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怎样过一个适合自己的暑假

        编者按

        转眼间,今年的暑假只剩下两周的时间了。暑假究竟该怎么过?一直是令不少家长和孩子纠结和困扰的问题。其实,不论是出国游学长见识还是寻访祖国的山山水水增阅历,不论是报课外班补习充电还是报个兴趣班学特长,哪怕是在家或休闲或疯玩放松身心,只要适合孩子就好。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过一个适合不同孩子的个性化暑假呢?期待更多的同学能将自己多姿多彩的暑假生活写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哦……

  • 蒙古狼只是
    一个“传说”吗

        仝一涵(13岁)

        暑假,我们学校初二部分学生赴内蒙古草原科学考察,黄沙满地的荒漠草原二连浩特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锡林浩特使我印象深刻。

        特别是锡林浩特,和我梦中的草原一样:白云飘飘,天空瓦蓝,青草满地,风吹草低见牛羊……正在我沉醉于大自然的怀抱时,老师的一句话无异于当头一棒:“锡林浩特是内蒙古为数不多的原生态草原之一。”也就是说,内蒙古没有多少草原了,我不禁为人类对草原的摧残行为而羞愧。大自然创造了人类,为什么人类却要毁掉大自然?

        在草原鼠害研究站,我看到了一种叫做布氏田鼠的小田鼠,两个腮帮子鼓起,露着两颗小牙,浑身肉嘟嘟,胖乎乎,好像一只小乳猪,我简直难以想象它们成群结队、破坏草根的景象。在标本博物馆,我看到了1987年抓到的一只狼的狼皮,真难以相信这就是蒙古狼?钝得无法直视的爪子,瘦弱的身躯,还不到一米五的身长,它竟是蒙古狼!它那空洞的眼窝直视着我们,仿佛在怒视着我们这些破坏草原的刽子手。

        我感到天旋地转,对蒙古狼如此痴情的我,为了能够一睹蒙古草原狼的风采而来到蒙古草原,最终却由一张狼皮终结了。我仍不死心,快步走到研究站老师的身边问道:“老师,现在内蒙古还有狼吗?”老师叹了口气说:“有倒是有,但是太少了,我们研究站的老师谁都没见过,新闻上报道过发现过蒙古草原狼……”蒙古狼现在已成为濒危物种,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终于明白了:“图腾仍在飘扬,狼已成为传说。”

        在草原,我还知道了什么叫蒙古人。我被老师点名上去与蒙古族同胞较量摔跤,面对我面前的彪形大汉,我不知道从何下手,只好展开正面强攻。几招下去,我的对手几乎没怎么动,只是眨巴眨巴眼睛,随后拽住我的手,把我整个拖了过去,但我没有摔倒。接着,一个过肩摔,我背部着地,还摔在了一大坨牛粪上,我顿时眼冒金星。我的对手朝我抱歉地笑了笑,伸出手,把我拉了起来。虽然我输了,输得还挺惨的,但是我感受到了他的力量与友好。

        在草原的夜晚,我偷偷爬起来看星星。忽然,一阵轻微的“嗥……”从远处传来,我扭过头,死死地盯着那边,竖起耳朵仔细听。果然,又一声更清楚的“嗥”声传来,我高兴地几乎跳起来。没错!一定是它!但是,这个声音却让我在同时也顿感悲伤。人们剥夺了它们的生活环境,这“嗥”声只有两声,却包含着蒙古草原狼的恨,对人类的恨……

        原本属于草原的东西,为什么都被人类掠夺了?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4年7月,现就读北京上地实验学校初二(1)班。

  • 《与鱼共舞》

        绘画:张潇芸 (11岁)北京市五路居一中小学部五年级(4)班。

  • 丹顶鹤为什么成了濒危鸟类

        白锐(12岁)

        暑假的时候,我们乘坐大巴车来到了齐齐哈尔的“扎龙湿地”观鹤。来到观鹤的小溪边,放眼望去只见一片都是雨伞!下雨了吗?不是的,原来是湿地公园的阳光过于灿烂了。

        我迫不及待地跑到前面张望,想与鹤来一个“亲密接触”。只见鹤的嘴巴呈深黄色,脑门红红的,所以叫“丹”顶鹤。它的脖子部分都是黑色的,肚子上一个黑点都没有;尾巴和它那细得像竹竿一样的腿都是黑色的——终于找到一个“家伙”比我还瘦啦!鹤的这种黑白相间倒是有一种无穷的魅力和无与伦比的美感。

        这时,一位驯鹤员提着一桶鱼走过来,鹤群一下子围拢了上来。训鹤员舀出一些鱼向空中一抛,鹤群马上开始抢了起来。只见一只身强力壮的鹤用长长的嘴巴衔住一条鱼,可它并没有马上狼吞虎咽,而是优雅地来到水边,先把鱼在水中洗了洗,然后又用力地甩了甩,将鱼甩为两半,自己只吃了其中的一半。然后,像位绅士一样步履稳重地走到另一只鹤面前,另一只鹤稍稍低下头接过来吃了。这也许是鹤的一种示爱方式吧,真是情意深厚啊!据说在鸟类里,丹顶鹤是一夫一妻的代表,野生丹顶鹤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最后的压轴表演就是百鹤齐飞了。这时一位训鹤员拿着小红旗不停地挥舞着,鹤群腾空而起,从我们头顶上掠过。数十只鹤一起扇动翅膀,蔚为壮观,让人叹为观止!它们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又稳稳地落到了湿地中。太棒啦!

