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安娜:想连接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法籍艺术家安娜伊思·马田,一直以来更多被人熟知的身份是中国著名演员刘烨的妻子,诺一和霓娜的母亲,她的才华往往隐藏在了“国民洋媳妇”“贤妻良母”等称谓背后。但其实她是一位很有艺术天赋的摄影师、歌手,多年来一直从事各种文化艺术方面的活动。

        目前,安娜的个人摄影作品展《温度》正在北京三影堂+3画廊展出,近50幅黑白银盐照片,为观众们重现了2002至2004年间,一群如今已经成名的北京青年音乐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故事;上个月,她参加话剧《犹太城》的发布会,现场献唱剧中主题歌,令所有人都为之惊艳感动;1月12日,她又举办了一场演唱会——安娜和音乐朋友的聚会,和小河、万晓利、郭龙等音乐人一起在自己的摄影展前纵情歌唱。如今的安娜,已经拥有很多中国粉丝,大家喜欢安娜,不是因为她是明星的妻子母亲,而是因为她自身的个性和作品,因为她自己就是一颗熠熠闪亮的明星。

        喜欢唱歌所以开了音乐会

        记者:你之前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幕后的,但最近看到你开始登台演出了,举办了音乐会,大家都很惊讶你唱歌唱得这么好。

        安娜:唱歌是我从小就特别爱的一件事。我14岁时,我爸爸做了两个音乐剧,我都参加了。我后来发现,他也是为了满足我的爱好,因为我特别喜欢唱歌。为什么我拍音乐人?就是因为我很喜欢音乐,很爱唱歌。那个时候,我去那些音乐人唱歌的酒吧,我也会拿着吉他,上去唱歌。当时还有朋友把我唱歌录下来,发给大家看。

        唱歌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事情,但是不敢做,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专业学习过。去年,我跟一个好朋友一起去台湾,有一个晚上去了酒吧,她就直接上台唱歌。我跟她说,你太厉害了!我一直特爱唱歌,但我不敢上台。她就对我说:“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可以在生日给自己安排一个小的演出,就给自己的朋友。”所以我就用了一年来想这个事。在这期间,我办了我的摄影展,小河就跟我说:“这个展览要办四个月,我们一起做一些活动吧,因为这也是我们的历史。”于是我就说,那我们来做个演出吧,我来唱。他说好啊,然后我们就一起排练、一起选歌一起唱,大家都特别开心,这个过程特别享受。

        记者:那你当天演出的心情如何?紧张吗?我看到刘烨给你送了很大的花篮,诺一和霓娜都到现场来看你的表演,还来了很多的朋友,看到你非常高兴,演出也非常成功。

        安娜:这个演出是我第一次当众演出,演出前我很紧张,因为还有直播,我很担心别人会怎么看。我马上要上台演出的前三天,我儿子对我说:“明天你会多怕一点儿,后天你会更怕一点,大后天你会真的怕得不得了。”天哪!他说的挺对的。但我上台前,刘烨给我打电话说:“你要知道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你做这件事,是因为你喜欢,所以你只要开心和感受的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就好。”好吧,我就用这个状态去了。演出开始的时候,我都没发现已经开始了。后来我很放松,这是真正的我的状态,就这样。

        和刘烨认识两天就觉得是对的人

        记者:你21岁就到中国了,已经在中国生活十多年了。当年你就打算生活在中国,还是遇到刘烨之后才决定定居在中国的?

        安娜:在中国生活是很自然的事情。我那时候认识刘烨,一开始就觉得我们俩在一起是对的,但同时我也实实在在的知道,如果和刘烨结婚,就要在中国生活一辈子,这是很重要的。

        我最开始是来中国学习中文的,中文是我的专业。之前我在巴黎的东方语言学院学习中文,来到中国后在首都师范大学继续学习中文。做留学生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些工作机会。26岁的时候,我开始很想有个家了。那个时候还没有碰到可以成家的人,打算一年之后就要回法国了,然后就认识了刘烨。

        我们刚认识两天,就觉得彼此是对的,双方心里都有这种很强的感觉。两个星期之后,他就介绍他爸爸妈妈给我认识,一个月之后我就介绍我爸妈认识他。但同时我也知道,在一起的话我就一辈子都要离家很远,因为刘烨不可能在别的国家生活。所以我们也没有立刻结婚,等了两年后才结婚。

        现在我对中国在感觉上没有距离,因为我做了决定之后,就打算生活在这里了。很多人问我北京有雾霾什么的,想不想回法国,我从来没想过这些,我不问自己这些问题。我觉得我属于这儿,别人也觉得我属于这儿,不怎么把我当老外,这是一个很舒服的状态。

        记者:你当年在法国的时候,怎么会想到学习中文?在你没有来过中国之前,为什么会对中国、中文感兴趣?

