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定力即“定理”

        有一篇《不知道价值手才不发抖》的文章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商人在南非用不菲的价格买下一块罕见的钻石,这块钻石晶莹剔透,大如蛋黄。美中不足的是,钻石中间有一道裂纹。商人带着心爱的钻石找到了一位著名的钻石切割师帮忙。

        那位切割师看过之后大加赞赏,说:“这块钻石虽有一道裂纹,但完全可以切割成两块,而且切割后,每一块钻石的价值都会超过原来的这块。但问题是,一旦切割失败,就会四分五裂,而破碎的钻石是不会太值钱的。我不想冒这个风险,你还是找别人吧。”

        后来商人找了多个切割师,没有一个人敢于冒这个风险。商人的朋友得知后,向他推荐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位切割师。这位切割师开始也很担心,但他并没有拒绝。商人报价后,切割师叫过来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小徒弟。这个小徒弟在他们交谈时,一直远远地坐在自己的操作台前操作,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小徒弟接过那块钻石,按照师傅的吩咐,抡起手里的小锤子就把那块价值连城的钻石击成了两块,然后看也没看,把钻石递还给师傅,又去忙自己的事去了。商人惊讶得目瞪口呆,问大师:“他在您这儿工作很长时间了吗?”师傅说:“没有,才三天。就是因为不知道这块钻石的价值,所以手才不会发抖,动作也才准确果断。”

        人为什么浮躁不安,很多时候不是因为自己不行,而是心里藏着功利。功利之心让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拼命奔波,却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朱熹说:“定于理,静于心。既定于理,心便能静。若不定于理,则此心只是东去西走。”对于人来说,最大的理,不是搞清楚宇宙产生的原因和地球何时毁灭,而是搞清楚人生的价值所在。最幸福的心,不是把整个世界据为己有,不是把他人踩在脚下,而是所求与所得正好相称。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价值,不知道自己所求什么、所得什么,就会患得患失,浮躁不安。

        患得患失的人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知道自己应该得到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所以,就如同狗熊到了玉米地,掰一个,扔一个,直到最后也不知道该要什么,所以始终处于焦躁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人们经常讲,要有定力!定力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定理”,这个所谓的定理就是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到底能得到什么。有了定理,人就能定下心来,专心于自己,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稳坐钓鱼台,任凭风浪起,我自岿然不动。

        (26)

        心理·《“想”安无事》

        党高明

        想得开 得自在

  • 拼命攒钱

        斋主嘿嘿一笑:“建文这孩子的来历,可有点意思。两年之前,我无意中在海滩上发现他昏倒在沙滩上,穿的衣袍质地都是湖绸,只可惜被海水泡得破破烂烂。我见他可怜,就带回海淘斋,问他来历,他也不说。开始我把他当小伙计使唤,很快发现他对奢侈品颇有研究,就慢慢让他负责一部分鉴定。”

        说到这里,斋主朝门外瞟了一眼:“论起资历,他远不及其他朝奉,但总能一语中的,直指关键。我老觉得,那些奢侈品他应该是真用过、真见过,才能有这种见识。”

        “两年前?海边?”船主对这个时间点很敏感。

        斋主眨眨眼睛,压低嗓门儿道:“有一次,他夜里说梦话,我听得清楚。他嚷嚷什么宫里出事了,右公公救命的,又说自己是太什么的……”

        船主恍然:“原来他竟是一个小太……”最后一个字他不忍说出口,话到嘴边,化为一声感叹,“年纪轻轻,又这么聪颖,原来竟是这样的出身,咳,难怪对宫里器物如此熟稔。”

        斋主道:“这小子能说会道,接人待物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这两年来,倒有一半客人是他拉来的,唯独有点守财。每月给他的工钱加打赏,足可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可从来没见他花在吃喝、衣服上,估计都偷偷攒起来了。”

        船主倒是很能理解:“他不是小太那什么吗……不拼命攒钱,还有别的乐趣吗?”

        建文可不知道那两个人背地里对他产生了天大误会,他此时揣了银钱,驾着一辆骡子车兴冲冲地朝着船厂方向而去。

        泉州港附近有大小一共八座船厂,既能修也能造,最大能造一千料的大船。在船厂附近,还有几十个生产零部件的小工坊,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条。所以通向船厂区的大路特别宽阔,路面用的全是夯实的灰泥和煤渣,路面上有密密麻麻的车辙印,可见平日运送原料的大车有多少。

        建文沿着这条路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来到其中一处院子前,这里大门右侧挂着一截浸过油的皴树皮,标明是木料店,专营木料买卖。院子里面堆满了各式长短木料,若熟悉木器的人,能看到这里全是上好材料:五十年的橡木、四十年的杨木、三十年的松木和杉木,年轮紧凑,纹理密实,全是造船用的木料。一条上好的舰船,木料的质地十分关键,桅杆用杉木,枋樯用樟木,舵杆用榆木、榔木等木。

        一见建文推门进来,一个正站在木垛上量料的老木匠笑道:“哟,你来了?”

        “我的银钱凑够了,大叔,那根三十五年槠木还留着吧?”建文仰头喊道,语气毫不见外,一看就来过许多次了。  (12)

        热读·《四海鲸骑》

        一段未曾见诸史册的海上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