人李多钰认为,《悟空传》改编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让孙悟空在神性和魔性之间做出选择,“比如86版《西游记》中,孙悟空是被骗戴上金箍的,但在《大话西游》里变成了他自己主动戴上金箍,因为他要救人,但戴上之后他就不能再去爱了,自主选择的道路让他的悲剧性更强,同时神性和英雄性也更强。为什么《大话西游》那么深入人心,因为在改编中做到了这一点,非常打动人。”

        影评人阿郎认为,无论改编成功与否,他从郭子健和今何在的创作中看到了一种正确对待IP的态度,不是仅仅把IP当作一种增值效应,而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故事,“这对于未来IP改编电影能起到非常巨大的示范作用”。同时他也认为,创作者在改编IP时所附加其上的自己的理念,这才是最珍贵的。

        经典改编,究竟应该忠于原著还是颠覆原著?事实上,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每一个作品都有它的个性,每一个创作者也都有再创作的权利。但《悟空传》能够引起如此激烈的讨论和争议,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取得了成功。郭子健也表示,无论观众有什么样的意见,他都会认真听,如果有拍续集的机会,他会吸取有价值的反馈,让第二部更精彩。J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