        安娜: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美术,对中国书法有一些印象,认为中文课会让我们用毛笔画画。所以第一堂中文课教我们“妈、麻、马、骂”,我还很奇怪,哎,不画画吗?当时特别傻。那个时候我14岁,我生活的尼斯小村,对中国的了解是零。当时我觉得中国、中文都很新鲜,我特别想学写汉字,觉得像一个游戏一样。所以我中文课的分数总是最高。

        当年特别想了解中国的年轻人

        记者:你从小就喜欢文化艺术,和家庭的影响熏陶很有关系吧?你的家人从事的也是艺术方面的事情吧?

        安娜:对,我爸在生我之前是话剧演员,他学的是建筑,但他的爱好是戏剧表演。他经常在家里给孩子们演一些哑剧节目。我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11岁,她受我爸爸的影响最多,她和她丈夫都是舞台剧演员。我爸爸虽然后来不做专业的演员了,但是各种组织都找他,他导了很多戏,都特别棒。我妈妈也一直参加,我也一直参加。我从7岁开始就上台表演。我爸爸妈妈最好的朋友有一个剧场,我就在那里长大,我觉得就像自己的家一样。我觉得我很幸福,我很自然就有这个环境,不是非要去学什么,或者为了表演节目参加比赛而去学什么。

        记者:你喜欢美术、唱歌、表演,又喜欢摄影,还做了很多电影方面的工作,《小王子》的有声书,还有很多文化交流方面的事情……那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呢?

        安娜:我现在做的,都是我最想做的。我做每个项目,都是想让各个文化背景的人,能有更加接近的关系。我做的大部分事情,摄影、唱歌、话剧、电影、制作其实都跟这个有关系。比如那个时候制作电影六年,我觉得能把一些中国电影带到外面,能让更多的人对中国有更好更深更客观地了解,这是我觉得最重要的。

        还有我给这些民谣音乐人拍照片,其实当时就是把他们这些人作为朋友,因为我想了解什么是中国的年轻人。那个时候我也年轻,特别想了解陌生人,了解外国人跟我有什么相同和不一样的地方?我怎么能去爱他们?爱,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我做的所有事情,都跟这个有关。包括现在和央华合作话剧,也是因为他们做的话剧是为了对人有更多的了解,是为了找到自己追求的东西。我也是这样。

        教育孩子方面尊重就好

        记者:你有自己的工作、爱好和成绩,那你介意别人说你时,总是说“这是刘烨的太太、诺一的妈妈”吗?

        安娜:当然不介意,因为这是事实啊!电视节目让我们的家庭受到特别大的关注,我也只能这样了。

        记者:诺一和霓娜都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童星了,而你对他们的教育也一直受人关注。在教育孩子方面,你的方式是比较偏西方还是东方?在教育方法上你有什么心得跟大家分享吗?

        安娜: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我一直在向周围的朋友学习怎么教育孩子。我的家庭和大多数传统法国家庭不一样,我的父母没有重点教给我们什么礼节。我最近在看曹禺的剧本《北京人》,里面提到中国传统的贵族家庭,我非常羡慕这种家庭教育。

        我自己不是一个教育者或者心理医生,我觉得跟孩子相处得很自然就行。但是在教育孩子有礼貌守规矩方面,我需要着重去做。我刚生下霓娜的那几年,花了很多时间去学习如何教育,还特意去做和教育有关的工作,开了个艺术学校,做艺术工作坊。我觉得我像变了一个人,都不是自己了。

        那个时候我很担心我拿什么给孩子,我觉得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毛坯”的人,什么都不知道。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难的阶段。后来我慢慢接受了自己,我老公帮了我很多很多,他提醒了我,孩子七岁之前学会尊重就好,别的七岁之后再学。

        他说的这种“尊重”是特别东方特别中国的,我自己先要去学,先要去做,因为对我来说不是那么自然就知道的。像我们以前在法国家里,爸爸妈妈要去某个地方,他们可以自己打车,都很独立,不需要孩子帮忙。包括养家这件事,我父母一开始很不接受我们帮助他们。这些都是需要每天去磨合的。现在我发现,对人的尊重非常重要,我觉得给孩子灌输这方面的认识还很少,这主要怪我没学会太多中国传统文化,但我了解一些新的内容之后,经常就会提醒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也会多注意。  J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