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安妮宝贝”改了名字不改神秘

        ■陈梦溪

        以网名安妮宝贝而闻名的女作家庆山,最近推出两篇新小说《表演》《花谢》,收录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春宴》《眠空》插图珍藏版中。

        在故宫西华门西华书房读者见面上,庆山特意要求读者和媒体别拍照,其他的现场照片也不允许发出,只有亲临现场的读者才能见到这位名气大却异常低调的作家穿着依然朴素,表情淡然,眼神平静,大多数时间是严肃的,少见她的笑容。据了解,《春宴》一书已售出电影版权,这是《七月与安生》在银幕上成功之后,她的小说再度进军大电影。

        近些年,改名为“庆山”的安妮宝贝在微博上透露的点点滴滴,人们知道她结了婚,有了一位女儿。她剪了发,去了欧洲旅行,收到了好友从南方寄来的绣球花。然而,她又是游离于大众的,几乎很少出现在媒体与公众面前,互联网上的近照是她提供给出版社的照片,再翻阅,便是十几年前的旧照了。

        从1995年在电脑上敲下第一个字,并取下一个女童式的网名“安妮宝贝”开始,庆山的写作至今已逾20年。在这20年的时间里,她从浙江宁波的一位银行职员,到离职前往上海做杂志编辑,后又辞职成为专职作家,庆山一直活跃在大众视野,可是又隐匿在大众视野之外,同时保持着几乎一年一本书出版的节奏。

        庆山聊了她十岁大的女儿,她认为女儿逐渐长大后与幼儿时不同,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欲望,自己作为母亲不再仅仅是在物质上或生理上满足她就够了,女儿有自己想做的事,作为母亲要引导她实现自己的想法。庆山在聊到孩子时语气也相当平和与克制,鲜少流露出为人母的喜悦。在养育女儿的问题上,也许“因为以前在原生家庭中与父母相处的感受比较强烈,所以心里比较敏感”。庆山说,自己时常会反省自己,大人的状态和表达会带给孩子什么样的感受。她认为务必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而需要尊重和理解的个体,不管她的年龄在哪个阶段。随着她渐渐长大,父母成为有趣而丰富的有魅力大人,成为可以与她聊天、玩耍、欣赏万事万物的朋友,比单纯地照顾衣食住行更重要。给予她美好的体验,智慧的经验,比无微不至重要。

        庆山的写作曾影响许多人的审美,从“穿棉麻长裙,手戴骨镯,脚踩帆布鞋,一头海藻般的长发”的新世代文艺女青年的形象,到书写双生花之间私语情感,可以说,安妮宝贝的书写解放了一代人对待“青春期的欲望”,她们敢于言说自己青春期中“羞于启齿”的那部分。《春宴》是安妮宝贝改名为庆山后创作的首部长篇小说。

        写作对于她的重要性自不必说,除每年有一些时间会固定写作之外,其余的时间,或旅行、种花、喝茶、读书、听音乐、健行、看电影、烹煮、清洁……做各种琐碎而细微的家常事情。

        庆山关注着读者对《春宴》的反馈。她认为自己的新小说当下可能难读难懂,但她相信经过时间后,其中的深意会被理解:“与外界有所隔膜,阅读上的障碍也在于此。但这种隔膜恰恰也是好的,经得起时间。”J226   

  • 速度与激情
    的另类演绎

        ■黄东光

        提起飙车大戏,《速度与激情》系列堪称个中的经典,既有上天入地的疯狂疾驰,也有陆上滑板到坦克、潜艇等各式新潮装备的出动。但与之相较,同为飙车动作片,新近推出的《极盗车神》,在英伦鬼才导演埃德加·赖特的倾力打造下,却将音乐与飙车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元素巧妙地嫁接在一起,从而演绎出了另一种风格的飙车电影。

        影片讲述的是,专为抢劫银行团伙开车的“宝宝”,年幼因一场事故导致耳疾,要靠专属的音乐掌控开车节奏。一次偶然的机会,“宝宝”认识了某餐厅女服务生,爱情的力量,唤醒了他的良知。就在“宝宝”决定改邪归正,过正常人生活时,岂料黑道头目道格却向他承诺,只要他完成最后一次任务,从此就与黑道组织再无瓜葛。“宝宝”终究没能抵御住金钱的诱惑,当他满怀再干一次就金盆洗手的想法启动车门的时候,不料巨大的风险和挑战也接踵而至。

        《极盗车神》没有复杂的剧情,也少有丝丝入扣的故事悬疑,推动整个影片向前发展的内驰力,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燃爆的车技,在男主安塞尔·埃尔格特完全不用替身,现场飙车的激情演绎下,镜头之下每一个场景的追逐与枪战,都显得是那么的火力十足和险象环生。车轮擦着高速路面迸发出耀眼的火花,为了躲避追逐,一次次的腾挪漂移,男主的车技娴熟而精湛,在不差毫厘间,巧妙地化解了一次次撞为齑粉的危险。更令人惊叹的是,“宝宝”这名神车手开着小车,以腾跃的姿势横侧着穿过城市的绿化带,带着轰鸣和呼啸,一骑绝尘地消失在茫茫的远方……这些酷毙的神动作,以身临其境的穿透感,仿佛把观众带入到紧张而刺激的飙车现场,跟着安塞尔·埃尔格特一起嗨到直呼过瘾。

