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若不尽力救助 承运人要担责任

        今年春运期间,乘客在火车、飞机上突发疾病获得积极救助的事例频出:大年初七,成都至深圳的K4731次春运临客为救助车上一名中年男旅客临时停站10分钟;除夕夜,东航FM831次航班从上海浦东飞往泰国普吉岛,因机上一位旅客突发疾病,飞机紧急备降三亚。记者在网上搜索出了几十条今年春运期间承运部门积极救助患病旅客的新闻。在繁忙的春运期间,承运单位用争分夺秒的努力保障了乘客的安全,也赢得了一片赞誉。

        事实上,承运部门担负着保障乘客人身安全的重要职责,尽力救助患病乘客更是一项法定义务。两年前的春运期间,一名返乡大学生在火车上突发急病,持续呕吐长达7个多小时后被抬下列车抢救,但最终死亡。铁路部门因未能尽力救助,被判赔偿家属16万余元。此案也成为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2017年十大援助案例之一。

        案例

        大学生坐火车返乡突发急病

        两年前春运期间,乘坐Z90次列车从广州回河北老家的小韩就没这么幸运了。

        小韩是西安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寒假期间,他和同学先去了趟广州。2月22日是正月十五,下午1时多,小韩从广州出发,乘坐北京铁路局担当值乘的Z90次列车回河北邢台老家与父母团聚。

        当天下午5时30分,也就是上车3个多小时后,小韩突然头晕呕吐。列车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即告知列车长,并通过广播寻找医务人员来帮忙救助。列车长还想法子让小韩躺下休息。

        17时43分,列车到达郴州站,晚9时13分,又在长沙进站停车,接着开往武昌。在此期间,小韩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在与父亲通电话时,小韩有气无力地说,自己难受得快死了。

        晚10时23分,列车工作人员与武昌站重点旅客服务电话取得联系,为小韩请求120救助。又过了两个半小时,列车终于到达武昌站,小韩被抬上120急救车。当时,小韩面色苍白,意识淡漠,连血压都测不出了,直接被下了病危通知。转到医院后,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但小韩呼吸、心跳骤停,23日凌晨3时许即被宣告死亡。死亡医学证明中记载小韩死亡原因为休克及贫血造成的呼吸心跳骤停。

        正在家里等待儿子回来团聚的父母却等来了儿子死亡的噩耗。他们想不通,平时打球爬山、身康体健的儿子怎么会突然离去?儿子在火车上发病长达7个多小时,为什么没能早点被送下火车救治?

        律师援助状告铁路局 一审败诉

        小韩的父母想起诉北京铁路局,给儿子讨个说法,但他们咨询了几个律师,都表示小韩是因自身疾病而死,告不赢。小韩的父母最终慕名找到了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援助中心组织专题研讨后认为,虽然小韩死亡有疾病因素,但他在火车上发病7个多小时才得到救治,难道不是被铁路部门耽误了吗?致诚中心受理求助,指派中心执行主任时福茂和于帆律师共同代理此案。

        在法庭上,北京铁路局表示,工作人员发现小韩发病后第一时间广播寻找医生,动员周围旅客为小韩调整座位躺下休息,其间多次劝说小韩下车治疗,但小韩不下车,铁路部门也不能把他轰下车,直至最后在征得小韩意见后护送他下车,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过错,履行了积极救助的义务,小韩死亡是其自身身体原因造成的,与北京铁路局没有任何关系,不同意赔偿。

        虽然援助律师充分表明了观点,但一审法院仍然认为北京铁路局作为旅客运输承运人,不能单方面中断乘车人的行程;同时,铁路运输企业,并非专业医疗机构,不能对乘车人的病情做出专业的判断。法院采信了铁路方面的意见,驳回小韩父母的起诉。

        疏忽耽误病情 铁路部门被判赔偿

        一审败诉后,时福茂、于帆两位援助律师又代理小韩父母上诉至北京四中院,并在二审中继续抓住小韩病情被耽误这一点据理力争。

        援助律师表示,在小韩生命发生危险情况下,承运人应及时进行抢救而非按照约定将其运输到约定地点。事实上,铁路方面也无法证明小韩在发病后拒绝下车。

        律师们找到了《铁路旅客运输服务质量规范》,规范明确要求,乘客突发疾病时,列车工作人员要积极采取协助措施,必要时可请求在前方所在地有医疗条件的车站临时停车处理;对情形严重的危重病人,报告客调。

