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欲济无舟楫

        李晓润

        后来孟浩然回到襄阳,恰巧李白来访。孟浩然不好意思承认得罪皇帝差点客死他乡,只说自己吃不惯长安的肉夹馍和烤全羊,还是家乡的米饭香。李白正在日思夜想如何接近唐明皇,看见孟浩然如此淡泊名利,立刻写诗颂扬。

        孟浩然功败垂成,表面虽无所谓,其实心里非常郁闷,他决定去东南旅游散心。当时李白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宰相许圉师孙女正在度蜜月,所以他没有随行,只是写了一首《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孟浩然拜访刘慎虚等好友,写下名篇《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开元二十二年,韩朝宗任襄州刺史兼山南东道采访使。他几年前对李白爱理不理,但对孟浩然非常客气。他觉得自己有把握说服唐玄宗捐弃前嫌起用孟浩然,所以和孟浩然约好一起去长安。孟浩然心有余悸,临行前故意找来几个朋友喝得烂醉如泥,气得韩朝宗大骂他不识抬举。

        开元二十四年张九龄罢相,次年贬为荆州长史,到任后聘请孟浩然为幕僚。孟浩然心情大好,写下名作《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涵虚”指天空倒映在水中。“混太清”指水天一色,太清就是天空。“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是说想渡湖却没有舟船,闲居在家有负于太平盛世,孟浩然暗示自己需要张九龄引荐。

        孟浩然在岳阳楼上陪张九龄赏花饮酒,王维却在戈壁滩上风餐露宿。开元二十五年河西节度副使崔大逸战胜吐蕃,唐玄宗命王维出塞劳军。王维第一次看见边地风光。

        孟浩然懒散惯了,很快从张九龄幕府辞职回家。开元二十八年他舍命招待流放归来的王昌龄,几乎在这同时王维奉命去黔中考选官员,取道襄阳探望孟浩然。两个好朋友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不过王维写下《汉江临眺》献给九泉之下的友人。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安史之乱前,王维官至文部郎中,他对官场的态度就像很多人对待婚姻,不甘心同床异梦,又下不了决心离婚。五十岁这年他在为母亲寻找墓地时意外发现世外桃源辋川,开始考虑在此颐养天年。他在守墓时认识了隐居辋川的裴迪。裴迪一直在山中温习功课准备参加进士考试。                  (37)

  • “入侵计划”

        (美)比尔·奥雷利 马丁·杜加尔德

        当日本人在1940年入侵法国、印度、中国继续军事扩张时,罗斯福总统禁止把所有的石油出售给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大不列颠很快也这样做。1941年7月26日,罗斯福进一步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资产。

        从表面上看,罗斯福的行动是阻止日本侵略亚洲的一个简单的尝试。尽管它给日本军队带来一波冲击:没有石油,他们的坦克和船只将无法使用。日本海军有6个月的燃油储备,但没有更多的了,日本的高级将领开始计划寻找新的石油来源,日本开始看到自己是美国攻击的受害者。不幸的是,罗斯福的禁运并不是在太平洋中阻止战争,而是让战争有可能爆发。

        随着美日局势日益紧张,日本军方提出了一个最大胆的计划:入侵每个能给它提供自然资源的国家、岛屿和殖民地。几天后,日本军队踏上菲律宾、新加坡、荷属东印度群岛、英属马来亚、砂拉越,以及英属和荷属婆罗洲的海滩,走进缅甸的丛林。日军把路上抓捕的囚犯当作奴隶给他们工作——建立基础设施,收割作物和挖掘矿山。

        这个计划是可怕的,但是对于日军而言却是辉煌的。虽然日本的侵略在意料之中,但是这种蛮横的攻击范围会让世界其他地方猝不及防。日本将领希望这样的进攻能够确保大获全胜。当时爱好和平的近卫文麿首相希望与美国有外交上的突破,但到了1941年10月,很明显这不可能实现。然后,近卫辞职了,他不想发动一场残忍的世界战争。

        替代他的是东条英机,一个矮小而又傲慢的大将,因粗暴无礼,注重细节而被称作“剃刀”。56岁的东条在侵华战争初期就与众不同。他来自日本著名的武士阶级。其他人认为东条的思想过于军国主义,但裕仁天皇没有选择别人,反而钦点东条任首相之位,使他成为日本权力第二大的人物。他的亲战立场非常清楚地表明了他将如何利用这份权力。“我们最终决定发动战争,”东条任职后不久,一位日本高级官员写在他的日记上,“而现在我们必须全力开始。”

        对于那些反对侵略观点的人,东条有一个简单的说法:“有时候有必要闭上眼睛,冒险一试。”

        若要成功,东条必须抓住两个关键要素。第一个是裕仁本身。几个月来,天皇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要扩大侵华战争,包括在其影响范围内继续征服亚洲和重要的太平洋岛屿国家。“天皇当然是一个和平爱好者,毫无疑问,他希望避免战争。”前首相近卫之后在1941年10月辞职那天写道,他知道阻止战争将是徒劳。“当我告诉他开战是错误的时候,他表示赞同……渐渐地,他开始倾向于战争。”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