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触碰“红线”

        新闻事件

        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国际社会普遍担忧此举将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

        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说,做出这一决定是“对现实的承认”,也符合美国利益。他同时表示,已责令国务院开始准备使馆搬迁工作。从以色列1948年建国至今,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在6日的讲话中,特朗普表示,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谈进程,并支持由巴以双方认可的“两国方案”。他还表示,副总统彭斯将在未来几天访问中东,向该地区盟友重申美国打击激进主义势力的决心。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5日晚在白宫记者吹风会上说,因涉及人员和安保等问题,新使馆的建设和搬迁预计耗时数年。

        三大原因

        美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是特朗普的核心竞选承诺。舆论推测,特朗普做出最新决定首先是为兑现这一承诺。法新社5日报道,国内政治或许推动特朗普朝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方向迈进,“这是向保守派选民和捐款人做出的姿态”。

        其次,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和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作用不容忽视。媒体报道,特朗普任命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后,犹太利益集团的活跃度出现较大提升。“库什纳及其背后的犹太利益集团在耶路撒冷地位议题上对特朗普有所施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

        第三,美国在中东地区对以色列的倚重也是促成这一决定的重要因素。包括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在内的不少两党建制派人士赞同特朗普的决定。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说,特朗普有时“不按常理出牌”,但他这次决定符合主流建制派考虑。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早已显示美国对以色列的看重”。

        两种反应

        之前就美方是否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女婿库什纳说“总统将做出他的决定”;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称:“不确定他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刁大明说,库什纳和犹太利益集团积极推动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单方面改变对耶路撒冷地位的立场;而军方需更多考虑美国的中东盟友、美国在中东军事存在以及美国国土安全和战略稳定等因素。

        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5日晚在一份声明中说,除非公务“必要”,领馆员工及其家属不得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约旦河西岸。声明同时敦促美国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军警部署的地方。

        “对军方来说,特朗普做出的不是一个最好的决定。”刁大明说。

        马晓霖说,特朗普打破了美国外交由国务院主导的传统,这一点与奥巴马时代非常不同。

        “特朗普不仅有决断权,而且倚重身边‘小团体’,架空了国务院,导致国务院和白宫就诸多问题看法、策略和表态不一致。”他说,“这些国内问题不一致将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战略和外交产生长远影响。”

        留了一手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虽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迁馆进程,但执行过程仍留有余地。

        首先,新使馆选址并未确定。白宫官员在吹风会上并未明确说,新使馆选址是否位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夺焦点地区,即东耶路撒冷。

        其次,因涉及人员和安保议题,新使馆建设及搬迁预计耗费数年。按照美国相关法律要求,特朗普6日将再次签署延缓使馆搬迁的文件,直至搬迁准备完成。

        白宫方面坚称,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会影响中东和平进程。美国仍支持以“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同时,美国对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修建定居点的做法持反对态度。

        一些媒体报道,特朗普并未完全亮出中东问题,甚至国内政治议题“底牌”,为今后随时“翻盘”“留了一手”。据新华社  

        耶路撒冷

        地位特殊

        作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各自圣地的所在地,耶路撒冷归属是巴以和解对话中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之一。

        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后,耶路撒冷由阿以双方的停火线切割为东、西两部分,以色列占领西区。1967年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则坚持要求把东耶路撒冷作为巴方首都。

        国际社会普遍支持以“两国方案”解决巴以冲突,即依据1967年边界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巴以相互承认并和平共存。

        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政策是,耶路撒冷地位须由巴以谈判确定。美国1995年生效的一部法律规定,驻以使馆必须迁至耶路撒冷,但总统有权以安全因素为理由推迟执行。1995年以来,美国历届总统都没有把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承诺,把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但为配合推动巴以恢复和谈的努力,他今年6月签署延缓搬迁的文件。

        5日吹风会上,美国官员说,几乎所有以色列政府机构和议会都在耶路撒冷、不在特拉维夫,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是一项“政治决定”。特朗普将下令国务院启动驻以使馆搬迁进程,整个过程需要“几年”。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上图)6日表示,反对任何可能危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和平前景的单边措施。他强调,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必须由巴以双方在照顾到各自正当关切的前提下,依据安理会和联大相关决议,通过直接谈判解决。古特雷斯表示,除了“两国方案”,没有其他选择。

        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很多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而非耶路撒冷。中东多国警告,特朗普此举可能引发“危险后果”,破坏巴以和平进程。

        论坛

        “关乎情感”

        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说,特朗普表态将打破20多年来美国就耶路撒冷地位相对超脱和中立的立场,折损美国自诩中东和平进程“监护人”和主要推动者的声誉和地位,对巴以和平进程构成重大打击。

        马晓霖说,尽管特朗普事先给巴勒斯坦、约旦等国打过“预防针”,这些国家会做什么样的表态还需观察。“耶路撒冷地位不是一般议题,远不是选边站队的事,关系到伊斯兰世界情感……对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关系会产生长远影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孙成昊说,特朗普以实际行动挑战最敏感的耶路撒冷地位议题,触及巴勒斯坦、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红线”,彻底动摇所谓“两国方案”的基础,导致巴以和谈可能无法推进。

        “不太理性”

        在美国中东政策层面,马晓霖坦言,特朗普的决定是“一招臭棋”。“首先,它意味着贝拉克·奥巴马政府与伊斯兰世界缓和关系的努力倒退,导致去年奥巴马访问沙特阿拉伯、与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针对伊朗所建联盟的解体。”“第二,它会刺激新一波反以色列乃至仇视犹太人的激进浪潮,可能导致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围绕耶路撒冷走向有新发酵;第三,它将激起新一轮仇美情绪,把中东巴以之间的矛盾焦点重新转为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矛盾,不利于美国在中东推行自身战略,也不利于美国在中东维护长远利益。”他补充说。

        “寻觅抓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从在中东制衡对手的角度看,俄罗斯今年4月承认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强调推进和谈,“特朗普要为美国创造回调中东、抗衡俄罗斯的机会,估计得反弹琵琶。”

        “特朗普想强势回归中东,不断找抓手。”刁大明说,“他似乎想制造更大矛盾,主动设置议题,给美国回归创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