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旧线板插热得快 一分钟有糊味儿

        本报讯(记者张宇)抽油烟机的油污是否清除干净,阳台的杂物是否及时清理,插线板是否到了更换的年限,这些看似不起眼又容易忽视的问题,是住宅类火灾不可小觑的隐患。今天上午,丰台消防支队的防火监督员来到居民家中,在消防安全检查之后,做了一场关于插线板的消防实验。

        冬季天干物燥,是火灾高发季节,而住宅类火灾又占到全部火灾的60%到70%。今天上午,记者跟随丰台消防支队防火监督员董文堂和祁兴龙,来到位于马家堡的嘉园三里小区,入户消防安全检查,用火和用电是检查的重点。

        防火监督员来到一户位于21楼的居民家中,主人黄大爷开门后,防火监督员首先进入了黄大爷的厨房,“这里是家庭消防隐患的重灾区。”董文堂说。

        对抽油烟机、燃气阀门等重点部位进行检查后,董文堂发现抽油烟机没有存留油污,燃气阀门的接口也没什么问题。黄大爷说,自己经常打扫清理厨房,也知道油锅起火后怎么处理,“不能直接浇水,

        盖锅盖,关燃气。”

        厨房没问题,屋里其他地方呢?防火监督员祁兴龙发现,黄大爷在阳台一角堆放了一个大纸箱子和一些杂物。

        “2008年的大年三十,因为其他居民放爆竹,火星吹到了我家阳台,把整个阳台烧糊了,之后没办法就把整个阳台换了。”黄大爷说,“但是有时也没办法,家里一些废旧报纸等杂物总得找个地方存放。”

        除了厨房和阳台,防火监督员祁兴龙在黄大爷家中又发现了一个被主人忽视的隐患:插线板。在客厅的电视机柜上,一个颜色已经发黄的插线板,引起了祁兴龙的注意,“看插线板上的标识,这个插线板应该是2002年生产的,已经用了十多年了,一般插线板3到5年就应更换,这个已经大大超过了使用年限。”

        “家里墙上的插座有限,插线板用着方便,我不知道插线板还有使用年限呢。”黄大爷一脸疑惑。

        在征得黄大爷同意之后,防火监督员祁兴龙在黄大爷家中进行了一场关于插线板的小实验。他首先用一个正规厂家生产的新插线板,连上黄大爷家中这个老旧插线板,然后,再将一台取暖的“小太阳”插在黄大爷家的老旧插线板上。

        一分钟后,祁兴龙使用测温仪对准老旧插线板的电线,温度显示为44℃到45℃,新插线板的电线仅为22℃到24℃。

        接下来,祁兴龙又将一个“热得快”插到了老旧插线板上,一分钟后,老旧插线板电线的温度显示为73到75℃,新插线板的电线温度显示为34到35℃,屋里一股塑料焦糊味。断电后,祁兴龙拎起已经软掉的电线说,“如果通电时间再长点的话,老插线板的电线就会被烧化了。”“以前还真没想到这插线板能烧这么热,是挺吓人,应该要换个新的插线板了。”

        一旦发生火灾,该如何扑救呢?黄大爷说家中从没买过灭火器。

        “家中常备一个5公斤的干粉灭火器就行,一旦有紧急情况,灭火器对扑救初期火灾是很有效果的。”

        截至记者发稿时,防火监督员又对小区的其他住户以及楼道进行了检查。

        文并摄 J223  

  • 房地产公司财务做假账
    贪污3870万元今受审

        本报讯(记者安然)原北京建工长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监王晖,被公诉机关指控贪污单位公款3870余万元,今天上午受审时,他当庭承认贪污犯罪的事实。

        今天上午,这名原北京建工长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监在庭上承认了公诉机关的全部指控。起诉书显示,2010年9月至2016年12月间,王晖利用担任北京建工长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会计、财务经理、财务副总监的职务便利,以私自购买现金支票并私自加盖公司印章的方式,从北京建工长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交通银行西区支行账户提取现金,共计人民币3870余万元,用于个人挥霍等。王晖取现的资金未计入公司账目,也未履行任何财务审批手续,之后,他通过制作虚假的银行对账单,掩盖其犯罪事实。

