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李梦:我想成为一名伟大的演员

        对谈记者:陈滨

        对谈嘉宾:李梦(青年演员)

        “我想成为一名伟大的演员”,李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都没含糊,她把目光投向远方,眼神特别坚定,厚实有型的嘴唇紧紧闭着。这个90后银幕“小花”从18岁打开电影这扇大门,就怀揣着“成为一名伟大演员”的理想。

        李梦是幸运的,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一年级,她就在飞机上被电影《白鹿原》的副导演相中,虽然后来在剧组经历了各种虐心的风风雨雨,最终《白鹿原》里只剩下她几个有限的镜头,但是观众还是一下子记住了这个年轻的有些性感、有些坚毅和张扬的脸庞。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电影《白鹿原》一下子拉高了刚踏入表演大门的李梦的起点,带李梦进入了一个大的格局,虽然在这里摔了跟头,遇上了她人生的第一个重量级别的挫折,但李梦把这看成是自己成熟的起点。李梦也意志消沉过,无聊打发过日子,那个时候在深圳的母亲特意来北京陪伴她鼓励她振作。现在,李梦回想那段最难的日子,她没有怨怼别人,她说,“我那个时候初出茅庐,把事情看简单了,现在我反倒特别感谢那份从天而降的困境,那段经历反而让我踏实下来。”

        作为一名刚毕业没有多久的银幕“小花”,《白鹿原》之后,李梦已经拍摄完成了十几部电影,有主角有配角,有文艺片有商业片,有文艺青春的女学生,也有英姿飒爽的打女,李梦在尝试自己的各种可能性,让自己的“小宇宙”全面爆发,她说每一个角色都不敢怠慢,因为每一个角色都让她迈向自己的理想。

        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记者:《白鹿原》的风风雨雨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已经是银幕上成绩最显著的90后银幕“小花”,回想走过来的路,你有什么感悟?

        李梦:我变得理性了。最初偶然被选中,我很得意,也很骄傲,觉得自己没有入错门啊,就是当演员的料,后来的挫折我开始怀疑自己,我甚至失去勇气来证明自己。我喜欢真诚的生活,真诚的友谊,真诚地对待工作,当你迎面来的是一盆冷水时,你肯定有一激灵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开始思考自己,我的路该怎么走,其实我在一种负面情绪中徘徊了很久,20岁的我还不能完全担当,我对自己说,李梦你不是一直以自己独立又坚强为骄傲么,你的理想是当一名伟大的演员,挫折都受不了,天上不掉馅饼啊。应该说,《白鹿原》让我一个带着轻飘飘理想的小演员走向了成熟和坚定,我现在只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幸运是建立在耕耘的基础上的。

        记者:《少年巴比伦》你开始挑大梁出任女主角,小小年纪应该很值得骄傲的,那个时候心境是什么状态?

        李梦:好好演。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观众,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少年巴比伦》那个时代,但是我可以有自己的视角,我喜欢为角色做好充足的准备,我看了不少那个时代的书籍,来给我补充养分,我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但是我需要演好那个年代的人物,走入背景,你就应该是那个人了,而不是李梦。

        记者:据导演们说,你不管是什么角色,都会去体验生活,这个习惯在年轻女演员中很难得,体验生活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为什么要求自己这么严格?

        李梦:我不管别人怎么做,我要求自己走入背景就必须是那个人物。所有的角色,有的是我有过的体验,有的根本很陌生,那我靠什么来演?我曾经为了一个小姐的角色到夜总会体验了一个月,和这些声色场所的女孩子们沟通,交朋友,了解她们的心理,学她们的一举一动,我觉得这样做获益匪浅,体验生活让我演起来特别踏实,心里有底,如果我不去体验生活,看看电视里怎么演的,可能也能完成角色,但那样不符合我的标准,演员就要体验不同的经历,然后把角色塑造出来,这是做演员起码的要求。

        记者:迄今为止,你已经在银幕上塑造了十几个角色了,那个角色你最满意?

        李梦:说到角色,我没有满意的,我还在学习阶段,距离炉火纯青有太远的距离,等有一天我结束演艺生涯,我希望我能说,什么角色我最满意,什么角色是我塑造的经典,我很期待。

        记者:很多大导演开始关注你,并开始了合作,日本大导演岩井俊二赞你作为一个女演员的独特和惊艳,这对演员是极高的评价和鼓舞,独特和惊艳指的是什么?

