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中式青春剧怎样接地气

        关晓彤、马可主演的青春剧《极光之恋》在湖南卫视开播,收视稳居同时段冠军。故事聚焦90后年轻人的追梦之路,讲述怀抱好莱坞梦想的平凡女孩从“练习生”开始,在娱乐圈一路打拼的酸甜苦辣。“练习生”的概念源自日韩,是娱乐业选拔培养新人的一种方式,《极光之恋》的导演刘礴接受采访时强调,剧中虽以“练习生”开始,但并非拷贝日韩偶像剧。恰恰相反,他认为跟风日韩不应是国产偶像剧的出路,剧中,他尝试融入中国民间文化与传统文化,希望拍出一部接地气的中国式青春剧。

        给予适合的角色是对演员的保护

        《极光之恋》播出数集,在网上喧嚣而起的是演技争议。剧中,关晓彤第一次挑战女主角,男主角马可,则刚刚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里被批评演技不佳。接受采访时,导演刘礴为马可辩护,在他看来《演员的诞生》舞台上马可拿到的角色并不适合他,而年轻演员受生活阅历和表演经验所限,给予适合的角色是演员成长过程中的一种保护。刘礴说:“选演员时,并不是因为他俩有多红,能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而是基于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都是童星出身,戏很好。主要看角色是否适合他们,否则演员塑造得很累,观众看得也很累。就像马可在《演员的诞生》里演了不适合的角色,而他身上蓬勃而出的是青春、热血、正能量的感觉,与剧中的角色契合度很高。”    

        关晓彤在《极光之恋》中饰演的韩星子赤手空拳在娱乐圈披荆斩棘,导演刘礴看来角色经历与她本人相似,“她4岁的时候我就带着她拍戏,这么多年一边学习一边拍戏,凭着坚持不懈才有了现在的一切。”刘礴说,拍《极光之恋》时,关晓彤对着旋转木马一脸向往,说自己很久没有坐过了,很难想象一个20岁的女孩还向往小孩子的游乐园,但刘礴理解。拍戏间隙,他让工作人员买了票,看到关晓彤在旋转木马上开心地笑了,“她失去了很多同龄人的娱乐活动,这些年她的努力我是看到的,她是一个遇事往前冲,为了梦想勇往直前,不言放弃的女孩,这些都和剧中的韩星子很像,所以当初我找了她。但每个观众审视的角度不一样,正所谓众口难调。”   

        《极光之恋》是刘礴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视剧,此前,他与导演郭靖宇合作,拍摄过《勇敢的心》、《大秧歌》、《打狗棍》等多部高收视年代剧。试水偶像剧,是他对自己发起的挑战,“投资公司把我十年的戏排出来,没有跌过收视率排名第三以下的,他们希望我沿着老路子,我说千万不要,我不能一成不变地拍一种风格。”时下,瞄准年轻观众的青春偶像剧成为主流,但好评度不高,刘礴进入这一领域,却也不想抛开年代剧的经验优势,在他看来,时下的青春偶像剧过分强调明星颜值,只在意偶像属性而忽略了当代人内心的真正渴望,“年代戏中都有精神支柱,比如爱国、热血、传奇,那么我也尝试把这些元素加入青春剧里。”

        最重要的是切中年轻人的心理

        《极光之恋》筹备之初,刘礴和编剧一起做案头工作,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和90后、00后年轻人多交流。“青春剧有它天然的亲和力优势,每个成年人都曾经历青春,每个少年都将迎接青春,而其余的人必正经历青春。这种切肤的感染力赋予了青春剧丰富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必须真正了解年轻人的世界,他们的思想、逻辑、处事方法,这很重要。他们崇尚自我价值的实现,同时也能从不同的角度去判断各自的立场。那么他们对于家庭担当和个人理想之间的选择是什么态度?他们在处理事业和感情的问题时会做出怎样的坚持和让步?这些是真正能打动人、引起共鸣的讲述。”刘礴说,在他看来,时下流行的各种炫酷的新视觉元素固然有吸引力,但更重要的是切中年轻人的心理。    

        时下大多偶像剧口碑不佳的主要原因是,只在明星脸和服饰上下功夫,其余从剧本到布景到镜头运用都不甚讲究。青春偶像剧被视为偶像明星的粉丝效应,而一流的偶像剧则恰恰相反,应该是一股造星动力。《极光之恋》耗资超过两亿,大部分用于制作,置景组耗时几个月一比一还原了好莱坞星光大道场景,橱窗里摆设的奥斯卡小金人都是从美国原版订制,在电脑特效技术成熟的今天,很难理解这种投入是否有绝对的必要。导演刘礴解释,搭建出的实景效果既能给观众优质的画面感,更可以让演员在真实的场景里发挥到最佳,这种效果是绿幕达不到的,所以很值得。“《极光之恋》坚定了一条注重细节、追求完美的‘品质先行’之路。借青春剧的皮,创作的是一幅生动而有质感的现实画卷”,刘礴说。比如他对夜戏灯光的要求很高,黄浦江沿岸的戏,为了拍出最完美的画面,全组要等两岸的灯全部亮起后才能开始,“也许对观众而言,这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夜景,但我们是在尽可能地把最好的都呈现给观众,在这点上,我是个‘执拗’的导演。”       国产偶像剧口碑不佳的另一个原因是,以日本、韩国为标杆比较。刘礴认为,可以比较但不能全面仿效。拍年代剧出身,使他更能从一个客观的角度看到问题所在。“现在很多戏都是学韩国、学日本,不是说学他们不好,关键是学来的并不像,因为国情不一样,历史不一样,学得再多也是有隔阂的。所以,我尝试了在剧中加入了一些中国的民间文化。中国老百姓更喜欢接地气的东西,只要你综合的好,观众是愿意接受的。” 

        本报记者 金力维 J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