        “小韩的疾病并非瞬间可致死亡,从发病到呼吸心跳骤停前后共计8小时20分。但铁路部门并没有及时采取协助及救治措施,尤其在列车驶过长沙站后小韩已进入危险状态时,铁路部门也没有在前方具备医疗条件的车站临时停车。”援助律师坚持认为,小韩最终死亡并非完全因自身疾病所致,与铁路部门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不积极施救有直接关系。

        经过审理,北京四中院认为,列车工作人员虽然尽到了一定程度的救助义务,但在小韩长时间持续呕吐、病情愈发严重甚至意识逐渐淡漠的危重情况下,列车工作人员应当按照相关规范的要求,报告客调,在有医疗条件的车站临时停车救治,采取各种应急措施尽最大可能挽救乘客的宝贵生命;但北京铁路局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到武昌站下车治疗,并没有在小韩病情危急时及时采取相应的保障救助措施,未能尽力救助,违反了承运人的法定义务,对于小韩最终死亡的后果,主观上存在一定程度的疏忽大意的过失,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另外,考虑到小韩自身疾病因素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法院酌定北京铁路局承担部分赔偿责任,撤销一审判决,赔偿家属16万余元。

        解读

        尽力救助患病旅客 既是道义更是义务

        从春运期间承运单位紧急救助患病乘客的事例中可见,铁路、航空等承运单位都有相应的应急处置程序,可以临时停车、备降返航等,确保发病乘客及时获得救治。

        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律师告诉记者,承运人尽力救助急病旅客,一方面是出于救死扶伤的道义,更重要的是,这是承运人的一项法定义务。

        根据合同法第301条规定:“承运人在运输过程中,应当尽力救助患有急病、分娩、遇险的旅客。”对此,北京四中院在判决中进行了充分解释:所谓“尽力”,是指竭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和能力,对患有急病旅客的尽力救治,还要求及时性,以免错过救治时机。因此,该规定既是承运人承担的一项道德义务,是诚实信用原则的体现,更是承运人在运输过程中所应承担的一项法定义务。如果承运人怠于履行有能力履行的尽力救助义务,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律师说,旅客在运输工具上突发疾病造成伤亡与运输过程中出现事故造成人身伤害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是出现运输事故造成人身损害,承运人可能要承担100%的责任,但如果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就要看承运人有没有尽到尽力救助的义务。

        张律师表示,合同法第301条规定的尽力救助的义务,“包括承运人要及时发现突发状况的旅客,采取有效救助措施,比如广播寻找医务人员帮助,提供必备应急药品等。如果乘客意识清醒,当然要征求乘客本人意见,不能强制要求其下车治疗,但在病情难以控制时应当及时联系前方车站临时停靠紧急救助。没有尽到这一责任,承运人就会像小韩案例中一样承担相应的责任。”

        救助乘客付出代价 承运人自担损失

        不可否认的是,救助急病乘客,承运部门可能会受到一些损失,比如火车晚点、站台临时启用、航班延误、返航、备降,甚至有航班为备降救人释放大量昂贵的航空燃油等。那么,这些损失该算在谁头上呢?

        张金澎律师说:“采取这些紧急措施并非因为乘客主观过错造成,虽然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乘客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我个人认为,除了治疗费用,其他损失还是应该由承运单位承担,毕竟这是承运人的法定义务,也算运输经营风险成本。”

        另一方面,如果因紧急救助而出现延误、备降,肯定也会让同行旅客多少受些影响,如果其他乘客因此遭受损失又该向谁主张权利呢?

        张金澎律师认为,比如飞机备降释放燃油等确实属于承运人在救助过程中的直接损失,法院一般会支持合理的直接损失赔偿。但是其他乘客受到延误的损失属于间接损失,而这种间接损失由于难以证明,通常并不容易得到支持,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很多事例可以看出,在生死关头,同行乘客还是深明大义的,愿意做出个人的牺牲去挽救一个生命。”

        小韩的不幸应该给承运人和广大旅客敲响警钟。张金澎律师表示,旅客自身也应该了解和重视自己的身体状况。患有疾病的旅客应妥善选择出行方式,随身携带药品,留好联系方式。如遇不适,乘客可以主动联系承运人员,有权要求获得紧急救助,对自身安全不可漠视大意。

        本报记者 孙莹 J001 制图 王金辉 H120