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还是得学学怎么游校园

        张 丽

        清华大学校园内的日晷,这个暑假“遭了殃”,而且还是遭殃不止。据本报昨日报道,日前清华大学的标志性景观日晷遭游客刻画破坏引发热议。虽然日晷上刻画的痕迹已经被修复清除,但游客的不文明现象依旧存在——几名小朋友在合影时手用力掰住了日晷的指针,还有小朋友顺势攀上了日晷拍照。尽管草坪上有多块标识牌明确提醒“爱护草坪,请勿踏入”,可并不能阻挡游客的热情。靠近日晷处的一块长约30米、宽约2米的草坪已经直接被踩秃,露出泥土,与北侧生机勃勃的翠绿形成了刺眼的对比。

        也许有人会说,清华的日晷并非法定文物,而且此次被人刻画的日晷是复制品,但是,作为清华大学的象征,作为百多年校史的重要见证,日晷显然意义非凡。也许有人还会说,再非凡也是清华大学的事,跟我们有什么相关,但是,去清华游览,到二校门感受高等学府荣耀的,难道不都是对其心存敬仰的人吗?恰如本报报道中,一位清华保安的气愤之语——你们这是来感受名校的还是来破坏名校的!你愿意让孩子未来的母校被这样破坏吗!

        没错,以清华、北大为代表的名校,既是国人教育子女的标杆,也在某种程度上是每位国人的骄傲。就以捐赠日晷的清华1920届校友为例,其中著名的经济学家陈岱孙、化学家曾昭抡、陈可忠、萨本铁、赵学海,植物学家张景钺、政治学家萧公权等,随便提出哪一个,人品学问都令人佩服。但是,怎样把普通人对学问大家的敬佩,扩展到他们捐赠的日晷上,扩展到对清华大学校园的爱护上,延伸到对所有历史文化遗迹的自觉保护上,还是需要方方面面动一番脑筋的,而非仅仅简单地发现一起、曝光一起,然后指责游客没素质,舆论讨伐一阵子,过一段时间后换个地方把上述过程原样再来一遍。

        现在很多国人出国也会去英国的牛津剑桥、美国的哈佛等名校参观。这些学校甚至都没有围墙,但国人都还挺守规矩,不让进的地方不会硬闯、不让碰的也没有非要去摸一把才过瘾。为什么别人的名校能有那个气场“镇住”不文明行为?清华、北大们到底该怎么挖掘自己“高大上”的一面,让游客真正从内心对其高山仰止?相信名校中的聪明人会想出比单纯安装护栏和刻字罚款更好的主意。

        其实,除了清华、北大这样的校园,北京还有长城、天坛、名人故居等数不清的文化设施。建设全国文化中心,要集中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包括但不限于清华北大的“文化人”们,是时候该拿出自己的章节了。J173   

  • 入画

        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暑假北京热门“旅游景点”,有机构在淘宝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排队可进校园参观,每小时要价近200元。

        李嘉 H186   

  • 新闻点点评

        侯 江

        新闻:安徽合肥一年轻妈妈孔令群户籍栏上性别信息为“男性”。自2010年起,她和家人前去派出所更改户籍信息,多次被要求提供一份三甲医院开具的“性别鉴定证明”,证明自己是“女性”。当地派出所核实相关情况后,于8月7日已更正相关信息。

        (中国新闻网8月21日)

        点点评:还好,还好。

        新闻:在今年贵州大数据峰会上,马云再次语出惊人:未来三十年是最佳的超车时代是重新定义的变革时代。如果我们继续以前的教学方法,孩子只会记、背、算这些东西。不让孩子去体验,不让他们去尝试琴棋书画。我可以保证,三十年后孩子们找不到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8月21日)

        点点评:人工智能偷笑。

        新闻:8月20日开始,济南绕城范围内禁止私家车鸣笛,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济南市区禁止鸣笛后,济南“老司机”已开启群魔乱舞模式!有拿塑料惨叫鸡的,还有用扩音喇叭的。

        (山东广播电视台8月20日)

        点点评:不如用哨……

        新闻:博士毕业论文正文近一半篇幅与自己所带的学生硕士毕业论文雷同,就连致谢也部分一致。近日,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厦门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蔡建春,再次被举报其申请厦门大学博士学位的论文涉嫌抄袭。(中国新闻网8月21日)

        点点评:这种人可能敬业吗?

