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88岁郑小瑛登台国家大剧院

        昨晚,88岁高龄的指挥家郑小瑛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搭档年仅12岁的大提琴手徐暄涵和歌唱家孙砾、王丰、杨光,共同带来了名为“尘世之歌:郑小瑛演绎马勒与拉罗”的音乐会,为观众们演奏了爱德华·拉罗的《D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和奥地利著名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前后期的代表作品《流浪少年之歌》、《尘世之歌》(又译为《大地之歌》)。

        指挥台上,一头银发的郑小瑛动作利落干脆,站着指挥了整场两个多小时的音乐会,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曾三度患上癌症的老人。当最后一个音符收尾,郑小瑛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欢呼和掌声。除了负责当晚的指挥,马勒两部作品的中文配歌也是由郑小瑛完成的。尤其当《尘世之歌》的乐声响起,歌唱家们伴随着悠扬的旋律唱出了散文诗一般的唱词时,观众们惊讶地发现,这部诞生于一百多年前遥远异国的作品竟然有着那么多唐诗的印记。例如,第一乐章《叹世酒歌》化用了李白的《悲歌行》。开头一段“杯中美酒散发迷人芳香,朋友且慢,听我唱一支歌!我歌唱忧伤,让你快乐的心房啊一齐唱”的唱词正是脱胎于李白的“悲来乎,悲来乎。主人有酒且莫斟,听我一曲悲来吟”。能够让观众们在聆听时不再只对着洋文一知半解,而是能从极具画面感的歌词中体会到作曲家的心情,这对郑小瑛来说,就是她此次演出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1907年,马勒愤然辞去了维也纳皇家歌剧院乐队指挥的职务后,遭遇四岁的爱女夭折,又发现自己患有心脏病,连番的打击使马勒的心境跌至谷底。而就在此时,他读到了由德国汉斯·贝特格自由翻译的中国古诗集《中国之笛》,引起了他强烈的共鸣。他从中选择了七首古诗,完成了这部由六个乐章组成的交响乐套曲《尘世之歌》。

        在郑小瑛看来,这部“中为洋用”的作品,是应当被老百姓知晓的,“原来在那么远的地方,有个外国人用唐诗写了一首交响曲,来宣泄他的感情。”马勒的作品在中国演过多次,但基本都是采用德文原版,坚持以中文版演出的,大概只有郑小瑛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郑小瑛曾带领中央歌剧院的演出团在天津演出过中文版歌剧《茶花女》,39场演出,能坐两千人的第一工人文化宫场场爆满,这次经历给郑小瑛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因为用的是中文,大家懂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还有许多人跟我说他们记得当年我们演出的情形。”郑小瑛说道,“西方的歌剧能够和中国的观众走得这么近,这才值得我们为此付出劳动。”

        幕后

        不要让艺术离中国人越来越远

        “我们比昨天合作的时候又进步了一些”,郑小瑛说,“节奏比昨天更好,我们也更加了解彼此。我相信晚上的演出一定会成功的。”

        不同于许多人对指挥家抱有的严厉而张扬的印象,郑小瑛耐心温和又有“人情味”。这位培养了吕嘉、王羽佳等高徒,一手创建了爱乐女乐团和厦门爱乐乐团的功勋级大师,私下里却没有一点儿架子。她爱和大家聊天闲谈,像个小女孩一样拉着陪伴自己演出的老伴儿。在昨晚正式演出前的彩排上,郑小瑛一直在不断地鼓励因排练时间紧张而倍感压力的乐团成员。但就在演奏进行到《尘世之歌》的第六乐章《告别》时,郑小瑛却突然“挑剔”了起来,“这个地方的字幕打上‘葬礼’了吗?”她停下来向工作人员问道,“一定要打上这两个字,你打上之后,观众马上就能明白了。”

        为了能让大家真正“明白”《尘世之歌》,配歌时,郑小瑛付出了许多努力。除了参考已有的英译本,她还专门找到了廖辅叔的德译版手稿。“配歌很有讲究的,语句的重音要和音乐的重音放在一起,四声要吻合,句法要吻合,音节要吻合,乐曲中间的连线不能断开。要讲究音乐,还要讲究语言,这是要花费很多时间的”,郑小瑛说,“这次在北京演出,我特别希望大家能注意到这个中文配歌。”

        古典音乐和西洋歌剧对许多中国观众来说是“阳春白雪”,不由自主地对其敬而远之,这是郑小瑛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她认为,艺术从业者们的态度要为这样的现象负很大责任:“我知道自己这次的演出是反潮流的。现在我们的演员海归了,他们在国外学的是原文,所以回来也要用原文演出,许多剧院花大价钱把外国的名团请进来,演的都是原版,我觉得这不是为大多数中国观众服务的态度。我们演一些外国的曲目,证明我们也会,这无可非议,但我们不能一部中文的作品都不做。经典作品应该离观众近一点,不是高高在上的,如果你在大众面前高人一等,你的音乐也不可能走进大众。”

        实习记者 高倩 J267 摄影 牛小北  

  • 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去世

        本报讯(记者陈梦溪)据台湾媒体报道,诚品书店创办人、董事长吴清友,昨日晚间在位于台北市的办公室突然昏厥,经员工报案,救护员赶往现场,发现他已无呼吸心跳,现场施以心脏电击等急救,仍回天乏术,病逝于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享年67岁。

        吴清友患有先天性心血管疾病,1988年曾进行过第一次开胸心脏手术,正是手术的危险让他开始思考生命的问题,并以此契机创立诚品书店。20多年来,诚品书店已成为台湾最著名的文化品牌。据媒体报道,吴清友5月底还亲自出席诚品股东会,后天原本还预计出席一场新书发表会。

        自从1989年创办诚品以来,吴清友结合书店与商场,开辟的由品牌带动商场、书店与零售的“复合式经营” 模式,形成了特殊的诚品书店文化。1999年,诚品敦南店首开24小时营业,更成为中国书店业的学习模范。2010年,到诚品书店看书的人次超过了1亿次。2013年,诚品书店的营收是130亿台币,会员98万。

        1950年吴清友出生在台湾西南沿海,小时候“是家里表现最差的小孩”,但得到非常多的爱,尤其来自父亲。那个年代,台湾很贫困,他的父亲又经历了非常大的风波。父亲对他影响很大,父亲把生命定为“留得清白在人间”,虽然没有钱,但很有骨气,希望吴清友将“诚”字作为生命的信仰,因为“财物有尽,惟有‘诚’字是终身受用不尽的”,所以吴清友的所有公司全部以“诚”字打头命名。

        吴清友最为人称道的一段故事就是诚品书店亏损15年仍然经营的事情。他最早只是意识到开书店很难盈利,就准备了赔五到八年的“一点小本钱”,没想到一赔就是15年。吴清友曾说,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因为病痛,我对书店无法做五年、十年长远的计划,而是要考虑每个当下安定心灵的可能。

        诚品书店曾经“走投无路”,每年亏损400万人民币,因为诚品书店所办的绝大部分活动是免费的。在一家诚品书店差不多有400个公共座位,从零售店的经营来说,这些座位是无效率的,应该拿来摆更多的书和商品。可是吴清友坚持“诚品书店不是要为了卖书,而是要推广阅读”。吴清友认为,“卖一本八卦杂志和卖一本好书,在POS机上可能显示的都是25元人民币,但有良心的经营者会知道,那是不一样的。”J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