        “这些事情都属实。”起诉书宣读完毕,王晖立即表示认罪。“我是私自去银行买了现金支票,加盖财务章和人名章,然后私自提现。”王晖说,按照正常流程,去银行购买现金支票的工作应该由单位的出纳人员完成,如果需要提现,还需要专门填写申请,由财务经理或总监签字后,再由出纳去提现。在支票上使用的财务章和人名章,本应分别由出纳和会计持有,但实际上,所有这些按照财务制度应由两个人分别负责的事物和掌管物品,都由他一个人掌控着。

        王晖在庭上承认,为了应付上级检查,他私自制作了一个银行对账单。上级进行审计的时候,每次都会看对账单,但由于单子本身就是假的,当然能对得上。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他的所作所为一直没有被发现。在此期间,这些钱都被他用于购买汽车、手表、旅游,还有相当一部分被他用于“投资”。

        事情发展到今年年初,盖子终于盖不住了。今年年初,上级终于发现公司的账目不对,于是在一个周五的晚上给他打电话进行询问。“这次账目的核查从去年年底就开始了,我拖了这么长时间,觉得这次肯定是瞒不过去了,我就承认了,说钱都被我用了。”很快,他的同事们将他约了出来,带到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看管起来”。此时,王晖还抱有一线希望——如果把以前“投资”的钱收回来,也许还能偿还这些款项。但是两天之后,他察觉此前的投资款收不回来了,于是向同事们承认“钱回不来了”。很快,建工集团的纪委人员赶到,将他送到了检察机关。

        庭上,法警向王晖出示了大量照片,要求王晖辨认这些是否均是他以赃款购买的各种物品,安静的法庭上,伴随着案卷翻动的声音,只听到王晖不断的说“是、是、是……”连续十多次。

        王晖表示,愿意用名下财产退赔公司。如今,他最主要的一项财产是购买于十多年前的丰台区一套60平方米的房产。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J060   

  • 共享电动车租给未成年
    撞死行人公司担责七成

        本报讯(记者林靖)事发时未满18岁的小李租共享电动自行车,却不料骑行途中发生事故,一死一伤,由于经鉴定所骑为机动车,小李赔偿受害人损失后,起诉要求租车公司赔偿相关损失。今天上午记者从海淀法院了解到,共享电动自行车租赁公司被判承担七成赔偿责任。

        小李用手机APP租赁了一辆共享电动车。据他称,在骑行过程中与行人身体接触,双方倒地受伤,事故造成自己受伤,行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为此他支出了医疗费,并与行人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书,一次性赔偿32万元。由于所骑共享电动车经鉴定属于机动车,他现在要求租车公司赔偿32万余元。

        在法庭上,租车公司辩称自己是一家合法运营的公司,对此事故不存在过错,李先生与受害人之间签订的和解协议对该公司不具有法律效力。

        经法官查明,被告公司是一手机APP软件的开发运营商,主营电动自行车的共享骑行服务,该APP需实名认证,提示须年满16周岁方可骑行。而小李事发时未满18周岁。经鉴定,事故车属于机动车,发生事故时行驶速度无法确定。交通事故证明中载明,小李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未依法登记的二轮摩托车上路行驶时未确保安全,因行人行走方向无法确定,交通事故的成因无法查清。被告公司提交车辆检验报告等证据,证明其提供的车辆经检验质量合格,是经市交管局同意上路的车型,其所购置的车辆中部分已办理行驶证、登记车牌,每辆车投保了1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

        法院认为,被告公司通过自己开发运营的APP提供电动自行车的共享服务,但事故车经鉴定为机动车,无号牌无行驶证,该公司未尽到提供符合约定车辆的义务。事发时李先生未满18周岁,无机动车驾驶证,虽被告公司提示禁止16周岁以下骑行且规定需实名注册,但因其提供的是机动车,向无机动车驾驶证的用户提供,不符合法律规定和双方约定,该公司的提示不能免除其赔偿责任。另外,该公司提供的是机动车,无论从车辆重量及限行速度,均非18周岁以下未经专门的交通安全教育和驾驶技能培训的小李所能掌控。故此,该公司构成违约,应对小李承担赔偿责任。

        而对于小李来说,法院认为他作为用户,应自觉遵守道路交通安全、城市管理等相关法律法规,但他未确保安全,事发后未保护现场,对事故发生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对事故所致损失也应自担一定责任。就双方责任比例的确定,法院还考虑到对共享电动车的规范涉及道路交通安全等社会公共利益,被告公司将不符合电动车标准的车辆,在未经车牌登记及取得行驶证的条件下对全社会开发,最后酌定被告公司承担70%的赔偿责任,赔偿小李各项损失近23万元,小李自担30%的责任。J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