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火中 他把呼吸器让给被困者

        冲进火场后,王震宇在阳台找到了被困的夫妻,烟雾加上恐惧,让女子身体极度虚弱。王震宇没有犹豫,一把摘下自己的空气呼吸器,戴在了女子的脸上。在火场摘掉空气呼吸器是极其危险的行为,作为一名入伍13年,参与5100多起救援抢险的消防老兵,王震宇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当时完全是出于消防员的本能,进火场救人最重要。”

        近日,记者来到朝阳消防支队望京特勤中队,采访了这位把空气呼吸器让给被困者的消防员——中队的指导员王震宇。

        深夜家中起火

        夫妻被困阳台

        尤先生和妻子住在望京银领国际小区一栋楼的17层,今年5月3日凌晨的一场火灾,让这对年轻夫妻陷入了绝境。

        “那天我们工作比较累,11点多就睡了,凌晨的时候,妻子突然醒了,和我说客厅有响声,是不是屋里进人了。”尤先生告诉记者,后来才知道那声响是客厅的灯具等,因为热辐射而炸裂的声音,“我打开了卧室门,一股热浪带着浓烟冲了进来,着火了!”

        尤先生家的卧室正对着卫生间,他打算冲到里面接水灭火,刚出卧室门,火舌就把尤先生的头发燎了,“我意识到火太大,浓烟太呛人,我赶紧退回卧室,把卧室门关紧。”

        凌晨0时59分,尤先生的妻子拨打了火警电话,警情调度,望京特勤中队接到了119指挥中心的救援命令。

        “我当时正作为支援力量在花家地出警,因为现场的火已经灭了,接到命令后,我立即带领一辆照明车、一辆破拆车和一辆云梯车赶往银领国际小区。”王震宇向记者讲述了当晚的救援情形。

        途中,王震宇拨打了报警人的电话,电话接通但没人说话。再次拨打,仔细听,电话那头传来微弱的声音:“消防队吗?我家着火了,我和丈夫困在了阳台。”

        “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听我讲,躲在阳台别出来,把窗户打开。”王震宇一边安慰被困者,一边联系小区物业,询问居民楼墙内是否有水,“我的三辆车都没水,得途中作业,找有水点。”

        尤先生说,消防员救援太神速了,从拨出报警电话,到消防员赶到小区,不到十分钟。

        王震宇带领战友一口气从1楼爬到了17楼,“先破拆!”

        女子身体虚弱

        消防员让出呼吸器

        王震宇救援经验丰富,对于小区户型极为熟悉,破拆后断电,他沿墙体摸索前进,初步判断无煤气泄漏,无爆炸危险。之后,王震宇打开头灯,和身后的战友说,“水枪掩护,你们跟着我!”

        “当时烟雾很大,我和妻子都把头伸向窗外。虽然我们关着卧室门,但烟气还是透了进来,加上恐惧,我妻子身体非常虚弱。”尤先生说,当时心里极为害怕,“甚至有点绝望。”

        破拆卧室门,王震宇和战友找到了被困者,此时,尤先生的妻子趴在窗户上,意识开始模糊,王震宇见此情形,一把摘下自己的空气呼吸器,给女子戴上。一弯腰抱起被困者,穿过浓烟,将人救了出来,尤先生也同时被救了出来,两人都安然无恙。

        “现在回想,那样做的确很危险,但是当时火基本被扑灭,也有水枪掩护,而被困者被烟熏时间长,再耽误怕她生命有危险。”王震宇把自己这一行为解释为“出于消防员的本能”,“救人第一,是我们救援的第一原则,也是我在火场唯一的念头。”

        虽然离门口只有十米,但王震宇仍吸入了大量浓烟,眼泪直流,回中队后,一直咳黑痰。连医生都特意关照:“小伙子,一定要做好防护,不然会终身落下病根”。

        “事故原因一直没弄清楚,起火点是在储藏间,消防队说可能是遗留火种,但里面没有外露的线路和电器。”虽然起火原因没有查明白,但重获新生的尤先生和妻子仍带着感恩之心,给王震宇送来了锦旗。“没经历过火灾,就不知道绝望的滋味,经历了这场火灾,才知道消防员的勇敢和无畏,对我们来说,就是生的希望。”

        铁汉柔情

        救援现场唱起儿歌

        入伍13年,参与5100多场灭火救援抢险战斗,解救被困群众1000多人,对王震宇来说,银领国际小区的救援只是他日常工作中,普通的一次出警。

        王震宇高中毕业从安徽宿州来到北京,成为一名消防员。两年后,王震宇考入中国武警学院消防指挥专业,2009年毕业后,王震宇先后在多个中队带兵作战,2015年,王震宇调入望京特勤中队。

        丰富的履历,让王震宇积累了非常宝贵的救援经验,从火灾到水灾,从平房到大厦,从交通事故到危化品泄漏,从开锁破窗到救猫救狗,王震宇都能沉着应对,甚至连哭闹不止的“熊孩子”,王震宇都能搞定。

        今年4月30日晚7时许,中队接到报警,一名3岁小男孩被一个玩具塑料圈卡住了脖子。

        “还没进楼道呢,我就听到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闹声。”孩子由于恐惧不安,不停哭闹挣扎,“我手里拿着剪切钳,却下不去手,太危险了。”结婚刚两年的王震宇还没孩子,但他经常接待来消防队参观的小朋友,熟悉孩子的天性。他灵机一动:“小朋友,会唱小星星吗?”孩子带着哭腔回答“会!”王震宇一听有戏,“那你和叔叔一起唱歌吧。”“一闪一闪亮晶晶……”就在孩子注意力被分散的一瞬间,王震宇手一使劲,塑料环“啪”的一声被剪断。

        战友牺牲

        更懂得生命的珍贵

        救援成功带来的满足感是王震宇热爱自己岗位的巨大动力,但是,作为一项特殊的职业,消防员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成功的荣耀。

        “记得我刚下连队,跟着班长出了一趟警。”王震宇回忆说,那是2004年深冬,一名拾荒的流浪汉躲在了热力井内取暖,因用火不慎,被烟熏死在了井里,“我们下去把人拉了出来,那时候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与生死打交道的工作。”

        当然,经历生死的不仅仅是那些不幸卷入意外的人,还有消防员自己。

        2009年初,准备毕业的王震宇回到北京建国门中队实习,担任实习排长。2月9日,农历正月十五,晚上8时许,央视新址附属楼文华酒店被烟火引燃。北京消防总队调动了16支执勤中队,54部消防车,300余名消防官兵。其中,有最先到达的红庙中队,也包括后来赶到的建国门中队。

        “红庙中队指导员张建勇带领中队官兵进入楼里内攻,我们在大楼的东南侧,外围压制,不久,火势瞬间蔓延到大楼腰部”,王震宇回忆说,晚上11点多,大火基本被扑灭,“当时,我们还在现场,知道了张建勇指导员不行了,虽然我们并不认识,但我一下子就摊在了地上,满眼都是泪啊。”

        说起这段往事,王震宇的讲述断断续续,语气沉重,“哎,那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啊。”

        本报记者 张宇 文并图 J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