        李梦:那是在《少年巴比伦》日本首映式上,我没有问过岩井俊二为什么会认为我独特和惊艳,但我想可能是在很多时候,我很坚持自我。我真心喜欢表演这一职业,并愿意为此付出全力,我喜欢有底蕴的角色,但是要演好有底蕴的角色,首先自己要有底蕴,底蕴的根基是读书和修养。也有人说,因为我外貌上比较有特点,不是千篇一律的锥子脸,我不想评价我的外貌,我希望演员拿角色说话,也希望导演们能看到我的努力和认真,认可我的表演。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记者:现在很多媒体和影评者把你定位为新晋文艺片专业户,你认可此说法吗?

        李梦:我还在摸索中,没有给自己定位。大家有一种误解,觉得如果是一张有特点的脸就应该属于文艺片,而不应该是商业片,我还很年轻,我的表演上还没有套路,我也没有文艺还是商业上的划分,我只认角色,看重的是剧本和主创,因为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角色,演好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就像我演《少年巴比伦》,我也拍《致青春2》,我也希望能驾驭悬疑类的、超现实类的、历史的、恐怖片等等,所有的角色我都想尝试。

        我从13岁就立下了要当一个像费雯·丽一样伟大演员的理想。我性格很外向,记得小时候在舞蹈班学跳舞,我就和老师说,以后我要当演员,当一名伟大的演员。我12岁到加拿大学了一年的语言,其实父母想让我在加拿大完成学业,我不干,13岁我就回国了,我说我要当演员,父母只好让我顺其自然发展。因为我在加拿大看了一部名为《乱世佳人》的电影,我被演郝思嘉的费雯·丽迷住了,我突然觉醒,我就是要成为她那样迷人的演员,其实,电影我根本没有看太懂,但是费雯·丽让我觉醒了,我就认定了这条路,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开始踏上表演的道路。

        记者:整个大学期间你基本上都在一部接一部拍电影,和你的同龄同学们比较,你非常幸运了,不仅起点高,而且不费力就走上了演艺道路,你对自己如何评价?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

        李梦:我经常感觉很神奇,觉得自己注定和表演有缘分。我的父母和家人都没有做演员的,只有我是家族一个异类,其实我对自己挺“狠”的,我知道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没有努力就没有幸运,大家总是看到我有很多上银幕的机会,觉得我幸运,就像我考上电影学院时,其实我一个人背着父母,做了各方面的准备,才可能考上,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并非虚言。其实发展到今天,我心里反而压力很大,我很害怕做得不够好,不像刚开始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越是起点高,就越怕让观众失望,心里就不能轻装前进,压力大了,责任也大了,有时候真担心自己做不好,对不起我的影迷。

        记者:你妈妈说你从小性格上就特别独立,具备超越年龄的成熟,所以对你很放心,你也是独生女,这种独立和成熟怎么锻炼出来的?

        李梦:我的性格很大条,我父母对我基本上是放养,让我充分发展自己的个性和爱好,也许他们心里不希望我当演员,但他们不说,既然我喜欢他们就支持,我演电影还是电视剧。演什么角色不演什么角色,全由我自己做主,我父母完全放手,只是一个旁观者。在我最消沉最迷茫的时候,我妈妈从深圳赶来陪了我几个月,她什么都不说,看我慢慢养好伤痛,她就离开了。所以,我的这份独立缘于父母的养育方式。如果说成熟,我觉得缘于书籍,我从小特别喜欢读文学作品,喜欢动脑,感受力很强,文学的滋养让我心里积累一些人生的底蕴。

        记者:现在不少女演员没有精致的妆容都不敢出来见人,你好像一直不太在乎形象之类外在的东西,如果没有拍照你连口红都不用,这也是你其中一条标准吗?

        李梦:我确实挺嫌麻烦的,如果采访有拍照我也就涂点口红,如果说没有现场拍照我就觉得特别轻松。我喜欢生活中那种自然的状态,演员是用角色说话的,不是用个人的美貌说事的,他应该面对镜头时能呈现不同人物的魅力,我希望影迷能记住李梦演过什么角色,而不是李梦个人。    本报记者 陈滨 J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