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挑战魔术
    可能失败
    不会平庸

        江苏卫视以一档魔术竞技节目《超凡魔术师》在“慢综艺”扎堆的各大卫视中成功杀出一条血路,自开播至今稳居收视榜之冠。《超凡魔术师》的成功,也令中国魔术师集体大放光彩。

        2009年,台湾魔术师刘谦的近景魔术在春晚舞台上一鸣惊人,魔术节目一度被各电视台追捧,仅2009年一年,央视和几大卫视就竞相出手,荧屏上出现了至少六档魔术节目,但反响寥寥,大部分节目仅仅播出了一季便从此销匿。此后,大型真人秀、综艺节目日渐火爆,魔术题材却始终“无人问津”。

        魔术是强创意、高消耗的表演类型,创作过程十分艰难,魔术自诞生至今,共有17种效果,魔术师个人会的往往只有一两个绝活,很难在短时间内训练出新的手法和技巧,但是舞台表演无办法做到一直反复。只有解决这一切难题,才有可能以魔术为主题制作一档大型综艺节目,而成功与否,风险依旧很大。

        接受采访时,《超凡魔术师》总制片人张烨镝向记者揭开了这档魔术节目成功背后的秘密。

        2年、12期节目、600个魔术

        记者:《超凡魔术师》是今年一档带来巨大惊喜的节目,您可以谈谈做这档节目的初心吗?

        张烨镝:在所有一线卫视中,江苏卫视是对原创节目研发力度最大的一个卫视。比如我们的《非诚勿扰》、《最强大脑》,都是以普通人为核心,做到极致。《最强大脑》不断地在挖掘人的极限潜能,其实这次选择魔术也有一个同样的想法。

        我们筛选了国内近十年所有的节目模式和节目主题,发现魔术很少被涉猎到。然后我们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有两件事情值得关注。一个是每年春晚,魔术节目一定是观众讨论的热点,而且是一个收视的高点,那就证明不管男女老幼都喜欢魔术。第二件是给我们带来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过去的十年国内几乎没有一档成功的魔术节目?我们分析之后,可能因为魔术是观众喜欢的话题,但是制作上很难,所以我们决定向这个难题发起挑战。

        记者:后来碰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张烨镝:魔术的核心是无中生有,最大的挑战是对制作团队里每一个人想象力的要求。现在随着电视的发展,导演已经很难满足目前细分的电视节目分类了,所以我们大概请了8到10个人的魔术顾问,做魔术的研发工作,但是他们跟导演组的工作不是割裂的,因为魔术顾问们想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把魔术实现,而导演们是在没有魔术的支持下,天马行空地去想象他们希望达到的效果,所以是两个部分进行一个有机的结合。

        记者:12期节目需要研发多少魔术?研发一个魔术需要多少人和时间呢?

        张烨镝: 理论上这一季里面播出的魔术应该在80个左右,因为我们所有的模式全部都是自己研发的,首先在5到10个魔术里面才能选入一个。即使入选,如果材料上选得不对,可能这个魔术也会废掉。所以我们这一季节目的整体研发大概是在500到600个魔术。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三天可以研发一个魔术,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一个魔术可能要用半个月时间才能研发出来,因为它不光是一个想法。假设我现在电视上把一幢大楼大厦消失,它可以实现,但是观众会相信吗?观众一定不会相信。所以我们要变的魔术一定是它能够实现,且观众又会相信是魔术的,有了这些前提之后再去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实现,方法有了之后再去做道具,所以整个过程是非常非常复杂的。

        魔术节目的每一个细节都耗费时间。魔术师的选拔要经历很多步骤,导演先在网络上的海搜,找人推荐,积累一个资源库,然后逐一面试。面试之后我们会请魔术师像拍电视剧那样到演播厅来试镜。之后是培训,培训完再筛选,最终到他们能上舞台。选拔魔术师的过程就比其他节目要复杂五到六倍。到魔术阶段,按照运气最好的情况,三天研发一个魔术,最终的80个魔术的呈现,需要240天的时间来完成,所以它是一个非常耗费时间的节目。整个节目从有想法到录制花了接近两年,很多人觉得很匪夷所思,两年的时间你们究竟在干什么,这个节目究竟在准备什么?

        记者:做这样一档如此耗费时间和财力的原创节目,开始已经有了稳赢的把握吗?

        张烨镝:魔术没有人做过,没有人做成过,一个未知的新鲜领域有可能会带来成功,当然它的风险也很大。江苏卫视在原创这条路上一直在推进,既然要原创,一定是做能够引领的东西,所以愿意付出高成本来做这个节目。它的前景我们很难预知,有可能好,也有可能会非常不好,但它一定不是一个平庸的节目。

        包装明星一样打造魔术师

        记者:同样是一些专业性质的技能PK。做这档节目时会从之前的《超强战队》和《最强大脑》中吸取一些经验吗?

