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少了一个字

        如果一定要在这两首边塞诗经典中选择更好的一首,那我倾向于王昌龄的《出塞》。因为王之涣的《凉州词》虽然气势如虹,但只是在空间上场面浩大,而王昌龄的《出塞》穿越时空。“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照映古今,仅凭这两句就足以傲视群雄。而且“秦时明月汉时关”在时间上和张若虚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衔接得天衣无缝,把整个人类历史涵盖其中。后面“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不如“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委婉,但国难思良将,边塞诗本不以委婉见长。

        王之涣的两首名作都和黄河有关,他一生好像也没有离开过黄河两岸。真希望他去过江南,或许也会留下描写江南的名篇。

        《凉州词》的故事还有续篇。据说到了晚清,喜欢《凉州词》的慈禧太后要求一位书法很好的大臣把《凉州词》写在檀香扇上。大臣不敢怠慢,回去反复练习之后才开始落笔。谁知他过于紧张,竟然少写了那个“间”字。他把老婆孩子一起叫到跟前,提前交代了后事,告诉儿子读书做官太危险,以后就在老家种田,打死也别考公务员。

        老婆孩子哭成一片。大臣长叹一声,硬着头皮进宫求见。

        慈禧太后拿过扇子一看,果然拉长老脸。

        “怎么少写了一个字?”

        大臣灵机一动为自己狡辩。

        “老佛爷,臣没有漏字,只是略作调整,推陈出新。”

        他把王之涣的诗重新断句后,就成了下面这首词:

        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慈禧反复诵读了几遍,觉得勉强说得通,于是放过这位大臣。

        王昌龄是琅琊王氏。天下王姓分为三房,太原王氏、琅琊王氏和京兆王氏。琅琊王氏因为帮助东晋建国,“王与马,共天下”,并且出现了王导、王羲之这样杰出的人才,所以在王氏三房中最为兴旺发达。但是到了王昌龄这一代,早已和王之涣一样沦为普通士族。

        王昌龄住在“水临灞岸,山接芷阳,风传长乐之钟,日下新丰之树”的白鹿原上。他年轻的时候笑傲王侯,无奈家道中落,一度穷困到需要下田耕作。因为物价太贵,自己在房前屋后种了点有机蔬菜,时不时还把多余的青菜挑到集市上去卖。

        有的学者根据王昌龄边塞诗对边疆地理风情的准确描述,判断他在中进士前去过西北边疆漫游,最远可能到过传说中李白的出生地中亚碎叶城。

        穷家富路,旅游是最花钱的一项活动。王昌龄的家产说不定就是因此被他挥霍一空的。             (27) 

  • 登上莱特岛

        一个月后科雷希多岛失守,温莱特将军和其余人被关进监狱,日军在未来三年半里继续对美国人进行精神摧残和屠杀。温莱特将军在战争开始就已经很瘦了,被囚禁期间更是变得瘦骨嶙峋。当他还被羁押在一所日本监狱时,曾被提名授予荣誉勋章,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反对此项提名,并指出温莱特永远都不应该投降。

        与此同时,麦克阿瑟最终到了澳大利亚,担任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司令。许多美国人认为他从科雷希多岛逃脱是智勇双全的行动,但有些人认为他临阵逃脱是贪生怕死的表现。麦克阿瑟在澳大利亚时曾向记者解释他的行为:“美国总统命令我突破日军防线,从科雷希多岛前往澳大利亚,我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组织美军向日本进攻,主要目标是解放菲律宾。这次我挺过去了,将来我一定会回来。”

        1942年4月1日,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因在英勇保卫菲律宾时表现出了“卓著的领导力”而获得荣誉勋章,使他和阿瑟·麦克阿瑟将军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对荣获荣誉勋章的父子。

        在重返菲律宾的过程中,麦克阿瑟指挥部下夺回了一座座被日军占领的岛屿,重新控制了太平洋。他渴望弥补自己的过错,这种欲望胜过其他一切动机,但也招来海军指挥官的批评。贝里琉岛这场毁灭性的战斗导致了4000名美国人伤亡,它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麦克阿瑟担心日本战机将从机场跑道起飞,并骚扰他带领的菲律宾军队。

        麦克阿瑟花了将近3年的时间才终于让登陆艇到达莱特岛的红海滩。当他从登陆艇上走出,踏进没过膝盖的海水中时,将军神情严肃,他裤子上明显的褶皱瞬间消失了。

        “让他们走。”一名海军军官负责指挥在红海滩上着陆驳船的运输,当他听说麦克阿瑟想要一个特殊的码头登陆时,他大声呼喊道。这位海军军官是一名“登陆指挥官”,在登陆区享有最高权威,甚至伟大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也没有特殊待遇。

        从登陆艇到岸上要走40步。麦克阿瑟涉过平静的海面时,怒视这位无礼的年轻海军军官。他的个人摄影师盖塔诺·法伊拉切上尉为后人抓拍了这一画面,而当时藏在周围棕榈树高处的日本狙击手很可能轻易瞄准站在白色沙滩上的这位64岁的将军。

        刚上岸,麦克阿瑟就接过一个麦克风,“菲律宾人民,”他大声宣告,“我回来了!”

        平日沉着冷静的麦克阿瑟将军,今天激动得双手发抖。

        之后,麦克阿瑟上将很快转身蹚水回到登陆艇,登陆艇马上将他带到“纳什维尔”号的安全地带。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