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飞行员驾机带火着陆

        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在一次飞行训练中,驾驶歼-15战机起飞不到一分钟与鸟群迎面相撞,左侧发动机突发火情。在塔台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僚机全程伴随提醒下,袁伟沉着应对。在10分57秒的时间里,袁伟接收指令50多条,完成操作上百次,成功挽救了战机,创下了战机撞鸟起火、载重超极限着陆、低高度单发迫降成功的航空兵特情处置奇迹。

        遭鸟群撞击

        歼-15左发动机起火

        袁伟日前在一个飞行日驾驶歼-15战机与战友双机起飞,进行训练。起飞不到一分钟,袁伟的战机正在爬升,突然遭到鸟群撞击。袁伟说:“因为鸟群是从战机的正前方过来的,看到的时候已经很近了,躲不过去。只好保持状态,撞向鸟群了。”随后,战机左发动机起火,在外部能看到拖着很长的一段浓烟。

        事态紧急,塔台指挥员、该团副团长卢朝辉接连下达多条指令,袁伟极力控制战机,做好单发着陆的准备。“当时撞鸟的一瞬间挺害怕的,但过后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把飞机带回来。”塔台指挥员卢朝辉说:“如果飞机不可控,并且火灭不掉,我们的第一选择就是要飞行员离机。但后面通过外部观察和飞行员的报告,说明飞机还可控。坚定了我让他着陆的信心。”

        按照特情处置原则,左侧发动机停车,应做左转向动作。但左侧一座250多米的山坡后面就是人员密集的市区。如有不测,后果不堪设想。袁伟说,如果我跳伞,需要避开居民区。当时我想右转,可僚机提醒我,肯定对不准跑道。僚机飞行员艾群驾驶着战机紧紧跟在袁伟后侧,关注着火情并帮助袁伟保持状态,给他提示,监控他战机发动机的工作情况。

        起落架放不下

        沉着应对安全降落

        在塔台指挥和僚机战友的配合下,袁伟驾驶着战机对准跑道,然而,由于关闭了左侧发动机,液压系统被切断,起落架无法正常放下;并且当时飞机的高度和速度都特别小,如果放起落架,阻力会非常快地增加,很容易失速。面对紧急情况,塔台指挥员卢朝辉果断下令,让袁伟先不放起落架,开足加力,让战机拉升到一定高度。“只要有高度了,飞行员怎么都好说。所以在状态比较稳定的情况下,让他把起落架应急放了下来。

        袁伟打开内阀加力,看到工作状态很正常,就放心多了。然而此时,僚机飞行员发现袁伟战机的左侧发动机拉起白烟,立即报告了塔台。塔台指挥员让袁伟先不放油,保持油量。此时,袁伟战机的左侧发动机的火焰越来越大,如果放油,十分危险。

        此时,袁伟确定发动机的火势已经暂时得到了控制——白色尾烟是由没被引燃的航空煤油被高速雾化形成的,消解了地面指挥员引火触地的安全担忧。他沉着应对,检查飞机状态参数,打开着陆滑行灯,收油门、拉杆,努力把飞机改平,减少接地瞬间的撞击力,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哧”的一声,战机机轮先后接地。为防止战机因重心偏移导致侧翻,袁伟使尽全身力气蹬住右舵,向右前方压杆到底,努力保持机体平衡,沿着跑道中线稳稳地滑向跑道尽头,完美降落!袁伟说:“我当时已经做好了飞机冲出跑道的准备,但是还好,飞机正常地停下了,距跑道边缘还有15米的距离。”

        “好样的!

        终于把人和战机都带回来了”

        “好样的!终于把人和战机都带回来了。”卢朝辉禁不住喊了一嗓子。但是,在迫降减速过程中,少了飞行带起的高速风压压制,战机左发动机内的火焰开始复燃,火势迅速蔓延,短短几秒钟内,发动机左发动机尾喷口至左侧机腹、机腹到地面油火连成一片,烟尘四起,火焰随时可能烧漏油箱,引起战机爆炸。

        袁伟刚一跳下战机,官兵们对准机尾着火部位喷射干粉灭火剂和消防高压水。袁伟被医务人员抬上了担架,而当他回过头看向战机,便挣扎着不肯再去医院。“我在空中不知道火已经那样大了,现在我安全了,我的战友们却在往上冲,甚至那些没被安排救火的官兵看到后,都直接扛起几十斤的灭火器冲了过去。”袁伟哽咽地说:“撞鸟后我都未曾这样紧张与担心,可那一回头却让我的心跳瞬间到了120次。”

        灭火过程中,明火先后2次复燃,战机危在旦夕。而救援官兵们不顾自身安危、精准处置、奋勇向前,仅用十多分钟就将战机完全降温,扑灭全部明火。这是与时间的赛跑,更是对战鹰生命的抢夺。因干粉灭火剂喷射量较大,团机务分队长王目军下飞机后整个人已全部被干粉覆盖,变成了“雪人”。

        晚上,刚一回到空勤宿舍,袁伟拨通了妻子的电话报平安:“今天的飞行挺顺利的,一切平安,早点睡。”放下手机,他望向窗外,远处村庄一片静谧,城区的霓虹灯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耳边传来一阵阵轰鸣声,一架架战机按序投入夜航,很快便融入了夜色之中。一切井然有序,好似白天巨大的危险,从不曾在这片天空、这个机场发生过。

        据央视 央广 《中国青年报》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