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设应急小组临时托管治顽疾

        次渠南站外,两层楼高的土堆上罩着绿色的苫布。一条坑洼的土路,延伸向几百米外的小区,阴雨天路人踩下的脚印在风干后清晰可见;新康园小区外,一条无名路在被蓝色围挡围住近三年时间后仍未完工,道路因此变得拥堵不堪;在西二旗大街东侧,一个通往京藏高速的路口处,突然出现了“肠梗阻”……

        上述几个区域的共同特点是,均处于城区交界处,即典型的“三不管”地带。行路难,则成为它们共同的标签。

        本市目前的共识是,在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同时,还要全面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有效治理大“城市病”。那么,“三不管”地带该如何根治行路难的顽疾?

        次渠南站外

        土路加土堆  雨天蹚泥水

        地铁亦庄线次渠南站,几十辆汽车停放在出站口外的土路上。一人高的荒草覆盖在土堆上,每当有车经过时,便会卷起一阵黄土。

        “一到下雨天,坐地铁是最让人发愁的事情。”住在次渠锦园的刘小姐走出小区后,便要经过这段泥泞的土路,周围是不断流下黄泥水的土堆。

        次渠南站外,通往次渠锦园小区的路是一条沿着土堆蜿蜒崎岖的土路,上面覆盖着绿色的苫布。小区距离地铁不到一公里,但是往返地铁间需要穿过这块荒地,以及这条坑洼的土路。“有的时候回家晚了,都不敢走这,外面一片漆黑,然后穿过这样的路,心里真发毛。”对此,许多女性乘客表示感同身受。

        “到了大雨天,得有挠机在路上清理积水,要不根本过不去。”一名居民表示,小区周围的道路在入住时已经由开发商修好,但是通往地铁的路却一直无人修建。

        2010年,地铁亦庄线开通运营。时至今日,次渠南站外的多个小区已经几乎住满了居民,但是进出地铁的这条路却一直困扰着他们。“这个地方是通州、亦庄的交界处。”居民石先生曾对此咨询多个部门,但并未得到明确答复。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通州路政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区域归属于通州管理,但是因多部门指向不明确,由谁来负责,颇有争议。

        通州区台湖镇规划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块虽然属于通州管辖,但是区域的规划由亦庄开发区管委会负责,并不在该镇的规划范围中。

        亦庄开发区管委会规划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修建一条市政道路,解决周边市政道路缺乏的现状。对于居民进出地铁的微交通,也会考虑相关诉求。在调查后,将为居民铺设临时便道,方便居民出行。

        新康园小区前的无名路

        三年没修完 既堵又破烂

        在黄平路以东,霍营地铁站西南方向。由新康园至北京国际温泉酒店有一段路被施工的挡板封闭得严严实实,围挡部分长1000米有余。在最西头的挡板上贴着房屋出租的小广告,一层摞一层的,有的小广告已经泛黄,掉落,一看就是贴很长时日了。蓝色的施工挡板已掉漆、生锈,最下部已经发黑,底下还有一堆堆垃圾。

        这是一条背街小巷。此处居民密集,路的两侧有知本时代小区、建材城西二里、旗胜家园小区、新康园小区;还有菜店、理发店、超市等生活服务类商店。由于挡板把路占去了一半,傍晚6点多,下班的人潮涌入这条路,这里更加显得拥挤和混乱不堪——自行车、摩托车、行人挤在一起,菜店门口还堵着买菜的人,路西头还塞着几辆快递车和贩卖水果蔬菜的游商。

        家住知本时代的王先生表示,修路占了这条道的快二分之一了,车根本开不出去,只能往南绕一个大圈。就算是不开车,上下班时间这条路也堵得不行。这条路围起差不多有三年了,一直修不好。可垃圾是越堆越多,把环境搞得很差。

        透过挡板的缺口,北京晚报记者看到施工区域内,砖瓦缝隙间长满了杂草,有几个大土堆,上面都盖了绿色的网。就在修路挡板的不远处,堆有砖瓦等建材,三个又黑又破的垃圾桶就摆在路边,垃圾桶后面还有一摊散落的残砖破瓦,上面横七竖八地摆着几件被遗弃的家具。

