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汉云陵墓主 成“立子杀母”先例

悲情“钩弋”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12月04日        版次: 33     作者: ■杨 征

    前不久,“汉云陵被盗案告破”的消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公安部门的追查之下,收缴回汉云陵中被盗文物千余件。

    汉云陵的墓主并不是汉代的皇帝,而是汉武帝宠妃、汉昭帝生母钩弋夫人的陵墓。钩弋夫人在历史上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她的诸多事件都带有“神话”色彩:因手握玉钩而生,一直无法展开,而汉武帝轻轻用力便打开她的双手,由此得名“钩弋夫人”;怀胎14个月才产下刘弗陵(后来的汉昭帝),上古圣君尧的母亲同样也是怀孕14个月才生下尧……

    极具神话色彩的钩弋夫人,死得却非常凄惨。因为年少的刘弗陵被立为太子,汉武帝担心“母壮子少”而出现皇后干政的局面,便下令处死风华正茂的钩弋夫人。这也开启了后世独特的皇位传承制度:“立子杀母”。

    1

    神话般的“钩弋夫人”

    “钩弋夫人”是一个有着传奇色彩的女子。关于她的记载中,最传奇的莫过于“钩弋”这个称呼的来源。《汉书·外戚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汉武帝巡视全国,来到河间国(今河北河间一带)地界时,随行的“望气者”对他说此地气望,一定是有奇女子在此居住。武帝听了大喜,立刻派人去寻找这位女子。很快一位绝色美女便被带到皇帝面前。让大家都感到很奇怪的是这女子竟然两手都握着拳,而且这还是个“先天性疾病”——从她一落生,不管家里人怎么用力掰这双手,就是掰不开。

    汉武帝见了甚觉奇怪,便亲自“实践”了一把,没想到这位真龙天子只轻轻一用力便把她的双手展开了。不过这一展开所见到的场景着实把汉武帝吓了一跳,原来在她展开的手中竟然握着一支玉钩。汉武帝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的一段缘分,便命人将她带回皇宫,并册封为婕妤(汉代后宫妃嫔名号)。因该女子姓赵,因此历史上也称她为赵婕妤,同时因为手握玉钩而生,因此也被称为“钩弋夫人”或 “拳夫人”。

    虽然史书上有确凿的文字记载,但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以现在人们的认知来看,只能权当故事听。

    除了“手握玉钩而生”的说法,钩弋夫人后来在生刘弗陵时,也有一些“奇异”的现象。同样是《汉书·外戚传》记载,太始三年(公元前94年),赵婕妤为六十多岁的汉武帝产下一子,即后来的汉昭帝刘弗陵。这孩子是赵婕妤怀胎14个月才产下的,而上古的圣君尧的母亲也是怀孕14个月才产下尧,这就更加让汉武帝觉得刘弗陵是上天安排好将来继承大汉江山的人。他特意将钩弋夫人所居住宫殿的宫门命名为尧母门,以示这位皇子将会是未来的太平天子。

    此前,汉武帝培养多年的太子刘据因“巫蛊之祸”自杀,自己最宠爱的李夫人所生的昌邑王刘髆也先他而去,因此晚年的汉武帝将所有心血都倾注在幼子刘弗陵身上。当然,刘弗陵也是个非常争气的孩子,无论人品还是学业都是顶尖,因此武帝对他的评价非常高,认为他“壮大多知”,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汉武帝。

    后元元年(前88年),汉武帝走到了人生的边缘。面对幼子刘弗陵,他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威胁,这份威胁就来自他最宠爱的赵婕妤。母壮子少的局面令他寝食难安。联想到汉初惠帝受制于吕后,自己年幼时又先后受制于祖母窦太皇太后和母亲王太后,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处死赵婕妤是唯一的选择。因此,汉武帝以钩弋夫人“屡践圣意”为由,把她囚禁在云阳宫。

    褚少孙在《史记》里曾补充记载(据《汉书》记载,司马迁死后,《史记》在流传过程中散失了十篇,褚少孙作了补充、修葺的工作),汉武帝在甘泉宫让人画了一张周公背成王朝见大臣的图,并赐给奉车都尉霍光,于是左右大臣知晓汉武帝预立少子为太子。数日之后汉武帝斥责钩弋,钩弋褪下簪珥连连叩头。汉武帝命人将她拉走送到掖庭狱(掖庭即后宫),被拖走的钩弋回头求饶,汉武帝说:“快走!你活不了了!”之后钩弋死于云阳宫。