        而影片的另一个内驰力则是动感的音乐,为了拍出非同一般的飙车神韵,埃德加·赖特另辟蹊径,走了一条用音乐之“绳”去牵引整个故事脉络的独特之路。无论是犯罪团伙每一次的踩点出动,还是“宝宝”脚踩油门驱车疾驰,抑或是警方闻讯而动,展开大规模的围追堵截,剧情的每一次深化和反转,无不合着或急或缓,或低沉或高亢,或萎靡或激昂的旋律,在音乐的交融与渗透下,人物的命运和事态的结局,影片所有的构成元素,都在这声声的婉转起合间,拉开大幕,一步步地亮出着它的精彩。此时,三十多首埃德加·赖特精挑细选的配乐,为这部特立独行的飙车片添分不少。观众在享受分分钟肾上腺素都在飙升的同时,还能借着音乐的力量,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这样的设定,大有四两拨千斤的味道。想来观众在畅享了一场视觉的盛宴之后,还能体会到一首首音乐所带来的悦耳感觉,这种爽爽的滋味,真可谓既入脑又入心。

        《极盗车神》将极速飙车与动感音乐相互交融在一起,在刚柔相济里,将速度与激情这两个充满活力的元素,演绎得极富时代特色。影片所带给人的震撼,绝不仅是感官上的赏心悦目,最启人心智的,恐怕还是面对同样的命题,如何通过编排和创意去拍出其新意,这样的开悟,才是中国电影人应该秉持的学习态度。

  • 嗨歌飙车爽翻天

        ■列文

        看完《极盗车神》,不由得感慨埃德加·赖特果然不负“英伦鬼才导演”之名,居然想出用音乐元素来主导一部飙车犯罪片这样的鬼点子,简直不要玩得太嗨啊!即便笔者不是歌迷,对于影片中的大部分歌曲都不熟,但在观影过程中也会被一首接一首不间断的嗨歌点燃,而且男主角“宝宝”的扮演者安塞尔·艾尔高特又嫩又萌的样子也十分可爱,边听音乐边飙车的样子更是帅翻天,整部影片从头到尾都能让人看得兴致不减。

        虽然片名叫“极盗车神”,但本片的飙车元素其实并没有那么强大和突出,不要说跟《速度与激情》系列相比,就是跟近几年其他一些飙车片相比,追车戏方面的优点也并不十分明显,难怪有的观众看完会有些失望。笔者感觉“飙车元素”只是起到让影片和男主角显得比较酷的作用罢了,真正让人兴奋的是影片对于“音乐元素”的运用,音乐不仅跟影片的叙事、情感、节奏感与飙车戏完美融于一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叙事和节奏感起到了主导作用,还渗透到了细节层面——抢劫团伙跟贩枪团伙火拼,最终贩枪团伙还有一个人没有死绝,他抬起颤动的手指,跟男主角听音乐换台时的杂音融在一起,杂音的“不和谐”之感与抬起手指隐含的“危机感”完美契合,真让人拍案叫绝!

        除了音乐元素,《极盗车神》吸引人之处还在于多种商业类型元素混杂,将犯罪片、飙车片、爱情片元素共冶一炉,飙车片的惊险刺激、犯罪片的个性角色、爱情片的甜蜜浪漫都在影片中有着不错表现,看点可谓足够丰富。但笔者并不赞同有人说本片是一部“反类型”影片的观点,称为“反套路”更合适一些吧!尤其是在角色设计方面带给观众不少出人意料的反转惊喜,显得影片相当不俗。比方说杰米·福克斯扮演的匪徒巴茨,一开始带给观众凶狠残忍、疯狂张扬的鲜明印象,而这样的角色往往容易让人认为他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角色,但后来观众会发现他在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方面其实相当精明,这种有头脑又残忍的反派角色,顿时对男主角形成强大压力。而凯文·史派西扮演的道格也容易让人以为他就是那种“有利益无情义”的冷血老大,尤其是威逼利诱男主角回归抢劫团伙似乎更是坐实了这一点,但结尾观众又会发现,大难临头之时,他作为老大其实是有情有义的,还能奋不顾身地掩护男主角逃跑,实在是出人意料。

        也许是为了保持节奏感以及营造反转效果的需要,本片在剧情和角色方面也呈现出一些问题,缺乏一定的逻辑合理性。比如说刚刚说过的凯文·史派西扮演的道格形象反转吧,如此利益至上、言而无信的人,怎么可能奋不顾身地保护男主角?而且他明明能看出来乔·哈姆扮演的巴迪是冲着男主角来的,他还主动上前替男主角顶雷,开枪掩护男主角撤退,结果被车撞死,这种强行“洗白”的方式令人难以置信。男女主角的爱情戏以及女主角的角色背景似乎也欠缺一些足够的铺垫,导致最后她在突然得知男主角就是飞车抢匪,还被全城追铺的情况下,依然毫不犹豫地就愿意跟他亡命天涯,也显得不那么容易让人信服!还有,乖宝宝一般的男主角能够突然用十分残忍的方式杀死杰米·福克斯扮演的巴茨,也让人感觉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