        新闻:委内瑞拉西部苏利亚城市动物园内很多动物被盗。当局表示它们有可能是被当地灾民盗杀并果腹了。(环球网8月21日)

        点点评:狮虎山问题不大。

        F102   

  • 保护写批评稿件的读者

        (原载1986年1月9日《光明日报》 本报有删节)

        “在报刊上开展批评,难!”这是一些写批评稿件的读者时常发出的感叹。难在何处?难就难在一篇批评稿件发表后,作者往往要吃“苦果”——某些被批评者不能正确对待批评,对作者总要侍机报复,给作者一点“颜色”瞧瞧。据去年6月16日《光明日报》报道:河南省伊川县委宣传部干部董昭武、王德君、范兴运三位同志,因在报纸上批评了该县在高考中搞不正之风,在工作中就遭到县委个别领导人的种种刁难,最后竟被赶出宣传部门。象这类打击报复写批评稿件作者的事时有发生,不能不引起社会的重视。

        搞打击报复的人大致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有权者。对这类人进行批评揭发,风险最大,后果也最不妙。由于他们权力在手,便可随心所欲且堂而皇之地打击报复。其拿手之法便是“穿鞋子、扣帽子、找岔子”,置人于困境或死地。河南省伊川县委个别领导人就是用“找岔子”的方法,借某种“由头”把写批评稿件的董昭武等同志赶出宣传部门的。

        一类是无权者。这种人虽无半点权力,但有“匹夫之勇”,谁要是对他们进行公开批评,也免不了吃苦头。近闻某工厂一位技术员投书报社,不点名地批评了该厂几名工人违反劳动纪律酿成事故,并呼吁工厂加强纪律监督,不料遭到那几名工人的痛打,住院一月有余。

        要改变这种批评难的不正常状况,保证写批评稿件的作者不受打击报复,就必须采取措施,好好治一治“打击报复者”!就是要视情节轻重,该批评处分的批评处分,该绳之以法的绳之以法,使他们明白打击报复别人是不能轻易被放过的,从而有所顾忌,接受批评,纳人善言。只有这样,在报纸上开展批评才会少一些障碍,写批评稿件的读者才会少吃一点苦头。

  • 今日补笔

        胡铁湘

        上世纪八十年代,报纸上大多设有《读者来信》专版或专栏,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北京日报》等。这个专版和专栏定期出现,专门刊登读者对某一社会现象的评说,对某个单位不正之风的揭露和批评,或是反映读者本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也有表扬夸赞好人好事的,内容包罗万象,读者形形色色。对于在《读者来信》中敢于直言、一身正气的读者,我总是心存敬意。

        现在,反映和揭露问题的渠道和形式比30年前多了许多,不仅限于报纸,还有网络有信访有纪检有各单位挂出的举报箱。反映问题的公民,其合法权益也有了很大保障,遭打击报复的风险逐渐减小。回首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历程,有不少贪腐分子是通过公民举报而败露的。印象最深的要数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揭露贪腐者。王文志从2013年7月起,两次向中纪委等部门实名举报华润(集团)有限公司前党委书记、董事长宋林涉嫌渎职、贪腐。后经立案审查,宋林犯贪污、受贿罪,获刑14年。王文志凭着自己掌握的大量真实材料,在两年里“告倒”了一个副部级贪官。大快人心!

        扶正祛邪,疾恶如仇,弘扬正义。这些敢于直言、一身正气的读者,透着铮铮铁骨、浩然正气。向他们致敬,为他们点赞!J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