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从造字的文化英雄,到龙王身边的“雨量测量员”,仓颉的变化不可谓不巨。

四目神的眼睛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09月08日        版次: 42     作者:

    ■盛文强

    四目神是龙王庙壁画中常见的神,尤以明清两代的龙王庙最为常见,近年来在偏远地区的寺庙遗迹中多有发现,以涿鹿塔尔寺村龙王庙和延庆董家沟村龙王庙较为典型,再往前追溯,山西的元代永乐宫壁画中也有四目神出现。

    壁画中的四目神形象多是身着长衫,头戴儒巾,俨然古时的儒士,他手持木工尺,在龙王行雨的壁画中,四目神双手向上平举木工尺,而在行雨之后打道回府的场景中,四目神则是怀抱着木工尺。四目神的主要职责是丈量布雨的范围和深度,从技术层面对龙王降雨工作进行监督,测量降雨量和降雨范围。

    最奇特的是,他有四只眼睛,盯着他的眼睛看,就会有眩晕的感觉,令人不敢久视。究其原因,是因为人脑对面部识别有一种视觉定式,四只眼睛的面部造型,使观看者的视觉无法聚焦,造成面部识别的视觉误差,大脑在识别时发生障碍而短路,故而出现眩晕。而在民间的迷信观念中,则认为壁画之所以给人带来眩晕,是因为壁画中藏有特殊的灵性,带有致幻的魔力。这是一种古老的“视觉巫术”,通过错觉使人们更加崇信。

    “四目神”的形象由来已久,一般认为这是仓颉。《淮南子》中就有“仓颉四目”的记载,仓颉是黄帝时代的贤者,又说是黄帝的史官,据上古传说,仓颉机智过人,过目不忘,仰观天文,俯察地理,龟背纹理、鸟兽昆虫爪痕、山川形貌和手掌指纹,这些自然界的物象都成为其灵感的源泉,经过系统归纳,他终于以惊人的智慧,创造出了象形文字,一举革除了“结绳记事”之陋,与黄帝等人一道,皆成为传说中的“文化英雄”。

    《淮南子》中说:“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乾隆版《白水县志》更是将仓颉神化,使其愈发神奇:“仓颉,阳武村人,龙颜四目,生有睿德。黄帝命为左史。观奎星圜曲之势,察鸟兽蹄迒之迹,依类象形,始创文字。天雨粟,鬼夜哭,龙亦潜藏。终葬今史官村北黄龙山下。书二卷,后汉司杜林注。隋乱不传。”仓颉之后,蒙昧远去,文明的曙光降临,这无疑是惊天动地的变化,这样的功劳,本应是集体创造,却归之于仓颉一人身上,这使他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象征符号,他已经不是个体的人,而是附加了太多神圣光环的理想人物,他甚至只是存在于人们的虚构之中。

    不过,人们还是宁愿相信有这样一位古圣先贤的存在,他以一己之力播撒文明曙光,英雄的传奇到处流布。从汉代开始,仓颉逐渐被神化,或因其多见多识,明察于秋毫之末,兼之古人对古圣先贤的崇拜,进而使仓颉出现了“四目”的造型,比如《论衡》所载:“仓颉四目,为黄帝史”。根据典籍的“四目”描述,后世的仓颉画像也多使用“四目”的形象,历代的人物绘本,比如《历代古人像赞》《三才图会》《历代帝王圣贤名臣大儒遗像》等较有代表性的传世刻本、绘本之中,仓颉都是四只眼的,左右各两只,以彰显其多知多闻。这些画像虽然形态各异,但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仓颉的四只眼睛不可久盯,不然就会有阵阵目眩。平静的纸面上忽然有了一阵漩涡,稍不留神,就会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因仓颉有四只眼,眼力异于常人,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在民间又以仓颉作为龙王庙的陪祀之神,希望仓颉以四目之明察,监督龙王的行雨工作,勿使雨多而涝,勿使雨少而旱,农耕时代的降雨是农人心目中的大事。又因仓颉造字时曾感动上天,致使“天雨粟”,这一天,天上落下了粮食,即二十四节气中“谷雨”的来源,龙王庙是农人求雨之所,仓颉既能明察,又能使“天雨粟”,因而成为龙王的陪祀神,更加相得益彰。

    从造字的文化英雄,到龙王身边的“雨量测量员”,仓颉的变化不可谓不巨,这种现象,可看作是上古神话人物在民间风俗中的神格转变,因时殊事异,上古神话的日渐式微,原本被神化的古圣先贤发生了“降格”,成为民众喜闻乐见的俗神。民间造神的逻辑,自有其实用而又直观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