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陆上古丝绸之路起点到底在哪

        倪方六

        编者按

        “一带一路”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简称,于2013年由中国政府正式提出。如今,“一带一路”建设不仅吸引了沿线各国积极参与,而且引发全球很多国家关注。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一带一路”,由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主办的“一带一路,昂扬在途”大型跨国文化交流活动于2017年8月8日启程,本报特约作者倪方六先生应邀参加了这次沿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寻访和考察,并沿路写成 “一带一路” 钩沉在本版原“一方钩沉”栏目与读者见面。这次 “一带一路”寻访之旅将横跨亚欧大陆,行程两万公里,历时三个月,这期间的“一方钩沉”栏目从今天起也随之临时易名为“一带一路”钩沉……

        古丝绸之路有哪些“徽州元素”?

        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丝绸之路:“以郎应募,使月氏”

        陆上古丝绸之路起点,一般认为从中国陕西西安市开始,这次陆上古丝绸之路寻访之旅却从黄山出发,为什么?在到达西递之后,笔者方有所悟。西递是皖南有名的小镇,有东方“古民居博物馆”之称。而这次活动的终点,选择在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那不勒斯附近也有著名的庞贝古城,从“东方之古”启程到“西方之古”结束,可谓是一条完美的中外国际文化交流路线。

        可是,距西安有千余公里的黄山与古丝绸之路到底有什么渊源?

        古丝绸之路早在先秦时已存在,但其正式成为“路”则是从张骞出使西域算起。张骞是西汉武帝时一名职位不高的“郎官”,据《史记·大宛列传》,汉武帝当年希望联合大月氏,共同对付对中原构成重大威胁的匈奴,张骞于建元二年,“以郎应募,使月氏。”从长安(今西安)出发,历尽艰辛和危险,最终完成了出使任务。

        张骞出使西域,西汉朝廷本是从政治、外交角度考虑的,事实上却促进了中国东部与西部、中国与西亚、欧洲的经济贸易和文化交流。中国产的丝绸、瓷器、铜器、漆器、文具、茶叶等物产,通过这条路被“贸易”到了西域、中亚和欧洲等地;而现在大家吃的石榴、葡萄、芝麻、蚕豆、胡椒、大蒜、胡萝卜等西域、中亚物产,则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原。其中,有不少“黄山产”物品走上了古丝绸之路,成为畅销品。

        黄山市古称为徽州,古徽州颇有名气,境内物产丰富,徽州所产的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最为有名,徽墨、歙砚至今为文人所青睐。现代考古已从古丝绸之路沿线发现了不少古徽州文物,充分证明徽商曾积极参与了古代“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活动。安徽虽然不是古丝绸之路沿线省份,但丝绸之路上从没少过“徽州元素”。

        “博望侯”张骞为什么被汉武帝封侯于河南南阳?

        南阳柞蚕丝绸先秦时已出现:“孺妇会经络,处处梭子声”

        与安徽比起来,河南可以说是直接参与了古丝绸之路的建设。西汉时,丝绸之路的起点从长安出发,到了东汉则向东延伸至今河南省洛阳市。

        建武元年(公元25年),光武帝刘秀重新建立汉政权,定都洛阳,史称东汉。面对西汉时建立起来、已中断多年的丝绸之路,汉明帝刘庄在公元57年继位后,便决定重新加强与西域、外邦的联系。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曾任兰台令史的班超投笔从戎,随军出征北匈奴,并奉命出使西域,让鄯善、于阗归附东汉朝廷,恢复了从天凤三年(公元16年)中断的丝绸之路,罗马帝国也首次顺着这条丝绸之路来到洛阳——古丝绸之路上的中外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活动再度繁荣。

        除了洛阳,河南南阳与丝绸之路同样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丝绸之路之所以得名,与丝绸有直接关系。在南阳境内,先秦时曾有一个古缯国,便出产缯絮、丝绸这类织物,国名因此而来。河南本地学者认为,缯絮是早期丝绸之路贸易的代表性商品,没有缯国的丝织品,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丝绸之路”一名。