    当时为了掩人耳目,汉武帝没有为她举行葬礼,而是连夜草草埋葬。

    因为钩弋夫人的悲惨经历,野史中人们为钩弋夫人的去世赋予很多美好的想象。如《三辅黄图》里记载:“至甘泉而卒,尸香闻十余里,葬云阳。武帝思之,起通灵台于甘泉宫。有一青鸟集台上往来,至宣帝时乃不至”。

    《太平御览》曾记载,钩弋夫人自尽身亡之后,“尸不臭,香闻十余里,疑其非常人,及发冢开视,棺空无尸,惟双履鞋存。”

    后世也有不少诗人,对钩弋夫人的身世感怀不已。唐人张祜在《钩弋夫人词》中写道:“惆怅云陵事不回,万金重更筑仙台。莫言天上无消息,犹是夫人作鸟来。”

    后来,根据钩弋夫人双手藏钩的奇特经历,民间衍化出一种叫藏钩的游戏。在诗人李白的《宫中行乐词》中,就有一句“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如今,还有不少影视剧以钩弋夫人为题材,这也反映人们对这位传奇女子的关注。

    2

    云陵规模堪比帝王陵

    后元二年(前87年)二月,武帝重病,刘弗陵被立为太子,霍光等人为顾命之臣。不久,汉武帝病死,八岁的弗陵即位,即汉昭帝。昭帝刘弗陵即位后,追封自己的母亲为皇太后,并命人重修钩弋夫人墓,因其墓在云阳宫附近,因此也被称为“云阳陵”,也称为“云陵”。云陵的规模非常大,规制几乎接近西汉帝陵。云陵位于如今陕西咸阳市淳化县城北8公里处铁王乡大圪垯村西。墓四周有阙门,阙门遗迹尚存。

    西汉的帝陵自高祖刘邦的长陵至平帝刘衎的康陵为止,共计有十一座。这其中汉文帝的霸陵和汉宣帝的杜陵在长安东南以外,其余的九座沿着渭河自东北的阳陵开始向西南方向延伸,一直到最东南的茂陵为止,呈带状布局。汉代帝后虽然实行合葬,但是却同茔异穴,即帝后单独起坟,单独修建地宫,但两座坟冢在一座陵园之内。

    除了坟冢即我们常说的“皇陵”以外,汉代陵寝中还有一些附属建筑,最主要的当属“寝”和“庙”了。古代人认为人死之后灵魂仍存,因此仍然要按时祭祀并奉养以祈求灵魂的安宁。因此陵墓旁的“寝”完全按照死者生前居住的宫殿建造,甚至里面的陈设和在世时一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史籍中记载,陵寝里依然要有宫人每天为死去帝后的灵魂服务。这些宫人们“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严具(化妆用具),更衣别室”,甚至还要每天四次供应饭食,这些封建帝后,希望死后也如活人一般仍然能过奢靡的生活。

    其次是庙,庙的繁体字是广字头下有一个“朝”字,实际上它所象征的正是皇帝生前举行朝会的场所。因此“前朝后寝”这种理念在汉代的陵寝建筑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值得一提的是,汉代继承秦代于骊山陵墓旁设置骊邑的方法,于陵寝旁也设有城邑。

    钩弋夫人墓西北面不远处是云陵邑的遗址,《汉书·昭帝纪》中记载:始元三年(前84年)秋“募民徙云陵,赐钱田宅。”四年,“徙三辅富人云陵,赐钱,户十万。”不过,云陵邑规模并不大。相比之下,帝陵所附属的陵邑规模更大。如汉高祖的长陵邑人口有十七万九千之多,汉武帝的茂陵邑则更是多达二十七万,当时西汉首都长安的人口也不过二十四万。不过若论起人口之最,则是汉宣帝的杜陵邑,其总人口数初步推算约有三十万以上。这些陵邑就如众星拱月一般护卫着首都长安,且每座城池都有各自的特色,可谓是世界上最早的卫星城。                下转3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