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转项不简单 百米飞人要增肥

        昨天下午,张培萌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的手中接过头盔,以此为标志,这位中国田径男子百米跑道上的名将正式转投雪车项目。

        张培萌转战雪车,是国家体育总局借助高校资源,提升2022年北京冬奥会备战工作的一次尝试。昨天,国家体育总局与清华大学在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冰雪项目科技备战、人才培养、场馆利用、队伍共建、教育培训、国际交流等方面开展合作。

        针对中国冰雪运动人才短缺的现状,在合作过程中,国家体育总局将充分利用清华大学优质师资加强对教练员、裁判人员、竞赛组织人员、专业技术人员,以及在役和退役运动员的培养。针对冰雪运动竞技水平落后的情况,双方将探讨共建国家队、跨界跨项运动员交流输送模式。

        张培萌就是跨界跨项运动员交流输送的尝鲜者。退役后的张培萌在清华大学担任体育老师,多年短跑训练造就的身体和技术能力,将成为他此次转项的最大优势,而短跑运动员出众的爆发力,也是雪车项目运动员所需要的关键技能。

        组建只有两年的中国雪车队前不久凭借世界杯分站赛冠军的成绩,获得了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这也是中国雪车队第一次出现在冬奥会的赛场上。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能取得如此突破,聘请高水平外教固然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但中国运动员强烈的学习愿望和刻苦的训练才是根本。目前中国雪车队的运动员基本上都是来自于田径改项,这也是促使张培萌决定转项雪车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之前去了一趟平昌,也尝试了雪车项目。虽然我现在对这个项目也不是很了解,只是明白了一些操作的方法,但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这次转项,让更多运动员看到投身冬季运动中的可能性。”张培萌说。

        不过,参加雪车项目仅拥有爆发力还远远不够,张培萌说:“雪车的时速最快能接近150公里,开始训练都是让队员低速练习,然后才能慢慢加速,并练习平衡等掌控雪车的综合能力。教练跟我说,我现在的体重过轻,还需要加重,只有这样在速度起来后,身体的重量才能压得住雪车,让雪车飞驰起来。”

        “在做田径运动员的时候,我就对一些冰雪项目挺感兴趣的。退役之后,我也经常会约上三五好友去玩单板。”张培萌表示,很多冬季项目高速、刺激、充满挑战的特性深深地吸引着他。

        转项的目的不是“玩儿票”,张培萌的目标是2022年冬奥会。“2022年冬奥会在北京举行,那个时候我也不过才35岁,我真的还想再感受一遍那种在家门口参加奥运会的感觉,一定又将是一场永生难忘的经历。”事实上,如果张培萌通过刻苦的训练能够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他将创造一项新的历史——成为既参加过夏奥会、又参加过冬奥会的中国第一人。

        本报记者 孔宁 J087   

        本报记者 刘平 摄 J163   

  • 首钢男篮只剩单外援

        由于小外援艾伦·杰克逊在对阵广州队的比赛中拉伤,之后经过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显示,拉伤的情况比较严重,因此北京首钢队昨天火速启动更换外援的程序,向CBA公司申请临时更换外援,球队历史上效力时间最长的功勋外援兰多夫·莫里斯将火线驰援。不过,愿望是好的,但是同样伤病未愈的莫里斯也不能参赛,首钢队不得不接受只有单外援的局面。

        本赛季开始之前,北京首钢队经历了重大的人员变动,球队核心斯蒂芬·马布里转投同城的北京农商银行队,贾斯汀·汉密尔顿和艾伦·杰克逊成为球队的两名外援人选,而已经效力7年的莫里斯,只能沦为球队的替补外援。2011年,莫里斯加盟北京队,当时的首钢男篮还是一支三外援的球队。第二年,随着马布里的加盟,首钢队夺得了队史第一座CBA冠军鼎。随后,首钢队实现了“四年三冠”,莫里斯为这支球队拼掉了六颗牙齿,并在2013/2014赛季获得了总决赛MVP。莫里斯与北京首钢俱乐部现有的合同到本赛季末到期,他此刻归来,对于目前的首钢队来说,无论从实力还是情感上都是最佳的应急方案。

        在这个赛季中,莫里斯一直在跟随北京首钢队进行训练,对于主教练雅尼斯的战术体系并不陌生。在俱乐部向CBA公司申请临时更换外援之后,莫里斯立刻启程赶赴广东。不过,莫里斯在上个赛季经历了严重的腿部伤病,后来在美国进行治疗与系统恢复,目前还处于康复的阶段。尽管平日莫里斯也进行着训练,但训练强度不等同于比赛,他离开赛场的时间太长了,状态如何很难保证。莫里斯本人也处于矛盾之中,他表示:“我的膝盖伤病恢复是一个很慢的过程。我之前一直在美国做恢复,但是因为要回到中国,治疗也停止了。”医疗专家此前曾建议莫里斯在完全康复前最好不要冒险出场比赛。

        最新的消息是,虽然人赶到了广东,但根据自身的情况,莫里斯最终选择放弃比赛,并向关心和支持自己的球迷表达了歉意,“本赛季我不会再打比赛了,等到下赛季会给球迷们一个惊喜。”他说。

        本报记者 陈嘉堃J189   

  • 广东宏远
    维权索赔9000万

        本报讯(记者陈嘉堃)就在京粤大战打响的前夕,广东宏远先打起了维权战。广东宏远集团昨天发布声明,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北京宏远时代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并连带起诉其各地共18家子公司,索赔金额9000万元,这是至今为止中国体育产业知识产权索赔金额最高案例。

        在1993年,广东宏远集团成立中国第一个在中国篮协注册的民营篮球俱乐部。“宏远”二字在广东乃至全国的体育界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宏远”,不仅仅是篮球,还有文教体育、房地产、工业制造、现代服务、新能源环保产业、金融及股权投资。

        在起诉之前,广东宏远集团早已进行商标维权,“宏远时代”注册带有“宏远”字样的商标均无法通过。广东宏远集团、广东宏远俱乐部、广东宏远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此案三位联合原告,一共提出7点诉求,包括要求对方停止使用“宏远”字号,停止在体育以及宏远集团已经注册的商标领域注册雷同商标,要求对方公开道歉消除影响,索赔9000万元人民币,并要求对方承担所有诉讼费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受理此案,广东宏远集团表示此案拒绝和解。J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