        这一观点确非无稽之谈。现在南阳境内的方城一带,仍遍布柞麻类植物,当地出产丝织品之历史相当悠久。在方城遗址上,现代考古已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纺轮,另外还有蒸器甑、岩书和岩画等。

        南阳地方志记载,在方城与叶县交界处曾设有“缯关”。到清朝时,方城境内的拐河一带仍是河南柞蚕丝绸的最大集散地:“孺妇会经络,处处梭子声”。1915年,方城产的加宽本色素茧绸荣获旧金山万国商品博览会金奖。

        南阳与丝绸之路的渊源并不仅限于缯絮,正式打通丝绸之路的张骞封侯之地便在南阳境内。在南阳方城县西南30公里处,有一个地方叫博望镇,虽然现在已失去了地理优势,但在过去地势险要、交通发达,“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

        “博望”一词最早为世人所知,就是因为凿空西域的张骞。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鉴于张骞先后两次出使西域,为西汉边疆的稳定和西汉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所作出的重大贡献,汉武帝封张骞为“博望侯”,封地即在今博望镇一带,博望也因此而得名。

        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为何有多种说法?

        西安洛阳南阳青州都考古出土了大量与“丝路”有关的文物

        近些年出现的“南阳才是丝绸之路起点”之观点,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

        方城的丝绸和张骞受封于博望,说明南阳与丝绸之路的关系非同一般。到底非同一般到什么程度?有研究学者认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并不在西安,也非洛阳,而应该在南阳。

        为什么这么说?原来,南阳发现一块被认为与丝绸之路有直接关系的汉代画像石。这块画像石长328厘米、宽40厘米,为南阳当地一位收藏人士所收藏。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镰见到该画像石拓片时,十分意外,认为画像石所表现内容就是丝绸之路发生的故事——再现了当年张骞出使西域时驱除阻挡者的场景。

        杨镰对画像石做了这样的解读:中心是一辆三匹马拉的车,车上乘坐的是一位指挥者(张骞)。骑士分两类,一类是退却之中的弓箭手,从头戴尖帽与双护耳的形象判断,属于丝绸之路上的塞种(萨迦)人;另一类则是汉朝的出塞部队,驱除着阻断通道的对手,护卫着居于中心的马拉车……杨镰将这块画像石取名为“巡行丝路”。

        此外,从方城境内的佛爷沟摩崖造像石刻中也找到了相关证据。佛爷沟摩崖造像石刻开凿年代比洛阳龙门石窟和云冈石窟都早,应为汉代凿刻,是中国石窟年代最为久远的一处佛造像群。

        佛教东传是古丝绸之路上发生的重要文化交流事件之一,但何时传入说法很多,有“东汉明帝说”、“两汉说”、“汉武帝说”、“前秦说”等等,一般认为是汉明帝刘庄在位时传入。但也有学者认为,应是汉武帝刘彻在位时,由张骞从西域带来,即所谓“汉武帝说”,理由之一便源于方城佛爷沟摩崖造像石刻。

        方城佛爷沟摩崖造像石刻造像中有很多西域人的形象,其中有一尊骑着一只羊的佛像最有代表性,这种骑羊雕像在新疆库木图拉、克孜尔等当年西域一带很常见,而在中原却极少能见到。

        考察古丝绸之路,南阳汉画馆是必不可少的一站。南阳汉画馆是中国国家一级博物馆,也是惟一一座专门陈列汉朝画像石的专题博物馆,馆藏有3000余方古代画像石。在所展示的画像石人物形象中,有不少与标准的中原人差别十分明显,具有典型的中亚人特征:戴高帽、高鼻梁、深眼窝,这些南阳出土的画像石无不显现南阳与中亚的紧密联系。

        尽管有种种迹象都指向南阳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但这并不是定论,迄今仍然争议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西安、洛阳是圈内认可的古丝绸之路起点,类似南阳这样“争起点”的地方还有不少,如有学者提出,山东青州即古青州也应是丝绸之路的起点,理由之一是当地有悠久的丝绸生产史,考古出土了大量与丝绸之路有关的文物。

        本版声明

        本专栏文章系著名历史学者倪方六先生供本报专稿,摘转请务必与作者本人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