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共享电单车管理不能“大撒把”

        ■本期策划 李嘉瑞

        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共享电单车逐渐出现在北京街头。与共享单车的使用方法类似,只不过变成了电动自行车。以前使用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上班族,忽然发现,共享电单车的速度又快又省力,推广阶段的价格也很低廉,于是纷纷转而使用共享电单车。

        不过,共享电单车存在的安全问题却不该被忽视。以共享电单车各品牌中最著名的“7号电单车”为例,其在产品介绍中声称:“完全符合国家标准,最高车速低于每小时20公里。”但其实,这只是制造标准。《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电动自行车行驶时最高时速为15公里。记者多次实测发现,骑行“7号电单车”的时速可以轻松超过15公里,最高时速可达18.71公里。

        超速带来的安全隐患不言自明。因为担心共享电单车带来的隐患,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对它说“不”。

        实地探访

        高峰期抢不到“电单车”

        在北五环外的中关村软件园内,数百辆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停在路边。上班族们刚刚习惯每天早晨下了地铁,就换乘共享单车骑车到公司,下班再从公司骑车到地铁站。可是大概从两三个月前开始,这里的上班族们忽然发现路边多了一种共享电单车。虽然在成百上千辆不同品牌的共享单车队伍中,共享电单车的数量仅仅是个位数,但仍然吸引了很多尝鲜者。

        这里的上班族乘坐地铁到马连洼站下车,如果骑共享单车到公司,至少要10分钟。而改乘共享电单车后,时间要缩减一大半。“最重要的还不用自己费力蹬车。”已经改用共享电单车的小刘说,每天一早一晚,都很难抢到共享电单车,“很多人用,很快也就推广开了。”

        记者在园区内看到,每一个共享单车停车区内,都停着几辆名为“7号电单车”的共享电单车。扫码下载手机软件,再缴纳299元押金后,就能直接使用了。与普通电动自行车的使用方法类似,这种共享电单车通过右手车把向内旋转加速,两边车把都能捏闸减速。另外,左手边还有车铃,但没有后视镜。

        软件测速

        最高时速达18公里

        记者用手机扫开了一辆“7号电单车”,尝试骑行。只要右手车把向内旋转电动加速,车辆就能前进,不需要再用脚蹬车。如果用脚蹬车,车速还能更快一些。在道路上骑行时,记者发现,共享电单车的速度比普通自行车的速度要明显快出一截,但比路面上行驶的普通电动自行车要慢。

        记者使用测速软件“GPS STATUS”测试,发现行驶速度一般为每小时15公里至17公里。如果在平坦的空旷地带全速前进,并且用脚辅助快速蹬车,速度最快为每小时18.71公里。其实不用脚蹬车,只要向内旋转至最大加速挡位,这辆电单车的时速也能轻易超过17公里。

        这样的速度,让园区的管理者开始对共享电单车说“不”。在软件园的东区和西区门外,分别都有“禁止共享电单车”入内的通知。门卫表示,告示已经贴了一段时间了,就是因为共享电单车的车速过快,在自行车道穿来穿去,容易出危险。此外,他们也担心共享电单车的电池在长时间暴晒后会出危险。

        不过记者发现,门卫对于共享电单车的阻拦并不坚决。如果骑行者停车询问,通常会被拦下,但如果直接骑进去,门卫也不会硬拦。记者注意到,园区虽然对共享电单车说“不”,但并不禁止普通电动自行车,尤其是速度更快的外卖送餐员骑乘的电动车。对此,门卫也无可奈何,“要么是公司员工自己的车,要么是送餐的,都没法阻拦。”

        限速争议

        符合国标还是合乎法律?

        “7号电单车”官方网站介绍,“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 GB 17761 一 1999,即《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相关标准。整车质量28KG。具备良好的脚踏骑行功能。电动机额定输出功率小于 240W。最高车速低于每小时20公里。”

        不过,记者发现,这里所称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只是电动自行车的制造标准,而非法律规定的行驶限速。2011年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规定,电动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时,最高时速不得超过15公里。在北京市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中,规定如果驾驶电动自行车最高时速超过15公里,对驾驶人处以50元罚款。显然,如果以记者实测的最高时速18.71公里来看,虽然符合了该公司网站上的制造标准,但并不能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限速规定。

        记者咨询了交通方面专业律师后得知,法律上的限速规定是约束驾驶人的。就像汽车超速,处罚的是驾驶者而非制造厂商。不过,共享电单车上并没有速度仪表盘,使用者无法判断是否超速。作为一种类似于分时租赁的行为,运营商是否应当在电单车通过技术手段设置限速,仍然存在一些争议。

        记者通过“7号电单车”客服电话和官方微博尝试联系公司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为止尚未获得回复。

        使用者说

        “不如一视同仁”

        今年8月初,交通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这也把刚刚开始兴起的共享电单车推到了风口浪尖。

        牌照是共享电单车面临的另一个问题。今年7月底,北京法制办发布的《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规定》草案提出,电动自行车须经登记上牌后方可上路行驶。此外,《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必须年满16周岁。但在实际中,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手机开锁共享电单车,软件不会区分使用者的年龄。

        虽然因为安全等问题,各方面开始对共享电单车说“不”,但一些使用者却表示疑惑:“起码比那些‘嗖嗖’开过的送餐电动车,要安全得多吧。”一位使用共享电单车上下班已经两个月的骑行者表示,如果对电动自行车严格执法,就应该一视同仁。在对共享电单车说“不”的同时,也把其他违法违规的电动自行车管理起来。

        本报记者 李嘉瑞 文并摄 J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