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李和林:一位航空老兵的蓝天梦

        即将年满70岁的李和林,曾经是海军航空兵的一名飞行员。1974年1月17日,他驾驶着米格-15比斯战斗机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执行巡视西沙永兴岛的战斗任务,成为我军历史上首批飞抵西沙的战斗机飞行员。

        43年后的今天,李和林在京安度晚年。他从未忘记蓝天,对最新型的战斗机如数家珍,甚至仍能背出自己曾经驾驶的歼-6战斗机的操作口诀。

        前不久,他在海南陵水机场旁买了房子,时常会和老伴去住上一段时间。这里距离当年他驾驶起飞的地方只有七八公里,李和林有个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登上永兴岛,看看这片自己曾经守卫过的土地。

        魂牵梦绕的蓝天情结

        李和林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他们兄妹五人,崇拜的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也个个都想从军。后来,他们都成了军人。和兄妹们稍有不同,别人崇拜的英雄是董存瑞、黄继光,李和林崇拜的是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杜勒斯的张积慧、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美国空军激战80余次的王海这样的空军英雄。

        在石家庄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里建了一个五六米高的大滑梯。有一天,他和同班同学韩宗贤站在滑梯顶上仰望天空,突发奇想:如果有降落伞,从这里跳下去,就能过一把飞天瘾了。可是去哪儿找降落伞呢?

        韩宗贤从学校里找来一把漆布大雨伞,把伞撑开,当做降落伞,向下纵身一跳。结果,伞面向上撅了起来,他直接摔到了地上,疼得直喊叫。李和林觉得,肯定是一把伞不够,就同时撑开了两把大伞,一手一个,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了。结果,摔得更惨。

        因为这件事,李和林不仅被父亲打了屁股、被学校记了处分,还赔了雨伞。可是李和林想着,总有一天他要真的飞上蓝天。

        18岁,李和林如愿入伍,进入空军第二航空预备学校。三个月的入伍训练后,他和战友们被派到陆军第66军训练一年,那是1966年。

        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李和林和战友们的任务是护卫火车。他们被派到永定门火车站,登上往返于北京和济南的火车,李和林和战友们每个人负责一个车厢的安全保卫。

        列车上挤满了江南一带来北京的年轻学生,他们管李和林叫“叔叔”。车上没有吃的,学生们就找“李叔叔”要,李和林就把自己的玉米饼子分给这些十几岁的学生。不仅座位上挤满了人,座位底下、厕所里也都挤满了。李和林说,一个厕所里能挤下大概十个学生。

        那时的火车已经不再准时,从济南开到北京可能一天时间,也可能要两三天。学生们没地方睡觉,就爬上了行李架,李和林只能去劝。他踩在椅背上,扒着行李架劝学生下来。他没有帮手,整个车厢里有一百多人,只有他一个人负责安全保卫。他指着自己的军装,学生们不信他,他又指着自己的臂章,说“是北京的周总理派我们来保卫火车安全的”,学生们才从行李架上下来。

        回忆起那段新兵岁月,李和林说,他当时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开飞机上蓝天。

        “1·19”海战他首航西沙

        1967年10月,李和林回到了航校,正式开始飞行训练。最初接触的机型是螺旋桨式的雅克-18。训练了两个多月,李和林成绩优异,成为团里40多名飞行员中第一个被允许独立飞行“放单飞”的。一年后,他离开航校,被分到海军航空兵。在辽宁绥中训练了几年后,他所在的部队在1973年底被调往海南,开始执行战斗任务。

        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南越当局开始频繁侵扰西沙群岛海域,企图侵占这片中国领土。李和林记得,他驾驶着米格-15比斯战斗机在1973年12月26日抵达海南岛陵水机场,看到的机场营区满目疮痍——几个月前,这里刚刚刮过一场台风。他们从除草开始,一点点重建营区。那段时间,李和林所在部队接到南越军舰进犯西沙群岛的敌情通报,李和林和战友们也接到命令,要随时做好到西沙群岛执行战斗任务的准备。

        1974年1月19日至20日,在中国西沙群岛西部永乐群岛核心区永乐环礁海域,中国海军与南越海军发生“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在那场战斗中,中国海军与南越军舰交火。而李和林正是在空中执行任务。

        开战前的1月17日,李和林接到命令,当天下午5点,他和副团长陈理明各自驾驶一架米格-15比斯战斗机从陵水机场起飞,到西沙群岛的永兴岛、珊瑚岛、甘泉岛、中建岛执行任务。任务既包括侦察敌情,也包括检验飞机的作战性能,更主要的则是宣示主权。

        空中战巡是为了保证海军舰艇的制空权,没有制空权也就没有制海权。李和林回忆,机场距离西沙群岛大约350公里至400公里。当时战斗机上储备的油量,只够飞到西沙后立刻返回,哪怕是在西沙上空盘旋“转一圈”,油量也会不够。如果真的遇到南越敌机,那就要做战斗准备,要把飞机上的副油箱扔掉。“那就肯定回不来了。”李和林说,当时他已经做好了为国牺牲的准备。

        1月17日的侦察飞行,一共持续了1小时40多分钟,在万米高空上,李和林看到了四艘军舰。但由于太高,他分辨不清是我国海军还是南越的军舰。

        1月19日,战斗打响后,李和林和战友们再次驾驶战斗机升空。这一天,他们的任务是在待战空域执行阻截任务,如果遇到南越的战机飞来就立即战斗。但那一天,海上炮火连天,空中却并没有发生空战。

        第二天,空军的几个团进驻了陵水机场。李和林所在的部队开始调防,从位于海南岛东南部的陵水机场转移到位于西北部的乐东机场。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眼下《战狼》系列电影的火爆,事实上反映的正是中国军人的赤胆忠心和爱国决心。让李和林至今感到荣耀的另一件事,是2001年发生的南海撞机事件中的英雄飞行员王伟,和他曾在同一支部队服役。守卫祖国领空,是一名航空兵的职责和毕生荣耀。

        心愿是能登上永兴岛

        1984年,李和林因为多年的腰伤停飞,1986年转业,后来来到北京工作、安家。离开军队的这些年,李和林做过很多种工作,但都和飞行没有关系。他也想过到民航部门、航空训练学校工作,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直到退休。

        退休以后的李和林,喜欢上网和战友们回忆过去的时光,他的网名叫“我想飞着”。在战友们的微信群里,他也经常回忆过去的飞行岁月。现在,李和林和老伴住在京西的干休所里,安度晚年。虽然即将年满70岁,但他的身体很好,他把这归结于军旅生涯的锻炼。

        李和林现在还是一名摄影“发烧友”,他和老伴经常开车出去玩,他们曾用几天的时间,从北京开车到海南。老李喜欢站在海南新家的阳台上,在这里,他能看到战机起飞,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他还有个愿望,就是到西沙的永兴岛上去看一看。年轻时候,他曾经驾驶米格-15比斯战斗机在万米高空巡逻;古稀之年,他盼着能踏上这块曾经守卫过的土地,用镜头记录下渔民们的新生活。

        本报记者 李嘉瑞 J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