        不过,据说鹤已是濒危鸟类了。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它们的生态环境,绝不能丢下这么美丽优雅的动物朋友啊!

        本文作者女,出生于2005年8月,现已考入清华附中初中一年级。

  • 呼伦贝尔的马有什么不同

        赵蔚昀(11岁)

        暑假,我和家人来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旅途中,我看到了美丽的白桦林,为可爱的小松鼠拍了照片。在这里,我最喜欢的项目就是骑马。骑马活动安排在第三天,我不顾草原三宝之一——马粪的味道,连跑带跳地进入了跑马场。因为喜欢,所以我非常认真地听驯马师讲述规则:首先,一人一马,先用脚蹬住马蹬,然后用手抓住马鞍上的套环,翻身从马头上马——不要从马屁股上马哦,不然马会飞奔而去的。上马后,一手抓住套环,一手抓住缰绳,如果想向前跑,就用后脚使劲蹬一下马肚子,喊“驾!”马速如果太快,就要死死拉住缰绳,说“吁”。最后,转弯时向旁边拽缰绳就可以了。

        我似懂非懂地上了马,开始感觉还不错,但过了一会儿就出现了状况,快到园门时,马开始停下来吃草,怎么拉它都不动。我转念一想,其实停下来看看美丽的草原也不错。抬头远望,如洗的碧空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星星点点的小花点缀其中,真是太美了!要不是马停下来吃草,可能我还欣赏不到这美丽的景色呢!可见生活中的事情,换一个角度想想,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骑马回去时,我想让马跑得更快,就拍了拍马屁股。没想到,马不再吃草,扬起前蹄,开始奔跑起来,我被马颠得生疼。我紧紧地抓住缰绳,没从马背上摔下来已经算是“草原小英雄”了吧?

        都说“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这也是呼伦贝尔之行带给我的最深的一个体会。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6年5月,现就读于北京府学胡同小学五年级(1)班。

  • 萤火虫的家
    应该在哪里

        曹开煊(13岁)

        暑假,我跟着爸爸去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西部的尧山玩漂流。晚上,住在山下的农家乐里。吃过农家饭,我便疲惫地上床睡觉了。

        “铛铛铛”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闪一闪的绿色荧光在黑暗中亮起,我的困意骤然就消失了,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不会是电视上说的鬼火吧?那拿着鬼火的不会是……”我立刻把被子紧紧地蒙上了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脚步声走到床头,一个声音响起:“来,看看爸爸抓的是什么。”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地。爸爸把灯拉开,只见他手中拿了一个瓶子,里面的绿光变得很暗,却还很顽强地一亮一亮的。

        “是萤火虫!”我兴奋地大叫起来,一把把被子撂在一边。我从来没有见过萤火虫,盯着那个小虫子看了起来。

        “这东西在树林里飞来飞去,有十几只,跑得太快,撞我身上一只,就随手捉了。”爸爸笑吟吟地对我说。我把灯关掉,绿色的荧光再次亮了起来。我觉得要比城市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美丽多了,它虽然只是一种颜色,但纯洁无瑕仿佛碧玉一般,透着一种独特的大自然孕育出的美丽。

        第二天早上,我们准备启程回家。我拿着装有萤火虫的瓶子坐在车上对着光看它,萤火虫仿佛有些累了,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它还在原地不动。我有些着急,轻轻摇动瓶子,它才不情愿地动动腿。昨天夜晚不还好好的吗?为什么过了一晚就奄奄一息了?

        爸爸看出了我的疑惑,说“这瓶子里毕竟不是它的家,再有一天,它就会死掉”。我急得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对了!把它放回到树上去!”我让爸爸把车开到一处阴暗潮湿的树林边,迫不及待地把萤火虫放在了一棵树的树叶上。爸爸说:“现在萤火虫越来越少了,因为人们大量地捕捉,毁坏了它们的家园。我们爱自己的家,萤火虫也爱它们的家。”

        因为这我第一次看见萤火虫,放它时还真有些不舍。但想到它回家以后快活的样子,我又高兴了起来……

        本文作者男,出生于2003年10月,现就读于北京市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一(8)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