        张烨镝:通过之前做的节目,我们得出来的相通的经验就是来参加的魔术师都是普通人,怎么样把普通人做到极致,让所有的观众能够认识他,记住他,有兴趣去了解他。但魔术跟这两个节目也有非常不一样的地方,《最强大脑》是可以量化考核的,比如心算,谁快谁就成为胜者。可是魔术很难,魔术综合了所有新的科学、艺术,它是一个综合的门类,所以它更多的是感受式的认知。

        记者:普通人的舞台表现力肯定不如明星,你们需要在这方面做怎样的工作补足?

        张烨镝:魔术师们可能没有太多电视表演的经验,就是所谓的没有“形象”。那怎么办?我们从海选阶段,就有造型团队给他们形象定位,有培训团队对他们进行肢体语言表现力的培训,以及我们最终合成的舞美和灯光,都会给他们很大的助力。我们希望用一个意想不到的超级高规格的舞台,让每一位心中有梦想的魔术师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

        记者:您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超凡魔术师》大概配置了多少工种,他们各自的分工是什么?

        张烨镝:其实跟常态的电视节目很像,多出来的部分,第一是我们的核心顾问团队,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我们的培训团队,在这个培训团队里包含了我们从音乐学院邀请的形体老师、表演老师、声乐老师,甚至还有教普通话的老师,台词老师等等。它是非常有体系的,更像是一种造星的团队在操作每一个魔术师在镜头前的表现。

        记者:这听着有点像一个魔术学院,而不单纯的只是一个魔术的节目。

        张烨镝:对于魔术师来说肯定不是一个单纯的节目,因为每一个魔术师在参与这个节目的过程中所得到的,远远超出他们带给节目的惊喜。其实魔术很简单,只有十几种固定的方法,比如说消失、出现,但这又很笼统。一些经典的魔术可能一直流传了几百年,但是我们对于魔术没有创新,没有应用到现代科学,比如新的材料,或者结合物理、化学知识,在基础的方法上把魔术变得更加的丰富和有趣。所以我们愿意去尝试,去创造,所有表现给观众看的魔术都是大家没有看到过的新的东西。

        记者:所以我可以理解为在节目里所看到的魔术都是原创性的吗?

        张烨镝:对,我们所有的魔术都是顾问跟导演组一起努力下,用全新的呈现方式和原创的概念做出来的新魔术。观众看到的时候,一定会觉得从来没有看到过类似的表演。我们每一次录制之前,每一期要彩排五天,这几乎是作为常态的综艺节目来讲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精益求精,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效果,因为魔术到最后,前面设定的再好,如果一个灯光不到,或者一个镜头给错,那可能会毁掉整个魔术。一旦有穿帮,那毁掉的可能是这个魔术师一生的魔术经历。

        逐帧回放也不露破绽

        记者:那么在整个节目的制作过程中,怎么保护魔术的秘密?会设置一些比较特殊的规矩吗?

        张烨镝:有。说到规矩其实我们非常得谨慎,第一是要保护每一个团队成员的想象力,以及他们付出的心血。第二就是要保护每一个魔术的秘密。所以这个节目里每一个工作人员,不管你哪天加入,全部签了保密协议。有人觉得匪夷所思,为什么台内的工作人员都要签保密协议,这是基于我们对魔术的尊重。

        魔术揭秘是不道德的事情,一旦揭秘,魔术师赖以生存的饭碗就被砸了。市场上,包括国内、国际,很多魔术师可能一生只会一个魔术,不管拿奖还是商业演出,他全都是靠这一个魔术支撑他一生的魔术履历。

        记者:观众都是带着好奇心看魔术节目的,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魔术是怎么变的。您觉得这个传播的角度怎么去处理,或者怎么去引导?

        张烨镝:我觉得好奇心是好的,我希望所有的观众能够理智地对待魔术,有可能你是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但是揭秘是毁掉了别人的一生。不妨把这个好奇心一直放在心里面。

        魔术师都很辛苦,很勤劳,如果不是对魔术有非常大的热爱,是无法坚持一直从事魔术师这个行业的。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唱歌,可以一直反复,你可以翻唱别人的歌,可以唱自己的歌,你只要是声音好,只要是对音乐感觉好,可能一生会有一百首或者两百首歌,但魔术很难创造,也很难去表演,一个简单的出牌动作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去练习。所以这一切铸就了每一位魔术师能够成为魔术师,能够有一套完整的表演,都非常得不容易,他付出的一切比我们很多其他职业都要艰辛。

        记者:如果有观众把节目视频下载下来,逐帧回放,有可能泄密吗?

        张烨镝:我们的魔术必须做到逐帧回放也很难找到破绽的程度。这是我们的目标。                        J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