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冲向夏军

        李晓润

        虎牢关外,两军对垒。

        每队一百人,一共三十队。窦建德反复数过,李世民身后的玄甲军只有三千人。三千人就敢直面自己的十万大军,鹰扬河朔的窦建德疑窦丛生。

        对李渊这个年少英武的儿子和这支号称战无不胜的玄甲军,夏王窦建德早有耳闻,可他们此刻的狂妄还是让窦建德震惊。

        窦建德认为李世民不可能这么冒险,一定有轻兵正在迂回攻击夏军,所以下令按兵不动,坐等唐军主力上门。

        两军在烈日下进行耐力和毅力的比拼。一个时辰之后,夏军逐渐乱了阵形,有些口渴的将士擅自下马去黄河痛饮。

        李世民和他的玄甲军依旧纹丝不动。

        更多的夏军将士走向河滩,横过两军阵前。他们自恃人数占绝对优势,不信玄甲军敢主动挑战。

        李世民一夹马刺,抽出长刀冲向夏军。玄甲军如影随形。

        此役夏军战死三千人,被俘五万人。黄袍金冠的窦建德在五万灰头土脸的俘虏中格外显眼。唐军主力随即转攻洛阳。心悦诚服的窦建德亲临城下现身说法。彻底绝望的王世充献城投降。

        唐高祖李渊号称唐朝开国皇帝,但世人公认李世民才是唐朝的真正建立者。虎牢关之战一锤定音,年轻王朝两个最强大的对手束手就擒。就算从玄武门之变以后真正登上皇位算起,李世民也不过二十七岁,当之无愧的史上最年轻开国皇帝。

        李世民给唐朝开国功臣刘文静的第一印象是“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北宋文豪欧阳修说李世民“除隋之乱,比迹汤武;致治之美,庶几成康”。

        贞观初年(627年),天下安定。这天早朝的时候,心情不错的唐太宗问:“众位爱卿,你们觉得朕和历史上哪一位帝王比较接近?”

        文武大臣知道唐太宗希望被人比作尧舜禹汤,所以都投其所好,只有魏征一言不发。

        李世民问:“魏征,你怎么哑巴了?”

        “臣过去在陛下面前信口开河,经常让陛下忍无可忍。臣担心陛下怀恨在心,将来会迁怒我的子孙。”

        “杞人忧天。魏征,你认为朕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

        “除非陛下赐我免死金牌和丹书铁券,否则我今后打定主意尸位素餐明哲保身。”

        “好,朕答应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陛下很像杨广。”

        满朝文武看见魏征把李世民比作杨广,都认为得意忘形的魏征凶多吉少。

        李世民强忍怒火:“你说说看,朕和杨广有何相似之处?”           (1)  

  • 纳闷的事

        法医秦明

        “什么?天方夜谭吧!为什么两个岗位,只有一组民警?”

        “王所长说是要定职定编,对一些繁冗的职位要进行合并。他认为晚间,通道闸门没有人进出,所以通道闸门无须派人值守。”秦兆国说,“于是,这两个职位就合并了。”

        “混账!”萧闻天忍着没有骂出脏话,“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说完,萧闻天责怪地看了一眼分管监管业务的方卫国副局长。当初萧闻天是十分反对政工干部不经锻炼就直接出任一线执法部门的主官的,但是方卫国极力保荐王小明,最后少数服从多数地把王小明直接推到了看守所所长这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我反正不知道这事。”秦兆国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你,你怎么不知道?啊,对了,你是不是那天请假了?私事儿吧?”王小明站起身来指着秦兆国说。

        “通道闸门可打开过?”萧闻天瞪了王小明一眼,王小明缩着头坐回原位。

        “打开过。”秦兆国说,“在特警队对外围现场进行搜索完毕,收队后,王所长下令所有监区民警和值守武警,到看守所外的院墙进行检查。检查完毕后,民警们又陆续返回。”

        “进出都只有民警吗?”萧闻天问。

        “那是肯定的。”秦兆国说,“大家都穿着警服。虽然晚上看不真切,但我想不可能出去的都是犯人吧?哦,更何况后来大家都又回来了呢。”

        “监控呢?监控录像有没有人在看?”萧闻天说。

        “昨天下午六点,嫌疑犯们最后一次点卯后,就各自回到监区。我们现在从六点开始,正在着人看第六监区以及六监区附近关键通道的监控。现在正在看。”方卫国说。

        “第六监区关押的都是什么人?”

        “一共22人,全部脱逃。”秦兆国说,“其中不乏一些重刑犯。我看了所有犯人的档案,有七个是涉嫌恶势力团伙犯罪的嫌疑人,还有几个涉嫌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的犯罪嫌疑人,还有一个涉嫌强奸的、一个涉嫌纵火的。哦,还有几个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盗窃罪的。”

        “盗窃?”萧闻天说,“这么轻的罪名也会脱逃?他不知道逃出去就是大罪?”

        “这事情我们也很纳闷。”秦兆国说,“一般不可能做到二十几个不同来源的犯罪嫌疑人勾结在一起越狱,因为人心哪有那么齐的?一个人泄密,这些人都完蛋。所以这实在很蹊跷。我怀疑最有可能是那七个黑社会的人唆使,因为这些人中,有两个是黑社会头目,在黑道有一些名气。他们用这个来压人,即便罪行再轻,也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愿,跟着他们一起越狱。”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