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吕克·贝松 不按好莱坞套路拍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08月21日        版次: 26     作者:

    对于中国电影观众来说,法国大导演吕克·贝松的名字早已耳熟能详。除了他早期拍摄的《这个杀手不太冷》之外,他上一部作品《超体》也深受中国观众的喜爱。这两天,吕克·贝松频繁出现在北京。昨天晚上,他拍摄的科幻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在北京举行了首映式,该片定于8月25日国内公映。此前,他在《看电影》杂志主办的“太空科幻新定义”主题沙龙上,跟观众聊起自己的拍摄初衷,他表示,《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并不是一部按照好莱坞科幻套路拍摄的电影,“我一贯提倡电影的多样性,每个国家的电影文化就像是一道道菜,长期吃一道菜,观众的口味一定会腻,《星际特工》是体现了我个人对于科幻电影的表达,在这部电影中,人类成为了片中的大反派,我希望真的有一天,宇宙星际中的各个族群都能够和平相处。”

    特效和想象力不逊《阿凡达》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讲述了在28世纪,千星之城“阿尔法”被黑暗势力侵袭,时空警察韦勒·瑞恩(戴恩·德哈恩饰)和洛瑞琳(卡拉·迪瓦伊饰)临危受命,要在短短10个小时内缉拿幕后黑手,一场震撼刺激的星际大战一触即发。该片聚集了戴恩·德哈恩、卡拉·迪瓦伊、克里夫·欧文、蕾哈娜、伊桑·霍克、吴亦凡等加盟,阵容非常强大。

    聊起这部片子,吕克·贝松有些伤感,原来拍摄这部电影期间,他的父亲不幸去世,他回忆起父亲在他10岁的时候,送给他第一本漫画书时的情景,这激发了他少年时期的想象力,在《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结尾,他特意用字幕向父亲致敬,“我相信他在天堂中也能通过大银幕看这部电影,而且不用戴3D眼镜。”

    《星际特工》影片改编自1967年面世的法国系列漫画《Valerian》,吕克·贝松向记者透露,自己对于改编这部漫画作品一直很谨慎,在前期,他并没有向概念设计师们透露这部漫画的情节,只是要求他们根据传记的要求设计一些未来的科幻概念图,直到后来才告诉他们,“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星际特工》的制作经费高达2.1亿美元,这也是除了好莱坞电影外迄今为止制作经费最高的一部非好莱坞电影,影片光是特效镜头就多达2734个,烧掉1.3亿美元。《星际特工》也是工业光魔、维塔数码和Rodeo FX三大顶级特效公司首次在同一部电影中强强联手,三家公司派出的都是各自的顶级团队,让影片中的视觉特效部分分量十足,最终打造出一座融有3000种外星生物、2000万太空居民和5000种星际语言的“千星之城”。

    “科幻电影中,做得最好的就是《阿凡达》了,《星球大战》也做得不错,但是《星际特工》在想象力和特效方向也不逊色。”吕克·贝松骄傲地说。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开头,导演和编剧团队一起创造了从20世纪到28世纪近700年的未来星际进化编年史,并制定了一套完善的外星生物和平共处的宇宙规则,而这座“人造”的千星之城,正是故事的起源。

    和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有何不同

    当有记者提问,《星际特工》和现在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电影有何不同时?吕克·贝松导演连连摇头,“太不一样了!超级英雄电影中都不是普通人,而我这部电影中都是一些平凡的人。《星际特工》讲述了一个不太聪明的男孩和一个女孩之间的爱情故事。”

    说到这里,他哈哈一乐,“就是一个爱情剧,这个爱情剧发生在宇宙空间当中,男主角不断地希望获得女主角的心,这听上去有一点小疯狂,这个男孩虽然很帅,也有能力,但其实有点自视甚高,在女孩面前过于拔高自己,这让他看起来有点自以为是,而女孩呢,也看起来有点傻傻的,很吃他那一套,他们很像现实中的普通男孩女孩,平凡而真实。”

    影片中的女一号洛瑞琳由超模卡拉·迪瓦伊饰演,聊起挑选演员的心得,吕克·贝松有点得意,“我在娜塔莉·波特曼11岁的时候选她主演了《这个杀手不太冷》,还捧红了很多女演员,在挑选演员上我有天赋。”对于卡拉·迪瓦伊的表现,他很满意,“有些人天生就是好演员,她演得很不错。”

    中国演员吴亦凡也在片中扮演了一个军官,虽然不是主角,但是这个年轻军官在情节中非常重要,是他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千星之城”。

    有记者问,为什么选择吴亦凡出演角色?听到这个问题,吕克·贝松居然反问起来,“为什么不能是他来演,你是觉得他不能胜任这个角色?”对于影片中出现中国人的身影和语言,有些观众感到有些意外,但导演一点也不,“千星之城集中了宇宙的全部物种,如果在这里没有中国人的身影,你们也一定会问,凭什么在28世纪没有我们中国人的身影,看,这下就清楚了吧。总是要有中国元素出现的。”

    《千星之城》是一部讲纯真的电影

    有观众希望导演能够用一句话来概括电影的主题,他摇摇头,“我是导演,但不是上帝!”他说,自己拍摄电影,都是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早在1902年,法国的梅里爱就拍摄了第一部科幻片《月球旅行记》,“这样我现在拍摄科幻片就没有任何压力了,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个人表达,我只表达我自己。”他在现场多次提到了电影的“多样性”,“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好莱坞电影一种,像法国和中国这样的古老国家,都有自己传统的文化,我很喜欢中国电影,我当法国戛纳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那一次,就颁发了三个奖项给中国电影。”

    一个男孩和女孩的爱情故事,有观众联想起他的第一部电影《碧海蓝天》,但导演却否认了两者的相同点,“可能都是爱情故事这一点大致相同,但随着我年纪的增大,在处理爱的方式上是不同的。”

    他说,科幻电影的结局有两种,一种是纯真;一种是愤世嫉俗的反思。“对于我来说,非要我选择,我会选择纯真,选择相信爱的力量。”

    本报记者 王金跃 J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