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抗日将领佟麟阁的北京印记

生死“大红门”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08月21日        版次: 33     作者:

    位于佟麟阁路的佟麟阁纪念雕塑

    丰台大红门附近的佟麟阁中学

    ■杨 征

    前不久是纪念抗日将领佟麟阁殉国80周年的日子(佟麟阁于1937年7月28日壮烈牺牲)。作为抗日殉国的第一位高级将领,佟麟阁的英勇事迹一直激励着人们。在他奋战的地方——北京,后人用各种方式来纪念他,不仅为他建墓园,还以他名字命名道路,最近几年,还有学校以他的名字命名,并以他的精神激励学生们。

    如今,佟麟阁的英勇故事广为传颂,但其生活细节却鲜为人知。佟麟阁生前在北京生活了数年,乐善好施的他曾在东裱褙胡同和东四十条都有寓所,以供亲朋好友居住。

    当年,佟麟阁在东四十条的院子因规模庞大被人们俗称为“大红门”,而他壮烈牺牲之处,同样也叫“大红门”(位于丰台区,这一带因元明清时期皇家苑囿南苑的大门即大红门而得名),这也为佟麟阁的传奇一生增添了些许悲壮。

    如今通过佟麟阁后人的讲述,为人们还原佟麟阁当年在北京生活的情景,并揭秘佟麟阁身故后,其棺椁埋在柏林寺的一段秘密往事。

    1

    从河北高阳到东裱褙胡同

    对当今很多人来说,提及抗日将领佟麟阁,首先想到的是位于西城区的佟麟阁路(通州也有佟麟阁大街)。这是一条南北向的路,原名南沟沿。佟麟阁路是北京为数不多的用具体人名命名的道路之一。

    佟麟阁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第一位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佟麟阁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之职负责军事指挥。在战前的军事会议上,他下达了誓死抵抗的命令:“凡是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

    1937年7月28日,日军向北京发动猛烈攻击,并进犯南苑,佟麟阁死守南苑,在战斗中,佟麟阁以身殉国。二十九军第132师师长赵登禹亦在当日壮烈殉国。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冯玉祥的提议下,当时的北平市政府决定将北平城内的北沟沿和南沟沿分别以赵登禹和佟麟阁两位将军的名字来命名。同时还将位于东城区的铁狮子胡同更名为“张自忠路”,以纪念同样为抗日捐躯的张自忠将军。

    如今,佟麟阁路两旁绿树成荫,周边显得安静祥和。一如佟麟阁生前的品行:为人谦逊安详。当年佟麟阁在军中常拜读儒家经典,并用儒家的思想精髓来治军,同时他也用这些标准作为自己的人生准则,因此,佟麟阁在军中有“儒将”的称号。

    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夕,佟麟阁路北口,竖起了一尊纪念佟麟阁的雕塑,这是一尊怀表造型的雕塑,怀表上镌刻着他牺牲的日期和时间,整座雕塑通高1.937米,表链由77个铜环组成,寓意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7月7日。这座新雕塑,成为佟麟阁路上的一处颇具纪念意义的新景观。

    佟麟阁生前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当年,冯玉祥曾将基督教的教义引入二十九军军中,从那时起佟麟阁便皈依了基督教。巧合的是,在这佟麟阁路的南端便有一处基督教堂——中华圣公会教堂,这座教堂是基督教中华圣公会在华北地区兴建最早(建于1907年)、也是最大的教堂。

    佟麟阁路和张自忠路分别位于西城区和东城区,这两条道路的命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会不会是这两位将军当年在北京的故居在这一带,因此选择故居附近的街道来命名。事实并非如此,甚至恰好相反。张自忠路在东城区,而张自忠当年在北京的居所,却在西城区的府右街附近,佟麟阁路虽然在西城区,佟麟阁的故居却是在东城区的东四十条。

    从这里开始,就要介绍佟麟阁在北京生活的诸多细节。

    佟麟阁的故乡是河北省高阳县。高阳县位于前不久新成立的雄安新区西南,距离保定市区不到30公里。这里自古便多悲歌慷慨之人,曾涌现出许多忠义之士,比如明末清初时曾声震辽东的督师孙承宗。崇祯十一年(1638年),皇太极率领清军进攻高阳,赋闲在家的孙承宗率领家人守城,但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城破,七十六岁高龄的孙承宗自杀。他的五个儿子,六个孙子,两个侄子,八个侄孙全部战死,孙家此战死难者共四十余人。

    1892年,佟麟阁就出生在这片英雄辈出的热土上。年少时他曾目睹八国联军对家乡的侵扰,从那时起他就立志要拼尽此生来报效国家。1911年10月,武昌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在北方的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等响应革命,举行了滦州起义。次年清帝退位,时任备补军左路前营营长的冯玉祥在景县一带招兵,当时在高阳县衙门从事文书缮写工作的佟麟阁听闻此消息,决定投笔从戎。佟麟阁也由此开启了他的传奇一生。

    入伍不久,冯玉祥的部队回到北京,并先后驻扎在南苑、三家店等地,佟麟阁与北京城结下了不解之缘。随后,佟麟阁随部队转战南北,屡立战功,深为冯玉祥器重,成为冯玉祥麾下的得力干将。

    1930年佟麟阁随军从山西迁居北京(1930年中原大战期间,佟麟阁奉冯玉祥之命,在西安建立新一军),购置了东裱褙胡同14号院,住进了北京。

    说起东裱褙胡同,还有不少故事。在北京城,东裱褙胡同是一处文化气息浓厚的胡同,这里距离明清两代举行会试的贡院只有一步之遥,当年这里有不少为应试举子装裱字画的店铺,因此而得名“裱褙胡同”。这条胡同以南北向的闹市口为分界线,分为西裱褙胡同和东裱褙胡同。西裱褙胡同曾居住过明代著名戏曲家、《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胡同内还有一处“忠肃公祠”,里面奉祀的正是明朝正统年间保卫北京城、抵御瓦剌入犯的大将于谦。而东裱褙胡同除了佟麟阁一家外,著名画家徐悲鸿后来也曾在此购置过房产。

    不过,由于佟麟阁常年征战在外,他并未在东裱褙胡同的宅院常住。这处宅院多数时间都是他的父母、子女以及他唯一的一个胞弟佟禄阁居住。

    佟麟阁乐善好施,尤其是对于自己的父老乡亲,更是关爱有加。当年佟麟阁回到老家高阳县边家坞村,看到乡亲们吃水困难,便自己掏钱为村里打了三口井,并且还专门买了几头牛,作为“共享耕牛”,不向乡亲们收一分钱,谁家需要直接牵走用。对于家庭特别贫困的乡亲,佟麟阁直接资助每户三块银元。出于更长远的考虑,佟麟阁还在村里建起一座小学,并为入学读书的孩子们赠送校服。

    佟家在东裱褙胡同这处住房,也经常会和他的一些亲戚们“共享”。由于人口越来越多,佟麟阁后来又在东四十条花了十万大洋购置了一套较大的院落,即东四十条40号。

    下转3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