        昌平区市政工程项目管理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黄平路以东确属昌平的管辖范围,但在项目库内并没有停工两三年的道路工程。该工作人员还表示,“那个地方靠近西三旗北路,是交界地带,也有可能归朝阳或海淀管。”

        海淀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道路设施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该条道路的归属权在路旁建筑的开发商手中,修路也应由开发商负责,而后交由市政部门进行管理。目前,开发商已经开始准备动工修路。“但是因为在交界地带,路跨海淀和昌平的界,修好后交给哪个区的市政部门进行日常的养护,目前都还没有确定。”

        西二旗大街东侧

        道窄须减速 犹如“肠梗阻”

        在西二旗大街与西二旗东一街交叉口往东不远处,立着一块“昌平界”的牌子。界牌向东是昌平区,界牌往西是海淀区,界牌周围地带为两区交界处。

        在写着“昌平界”的蓝色界牌下,有一段约十几米长的路布满了大坑和碎石,与它东西两侧平整宽敞的马路形成强烈对比。“每次到这儿都错不开对面的车。路面上还有许多细碎的石子,得留点儿神。”司机李先生抱怨道。

        这段路大概六七米宽,两辆小轿车在这条路上相对行驶时显得很局促。西二旗大街上飞速驶来的车辆,到了此处都一一放慢了速度,自行车骑到这里也摇摇晃晃,这个地带好似交通流中的一段“肠梗阻”。

        在这段狭窄道路的南侧是一块三角形的绿地,宽度约为路的两倍;路的北侧,是一段残破的红砖墙,缺口处的砖头块被整齐地截断了。“三年前这里原本是一段墙,起初只有一个能过人的路口。后来被拆开了。由西二旗去往西三旗或京藏高速,走这里会近很多。”在附近药店工作的吴先生表示。

        北京晚报记者发现,此处由西二旗大街至西三旗方向的车流量很大。不时还有行人穿行在车流间。附近居民表示,每到雨天,道路坑洼处都积满了水,根本下不了脚。

        海淀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道路设施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条路确属海淀区管辖。围墙被拆后,路面才出现坑洼和积水的。对这条路的修缮,早在2014年就已立项,但因排水沟管理权限先后归属于昌平区与北京市排水集团,海淀区需与多部门协商方可动工,操作过程比较复杂。该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他们都十分了解,会尽快完成修缮工作。

        专家建议

        可成立应急小组临时托管

        北京市人大代表刘峰曾对北京市多个城区交界处的“三不管”地带进行调研。在刘峰看来,在一些城区相互交界的区域里,存在严重的“三不管”问题。这其中涉及数十条道路,数百个社区,数千个商户以及数万民众因此而长期遭受各种不便和利益损害。目前普遍性问题主要涉及交通治理、土地超规使用,违章建筑、小商小贩无照占地经营、公共设施的建设与维护、垃圾胡乱倾倒、城市污染源和治安盲点等。

        对于“三不管”地带的管理问题,刘峰建议,应尽快召开区域协调会议,重点处理问题较为集中的交界区域管辖边界,切实落实、及时处理已有问题。出现问题须及时协商,最终达成共识。建议成立专门的应急协调小组,赋予统筹管辖权,将问题较为集中的区域进行临时托管。并向市民公开发布具体的管辖划分方案和协调处理热线,明确处理方案和进度。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表示,造成“三不管”地带的原因中,有行政区域在划分时留下的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相关的管理权限没有及时移交。同时,在城市建设中,一些道路被打通之后,原有的区域界限模糊,进而也导致管理权限的模糊。城区交界的区域,有的道路连通两区,甚至三个区,道路的破损、淤积出现后,因为权责不清,最终成为顽疾。“有的道路修着修着成了断头路,多是因为道路从一个区进入另一个区后,规划、建设不同步。可以通过建立长期的联合执法机制,使得管理资源共享。也可以将管理权赋予单独一方,由这个部门进行委托执法管理,使出现的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本报记者 赵喜斌 

        实习记者 谢宇航 J209 J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