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日书家
    东京续墨缘

        一年一度的中日名家书法展如约而至。2017年8月,由北京晚报与日本白扇书道会联合举办的“中日名家书法展”,在日本东京千叶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共展出中日双方书法家包括甲骨文、金文、小篆、汉隶、魏碑、唐楷、行草等不同书体风格的书法佳作133 幅。一年一度的中日书法展,旨在弘扬传统书法艺术,增进中日两国书法家的交流。此次展览,是继去年在北京举办的“中日名家书法展·北京展”之后的东京展。

        图为中日书家现场挥毫的部分作品。

  • 周祥林论草书

        集艺术评论家、书法家、画家、导演于一身的周祥林先生,多年来静心修业,乐之艺术,并与生活融为一体,其创作涉及书法、绘画、写作、导演等诸领域。曾出版多部书法集、绘画集、散文集。出版有《苏轼评传》、《周祥林中国画集》等;导演过电视剧《走出蓝水河》、《青花》、《书圣王羲之》等。对于草书,周祥林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草书之佳者,江海不足以喻其深,山谷不足以配其险,浮云不足以比其变。

        ○草书之难,难在真、行、隶、篆、非难在草书也。难在万卷书、万里路,非难在万池墨也。

        ○好狼毫不硬,好羊毫不软,今世难寻好笔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剑客无好剑,犹作草无好笔。

        ○草书之精神,全在一气之含,大小皆然。或曰:『岂非草书,右军小楷亦如是。』予曰:『然!知者也。』

        ○作草如挥剑,剑之长必不能长过扁担,不然,何以挥哉。今有作草者,字比斗大,犹拿扁担作剑舞耳。公孙大娘见之,必生奇。

        ○小而能纵,大而能精,情发相生,此草书之妙,亦为人之妙也,惜今之不多也。

        ○米南宫曰:『草书不入晋人格,辄徒成下品。』此知者语,亦乡愿语也,习草者应知。

        ○予幼临十七帖,不知其妙。后知之,遂竭力师之。有无知者笑予不知,予不语。今十余年后,见予仍师十七帖,复笑予不知。予笑曰:『予是不知也,故常临此。』嘻嘻!

        ○王铎自言五十后更加碎沥,赞者狂呼大好,殊不知右军五十后,始成『十七帖』之二十一札,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好与不好岂不自知乎!

        ○龙跃天门惊荡荡,飞林出鸟一扫空。草书内外之力,坡公知也。

        ○今有作草者,作草时抽烟、哼曲、打电话,怪哉也!割草尚全力,况作草乎?

        ○作草如真,古人语。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亦古人语。该作如何观哉?予知也,汝知否?

        ○作草者每爱求新,故今日张三,明日李四,今日麻五,明日赵六,变来变去,不守一常。殊不知,终始惟一,乃可新哉!

        ○古诗四帖格即不可入唐,妄论法则,近世有无知者,以此为宗,并谓能得,亦今时之一特色也。

        ○习草书者,非功夫深不能得笔,非学养好不能格高,非心义善不能润雅,非豪气足不能纵逸。

        ○草书之最高境:不在放,而在收;不在实,而在虚;不在动,而在静。

        ○张旭怀素之草,其得在外,其失在内,此右军胜旭素处,亦法书之神妙处,不深此不可知也。

        ○担夫争道,为草书笔法之妙,舍此而求高铁之快,与草书无缘也。

        ○古人作草匆匆不暇,今人作草匆匆匆匆,岂知草乎?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会此意即会草书之意也。

        ○草书之妙格居其首,笔居其次,无格即为俗草;无笔,草俗也。近有好为人师者,笔、格均不得,可笑也。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此草书之绝境,亦草书之绝境也。

        周祥林新著《词间一百声》、《花笺一百声》两书,花笺与词翰之美相生相发,风华烂漫,秋韵悠悠;文化与艺术之挥洒承传,若声声溪流,有声无声,滋润心灵。书写在花笺上的古文、诗词、警句等书法精品,配以原典释文和作者对诗文词章的赏析解读。书法古意盎然,动静相宜,随情适性,格臻高境;赏读则简明独到,文心风流,即古感今,平淡中寓深意新思,给人以知识与启迪。

        (作者: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委员)

  • 花样“国展”停是不停

        李敬东

        近期获悉,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先生来到宁夏书协调研考察,在宁夏文联书协座谈调研会上,苏主席明确指出:以后中书协综合展将只设兰亭奖,国展可能要取消。苏主席说得好,他作为书协的领导,能够认清书法在当今的正确价值取向,表明了书法回归人民当中去,逐渐消除功利和铜臭味。而且提出书法进校园的伟大工程即将启动,在座谈会上,他重申“学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要从孩子开始。倡导汉字书写,让书法回到日常书写,即使实用书法极具现实意义,少一些冒牌的优孟衣冠,方可弘扬传统文化的精华。

        回顾过去书坛,展事纷纭,目不暇接,参赛者集结号角一吹,便呈群雄逐鹿之势,为数不少的作者,呕心沥血去拼奖项,甚至有封闭作战而猝死的,当时知此骇人听闻,时过境迁之后的作者,有的已经心理产生了阴影,不敢再去面对下一次大展的征程。

        当今,国字号的书法届展,已连续举办了十一届,所谓书法国展的权威性,以及在书坛的影响力似乎已不容置疑。笔者在全国第八届国展举办时,尝著文呼吁书法应回归传统文化艺术本位,以继承和弘扬书法艺术精神为主旨,倡导书法以文化为依托,延续先贤诗心文墨,给后来的青年书法家确立一个优秀的范式,应该是书法展览未来的一个正确方向。

        纵观历届书法国展,几乎每次新的国展都要出台一些花样,除了对展览作品形式和尺幅的要求之外,在评奖之前还要进行相关文化测试和现场书写,以期检验书写者的文化水准和临场书写能力。据某位入围获奖的作者讲,应国展主办方的要求和规定,获奖候选作者接到通知,要及时按要求到现场去创作。有的年轻人书法功夫还甚浅,有的很漂浮。平时他们很蔑视传统文化,把入选国展视为牟取名利的敲门砖。当今很大一部分书法家,已经通过国展,从一名普通爱好者,打造成当代书法名家,再摇身一变为书法名师,以至于国展的评委。再利用这一招牌去走穴、办班。有的办各种国展冲刺班,其主要目的是赚钱,以期望在书坛博得更高的名望。

        当然,书法家有了名望,有了名头,就等于镀了金,等于取得了合法身份,贴上了标签,似乎脖子上挂了个牌子,才能理直气壮。从此,他们的心思已经远离书法的内核,毫无疑问,他们大都每天思考的是,如何一夜成名,如何书法利益最大化。严格意义上说,书法又不是什么体育竞技比赛。从东晋的书圣王羲之,唐代颜真卿,北宋苏轼、黄庭坚,元代赵子昂,明清董其昌、王铎、傅山一直到当今的启功和欧阳中石先生,哪一位是通过展览评比出来的优秀书家呢?有时,书法展览是个怪圈。在展览入展和获奖,才有资格获得协会的通行证,有的为了取得这个能标榜自己的通行证,竟然不择手段,一稿多投已然合法,有厚颜者暗中通融,贿赂评委,以企图取得入展和获奖的条件。由此,国展的弊端显而易见,流弊越发泛滥,积重难返。真正爱好书法的朋友,应该大声疾呼,国展少办或者干脆不办,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我们期待书坛能够早一天净化,让书法回到人民群众中生根发芽,并结成累累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