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团城的两件国宝从何而来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08月14日        版次: 35     作者:

    北海公园团城里的渎山大玉海,现被玻璃罩保护起来。

    团城在北海公园南门西侧,具有悠久的历史。辽金时代它是琼华岛前水中的一个小岛。元代时称园坻,岛上主要建筑称仪天殿,西南角有木桥与岸相连。明代时将木桥的位置填为平地,岛成为半岛,并用城砖砌成一个圆形小城,基本上形成现在的形式。明代时还将仪天殿重修,改名承光殿。清代重修承光殿。承光殿内,供奉着一尊白玉佛,而殿前有玉瓮亭一座,亭中汉白玉的石座上放置着一个大玉钵,这两个文物都是国宝。

    它们从何而来,又有着怎样的经历?

    北海团城承光殿的白玉佛最初供奉在西直门附近的一个小庙中。西直门内大街北侧玉芙胡同里,有一座建于明代的小庙:伏魔庵。清末,伏魔庵的住持是灵辉和尚。灵辉和尚的师弟明宽,与大太监李莲英结识。明宽甚至将自己主持的海淀关帝庙献给李莲英建私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明宽在缅甸募化到一尊精美的玉佛,运回北京后,供奉在他师兄灵辉和尚住持的伏魔庵中。

    伏魔庵供奉玉佛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轰动京城,最后惊动了慈禧。慈禧将白玉佛安置在团城的承光殿,并重修了伏魔庵,赐名为玉佛寺。后来这条胡同也改为玉佛寺胡同,1965年按谐音改称玉芙胡同。

    玉佛供奉在团城承光殿不久,八国联军就入侵北京。他们到处烧杀劫掠,玉佛也没有幸免。在洗劫团城时,有一入侵者妄图砍下玉佛的左臂,虽未达到目的,玉佛左臂上仍留下了深深的刀痕。后虽经修复,伤痕犹在。这是侵略者为中华民族留下的历史的伤痕。

    在团城承光殿前有一座蓝色琉璃瓦的石亭,它就是著名的玉瓮亭。亭中汉白玉的石座上放置着一个大玉钵,这便是我国体积最大的传世玉器——渎山大玉海。

    渎山大玉海由整块玉料雕成,形如一椭圆形钵。墨绿色的器身上带有白色、黑色等多色玉纹,外壁有通体的精美浮雕,从口沿到钵底都刻有翻腾的海水纹,海马、海鹿、蛟龙等出没于惊涛骇浪中,形象生动,气势磅礴。

    大玉海是何时制成?最初的用处是什么?是何时置于团城?这里面有一个长达700多年的故事。

    元世祖忽必烈入主中原后,在建大都时,以金代的琼华岛为中心,将琼华岛改名万寿山,于山的最高处建起广寒殿(约在北海白塔的位置)。他要在这里大宴群臣,为此,他命数十名工匠,花了五年时间,将一块整玉雕成一巨大酒瓮,酒瓮重达3500公斤,可盛酒三十石,忽必烈大喜,命名为渎山大玉海。《元史》中特作记载:“至元二年(1265年)十二月,渎山大玉海成,敕置广寒殿。”300多年后,明万历年间,广寒殿倒塌,大玉海不知去向。

    明代,南长街西北角有一御用监的衙署,清代时改为道观,名真武庙。庙不大,但不知从何时起,庙里有一大石钵。道士们不知它的来历,将它作为腌菜缸使用。康熙五十年(1711年)重修真武庙时,发现石钵实为玉制,于是清洗干净,在里面储水,放入山石,并将真武庙改名玉钵庵,连庵前的胡同也改成玉钵胡同了。

    但此时,人们仍不知这一玉钵的真实身份与来历。直至乾隆年间,居住在这一带的翰林院学者来庵里游玩,看到玉钵,认为绝非民间器物。他们反复考证,发现这就是丢失数百年的元代广寒殿的大玉海。他们报告了乾隆皇帝,乾隆喜出望外,于乾隆十年(1745年)命内务府拨银十万两送至玉钵庵,买回玉钵。但他没有同时移回底座,而是另刻汉白玉底座改置玉钵,一同置于团城承光殿前。乾隆十五年重修玉钵庵,他命人复制了一个玉钵送至庵中,放在原底座上。

    1980年,在法源寺时,将玉钵庵中的玉钵及底座一起移往法源寺。于是形成了现在这样的格局:团城内放置的是元代的玉钵与清代的底座,在法源寺放置的是清代仿制的玉钵与元代的原底座。

    关于渎山大玉海还有一点几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玉料出自何处?

    长期以来,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玉料可能来自四川西部的岷山,属岷山墨玉,因为古代岷山也叫渎山。但一直也有许多不同的意见。近年,经国内二十余位知名玉器考古、收藏专家仔细观察、研究,并与河南南阳的独山玉矿样反复对比、鉴定后最终确认,渎山大玉海为南阳独山玉所制。专家们一致认为它并不仅是中国划时代的艺术珍品,也是世界玉石发展史上罕见的杰作。       陈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