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黑白巧克力”

        欧阳奋强

        晓旭说话比较尖酸刻薄,就是令人比较好笑的尖酸刻薄,就像林黛玉的性格一样,你听了不会生气:她损你也是在逗你,有时候笑得肚子疼,你还特别爱听。这不是讨人厌的尖酸刻薄,不然晓旭的人缘没那么好。”

        拍完《红楼梦》之后的日子,姬玉和晓旭保持着联系,但不是那么紧密。学佛之后,姬玉和晓旭再次相遇而且更加亲密,比在剧组的时候还亲近,俩人彼此心心相印,成为知心朋友,很多看法都是一致的。

        不拍戏、没事的时候,姬玉就去看望晓旭,在她家小住。俩人还会睡在一张床上,谈佛、聊天,很自在、很亲切,有时间还一起出去玩儿。晓旭和姬玉皈依之后在一起有十年,这十年是俩人最亲密的十年。晓旭给姬玉取了个绰号“黑巧克力”,晓旭自己则是“白巧克力”。

        2006年5月的时候晓旭查出自己患了乳腺癌,但她没有告诉姬玉实情。后来她还是从晓旭的姑姑那里知道的,这让姬玉非常震惊,她常常在心底祈祷:晓旭会好的。

        晓旭在世的最后时光是在深圳度过的,姬玉在她身边陪伴了二十多天。“晓旭也去看了医生,吃药,可是病情已经是晚期了。”姬玉心痛地回忆,“那二十多天里,我见到的晓旭是平静的、沉静的,是理性的,她可能是考虑得比较多了。最后她没什么胃口,吃得特别少,我还让她多吃,好有营养、有力气战胜病魔。”

        离开深圳回北京的时候,晓旭看着姬玉,流露出依依不舍之情。姬玉说:“我就回去一趟,过几天我就回来。”晓旭就默默看着姬玉。“其实她挺不想我离开她的,我想我会再回来陪她的,就对她说:‘南方还是太潮湿了,等我回来,过些日子我们就回北方。’”

        回到北京不到一个星期,姬玉接到了晓旭去世的噩耗,她一时无法接受,哭得泪流满面,整个人都崩溃了。

        30年过去,姬玉说她不太敢看自己扮演的妙玉,“我看到晓旭、欧阳、邓婕、沈琳、东方等人的时候,感觉演得特别棒,王导特别棒,包括摄像、服装、道具都特别棒,为什么说87版《红楼梦》是经典,就是我们的点点滴滴真是做到了极致,用心也是用心到了极致。每个部门、每个演员都很到位。”

        再回想自己当初扮上妙玉、镜子里的自己也是妙玉形象的时候,姬玉说:“就是很自然,我就是妙玉了。你想几个月的学习、潜移默化和长达三年的拍摄,天天琴棋书画,浸泡在那种氛围里,整个人都化在了角色里。过了几十年,我们也很专业了,再看我们的《红楼梦》,虽然有不足,但称其为经典的确是实至名归。”                 (42)  

  • 实战单位

        法医秦明

        所长摁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说:“别冲动,我完全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证据这个东西,能找到就算有,找不到就是没有。并不是你说的那样,一定会有而且肯定会被发现。”

        “他为什么要偷我的孩子?为什么?”李晓红把脸埋在手掌里,呜呜地哭着。

        “拐卖儿童这种事情,近些年来,也是每年都有发生,我们尽全力打击,也打掉了很多团伙,但还是有人为了钱干这种挨千刀的买卖。”所长咬着牙说。

        “他那样疯跑,儿子为什么动都不动?对!儿子没有动啊!没有挣扎!他应该知道他是坏人!”李晓红突然抬起头来,一脸泪痕,“儿子不会……不会……”

        “放屁!”赵健吼了一声,看见妻子一脸悲伤,又于心不忍,坐在她身边搂了搂她的肩膀。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我好想他!”李晓红靠在丈夫的肩膀上哭得死去活来。

        2016年7月13日凌晨。南安市郊区,南安市公安局看守所。

        新上任的市局监管支队副支队长兼看守所所长王小明正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看电脑上放映的电影。

        在市局机关,像王小明这样三十多岁就被提拔为正科实职的干部,实在不多。因此,王小明也一直自负得很。

        王小明是做政工工作提拔上来的,到了实战单位,发现实战单位也不过如此。每天也就办理一些收监、提审、管教这样的工作,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慵懒也好,积极也罢,看守所的大院墙还是屹立在那里,墙头荷枪实弹的武警还是日夜值守,几盏高瓦数的探照灯也架在那里,几百台摄像头二十四小时无间断地工作,待审嫌疑人们也都老老实实地蹲在号子里,甚至连全部的下水道都上了锁。这个连只鸟都难飞出去的高墙大院,丝毫不会因为他们是否积极工作而发生多大的改变。

        组织部门决定提拔他的时候,市局党委显然对他不太放心,找他谈了好几次话。请注意,是“好几次”!哪有提拔个正科级干部要谈好几次话的?真是第一次听说!领导说的不过就是许多诸如要加强管理、优化性能等的一大堆官话,老生常谈,搞得他还以为实战部门真的有那么紧张严肃呢。

        其实呢,真的不过如此。

        市局党委找他谈话的时候,要求他上任一个月内,必须吃住在看守所,一来熟悉看守所内的各项工作,二来也是磨炼磨炼他的意志,让他吃吃苦。熟悉业务倒是没问题,吃苦?呵呵,现在的在押人员吃得都那么好,我这个一把手还能差到哪里去?想到这里,王小明冷笑了两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